风险意识关乎存亡

胡懋仁 2019-02-03 浏览:
我们要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一直保持着这样的风险意识和忧患意识。美国为代表的西方资产阶级,没有一天是不想把中国给扳倒,没有一天不想把中国一口吃了,连个骨头渣滓子都不打算剩下。过去有句老话,叫“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有的公知分子认为这只是国内的一种危言耸听。现在已经有大量的事实证明,这绝不是危言耸听,而是长期存在的事实。虽然中国比过去强了一些,富了一些,但是,如果我们没有对帝国主义捣乱所造成的风险保持长期的风险意识,那么早晚有一天,我们就要吃大亏。所以帝国主义的存在,对我们来说,就像沙丁鱼群中的鲶鱼。鲶鱼的存在有助于沙丁鱼保持活力。所以,我们防范与化解风险的意识一刻都不能松懈。松懈意味着灭亡。对于中国人民来说,过去、今天和将来就永远不会存在着高枕无忧。

风险意识关乎存亡

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成为今年省部领导干部研讨班的一个重大课题。可能很多人会想到,今年会有很多风险可能出现,所以尽早提出防范于未然是理所当然的。其实,这个问题并不只有在今天才表现得格外重要,应该说,多年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所做的准备一直都不是很充分,今年之所以提出这个问题,不过是借今年这个时机来特别强调一下。

防范与化解重大风险,提出了黑天鹅和灰犀牛的现象。我查了一下,所谓黑天鹅事件,是指突如其来,事先完全看不到一点迹象而发生的重大突发事件,如美国的“911”。这个事件在发生之前,虽然据说有美国中央情报局,或者联邦调查局都发现了一些线索,但毕竟没有给予重视,而媒体和公众对此完全一无所知。“911”所造成的重大冲击也是前所未有的。这就是所谓黑天鹅事件。而灰犀牛事件,是指这类事件事先已经有了大家都看得到的迹象,但是大多数人都认为这类现象基本可能是无害的。但没有想到,它会突然就像一头犀牛向你部了过来,对你造成极大的威胁,甚至有可能伤害到你。像前些年出现的通钢事件,就是如此。私营企业收购国有企业,其中出现了一系列的问题,人人都觉得当时的处理是有问题的、不妥的,但没有人会认为发生重大的事件。但结果则是,发生了大规模的群体事件,甚至造成私方代表的死亡。这就是所谓灰犀牛事件。

严格说来,所谓黑天鹅并不是完全没有线索,只是有的问题已经出现很久了,问题积压得也很多,但人们没有认为它会导致重大的突发事件,而且这样的事件,就其形态而言,是过去从来没有出现过的。黑天鹅与灰犀牛是有着相通之处的。

对中国来说,重大的风险有几类,比如恐怖袭击的风险,应该一直都是有的。近些年来,国家在这个方面花费了极大的力气,应该说,把这种恐怖袭击的风险降低到一定的程度,但没人能够保证,恐怖袭击在中国一定不会发生。所以在这个方面,我们一天都不能松懈。必须把这个问题抓得很紧很紧。

比较重大的风险还是出在政治与意识形态方面。近年来,美国不仅在经济方面对中国施加更大的压力,搞所谓贸易战,而意识形态领域里更是加大了渗透,用各种手段来毒害我们的一些青年学生和知识分子。国内的某些公知、精英和大V们都在明里暗里在宣扬资产阶级的所谓普世价值,海外的反共分子也在利用各种媒体来造谣、中伤和诽谤中国政府与执政党。而有些个别的青年学生,似乎也以所谓唱反调为自豪,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一定是要站出来发表些不着四六的言论,与官方媒体一定要唱反调。有的高校教师,多年来一直极力鼓吹历史虚无主义,诬蔑中国革命,歪曲革命历史,诋毁革命英雄人物。这样的行为,在一个较长的时间内没有得到强有力的批评与纠正。这些不当的作为都构成对今天政治与意识形态领域里的风险。

在采取防范这些风险的措施同时,更要重视对风险化解的工作。化解的工作从某种程度上说,比防范更重要,而且也更艰巨。风险都是有由头的,而化解,就是把这些风险的由头从萌芽状态中予以解决。有些群体事件,多是官员的贪腐行为和官僚主义所引发的。所以我们所谓防范这些风险,不是只要进行弹压,更是从根本上解决群众所面临的问题,帮助他们解决他们实际的困难,对于损害群众利益的官员与机构要进行尽早尽快的处理,包括法律上的手段。

严格说来,现在国际国内的敌对势力正在与我们争夺青年的一代,有的青年学生,热衷于翻墙阅读那些海外的反共网站。他们往往以为那些网站发布的消息都是国内媒体不发布的,因而以为那些东西才是真实的,而国内媒体所发布的就都不是真实的。由于这种现象的存在,一些青年学生就认为,只有唱反调,才表明他们的正确,而他们完全不了解,他们这样的做法恰恰落入了敌对势力所挖掘的陷坑中。有些正直的同学不由得指责他们是一群“反贼”。当然我不同意这样的说法,但这表明了那些青年学生们确实在观念上存在着不小的问题。我们与敌对势力争夺青年的斗争是绝对不能马虎的,更是不能轻视的。

更准确地说,我们要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一直保持着这样的风险意识和忧患意识。美国为代表的西方资产阶级,没有一天是不想把中国给扳倒,没有一天不想把中国一口吃了,连个骨头渣滓子都不打算剩下。过去有句老话,叫“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有的公知分子认为这只是国内的一种危言耸听。现在已经有大量的事实证明,这绝不是危言耸听,而是长期存在的事实。虽然中国比过去强了一些,富了一些,但是,如果我们没有对帝国主义捣乱所造成的风险保持长期的风险意识,那么早晚有一天,我们就要吃大亏。所以帝国主义的存在,对我们来说,就像沙丁鱼群中的鲶鱼。鲶鱼的存在有助于沙丁鱼保持活力。所以,我们防范与化解风险的意识一刻都不能松懈。松懈意味着灭亡。对于中国人民来说,过去、今天和将来就永远不会存在着高枕无忧。

【胡懋仁,察网专栏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北航老胡之闲话”,授权察网发布。】

来源 : 北航老胡之闲话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胡懋仁
胡懋仁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