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曹身与名俱灭!“公知”正逐步退出历史舞台

千钧棒 2019-02-01 浏览:
随着广大民众文化水平和辨别能力的提高,批评不再是公知的专利,公知对话语权的垄断被逐步打破,作为自由派公知自我标榜和大放厥词的借口的所谓的“天职”论就成为了人们的笑柄。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尔曹身与名俱灭!“公知”正逐步退出历史舞台

“公知”是“公共知识分子”的简称,公知本来是个中性词,因为经常在公众场合发表意见的既有自由派公知,亦有与自由派立场对立的公知,还有中间派公知,只是由于一段时间以来,自由派公知常常自称公知,并且美国的《时代周刊》曾经册封了“100名中国公知”,因此网络上所说的公知基本上特指自由派公知。

这里所说的“逐步退出历史舞台”,所说的是一种趋势,或者说是一种可能性的预测。

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从宏观层面说,作为具有资产阶级自由化社会意识的群体的自由派公知是特定时期的政治经济文化大环境下的产物,从微观层面说,某些人的自由派立场与他们个人或者家庭的特定经历有关,这些环境条件既不是一直就有,也不可能永远存在下去。

中国的自由派公知比较集中在经济界、法律界、教育界和新闻文化界。

在上世纪80年代末,邓小平同志亲自领导了一场“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斗争,作为与“自由化”的概念相对应的概念,并且属于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立场的人,被称为“自由派”。

自由化思潮兴起于“全盘西化”逆流在中国初步产生的上世纪80年代,到奥巴马执政期间企图用所谓的“普世价值”改变中国的政治体制的时候达到巅峰。

自由派一开始利用体制内的毛泽东的思想体系和邓小平的思想体系的不同之处找到自己生存的空间,首先打着改革开放的旗号反毛,然后再打着所谓的“民主”的旗号反邓,并且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敌对势力的支持下初步形成气候。

自由派主要由两部分人组成。

一种也许是在动机上是为了中国好,他们在过多接受西方文化影响的情况下,不顾中国的国情和实际情况,错误地认为只有西方的发展道路才能够让中国富强,他们跟上世纪30年代中共领导层内部的用教条主义态度对待别人成功的经验并且以之处理中国革命问题的“苏俄派”一样,夸大西方道路的优越性,生搬硬套西方的发展经验。

另外一种是由于种种原因,对新中国,对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怀有刻骨仇恨的人,他们借助美国和西方要颠覆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之机,妄图借助外部力量推墙。最起码,对中国进行西化或者分化。

我之所以作出公知正在逐步退出历史舞台的判断,基于如下理由:

公知的产生与特定的国内外的政治经济文化法律社会状况相联系。比如,在国外,在西方强大,中国相对弱小的情况下;在国内,在贫富两极分化,法制不健全,社会矛盾高发的情况下,这些条件为公知的产生和成气候提供了肥沃的土壤。当这些条件消失了,公知这种东西也失去了存在的土壤。

在西强我弱的情况下,经济界的自由派利用中国急需缩短与发达国家的距离的迫切性,拼命鼓吹全面私有化,过度夸大市场的自我调节作用,其中一部分人是认为这样才能让中国富强,另外一部分人是希望通过改变中国的经济体制最后改变中国的政治体制。

过度的私有化、下岗潮以及一部分人通过非正当手段暴富,贫富两极分化以后,社会矛盾高发,这时候那些曾经出馊主意误导改革的公知并没有反思自身的失误,首先想到和做的事情是“甩锅”,把这一切归因于社会主义公有制,这里面仍然是两种人,一种是教条主义的西化派,另外一种是通过非法手段掠夺财富以后怕受到清算急于改变中国社会制度的人及其代言人。

在法制不健全的情况下,既有冤案难于完全杜绝这个全球性问题,也有在改革开放具体过程中出现的司法腐败问题,过度执法问题,甚至出现某些地方政府因为单纯追求GDP,而在资本和民众发生利益冲突的时候袒护资本,并且动用警察对付不满的民众的问题。所有这些,有些是人为的,有些是改革开放过程中难以避免的。而这些问题被法律界的自由派利用了,他们利用某些地方和领域中存在的无法可依、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的现象,以偏概全,以局部否定全局。他们挂着“法治”的“羊头”,卖的是“通过‘司法改革’的‘威虎山小路’”改变中国的社会制度的“狗肉”。具体的做法是,反对共产党对政法工作的领导,利用警察执法过程中与民众的某些矛盾煽动仇恨警察的情绪,并且煽动抗法甚至是暴力抗法。每当恶性案件发生,他们或者苛求警察,或者通过渲染行凶者的经历,博取大众对行凶者的同情,进而变成对执法者的不满和仇恨。他们利用或者操纵水军,甚至组织各种“法闹”,对法院的审判进行舆论干预。他们极端美化西方的司法制度,并且在国内的司法实践中把程序正义和实体正义割裂开来和对立起来,最起码为一部分“状棍”通过玩弄法律实现个人利益的最大化创造有利条件;他们在尚未具备条件的情况下主张马上废除死刑,一方面怕自己的倒行逆施将来受到清算,同时为他们要忽悠来在颜色革命中打头阵的人消除后顾之忧。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千钧棒
千钧棒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