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愿失业”还是被迫成为“相对过剩人口”?印度2亿人罢工作出回答

李达希 2019-01-20 浏览:
不止莫迪政府在掩盖失业问题,实际上整个西方经济学都在刻意回避和掩盖失业问题,因为失业问题是非常严重的问题。失业率看似只是一个普通的经济统计数据,实际上确实与人民生活最切身相关的,因为在资本主义社会,劳动者只有出卖自己的劳动力才能获得维持生活的工资,而失业则意味着不能获得最起码的养活自己和家人的收入。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一、严重失业导致史上最大规模罢工

自去年12月底发布罢工预警以来,印度罢工范围从水运和港口工会,扩大到全国总工会。为抗议莫迪政府提出的公共部门企业私有化、拟修订《工会法》等一系列“反劳工”政策,印度全国总工会1月8-9日发起全国大罢工,包括银行业、农业、通讯业、公共服务业等10个印度全国性行业工会组织参与。

工会称,此次罢工得到了所有主要的政府机构职员以及银行、保险、电信和其他服务部门雇员的支持。全印有约2亿人参与了此次的抗议活动。这是莫迪上台后爆发的第二次规模浩大的示威抗议活动。这大概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罢工之一!

 “自愿失业”还是被迫成为“相对过剩人口”?印度2亿人罢工作出回答

此次印度爆发的大规模罢工原因是印度社会矛盾积累一定程度的结果。但在梳理印度近年来的就业情况,不免发现印度严峻的失业问题才是此次大罢工的导火索。

印度在经济增长的同时,印度的就业率并没有得到增加。印度的就业状况十分严峻,根据数据显示,印度的劳动力就业率从2016-17年度的4.397亿人,下降至2017-18年度的4.261亿人,2018年印度的就业市场增长为零。而根据印度经济检测中心(CMIE)的数据,印度今年10月份的失业率创新高至6.9%。印度经济增长数据好看,实际就业率反而在下降,普通劳动者并没有得到经济增长的好处。

更关键的是莫迪政府为了维护企业主的利益,修改了《1947劳资纠纷法》,过去雇员100人以上的公司,不能随意解雇工人,必须要得到政府的同意和批准。而经过莫迪政府修改的新法,则允许公司老板随意解雇员工,莫迪偏向企业主损害了打工者利益。特别是在印度整个就业率不看好的情况下,这个矛盾非常突出以至激化。

《印度时报》报道,罢工组织者之一、全印度工会大会秘书长科尔就罢工活动对媒体表示,“政府没有能够创造足够的就业机会,并严重忽视了工会的诉求”。印度全国总会称,政府严重忽视了工会提出的12点要求。

作为全世界经济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印度却并没有为受过教育的年轻人提供足够的工作机会。到2021年,印度15至34岁的人口预计将达到4.8亿。他们的受教育水平要高于父辈。然而,印度的就业依然低迷。不久前,印度铁路系统宣布招工,发布了6.3万个职位空缺,而申请入职的人数高达1900万。

 “自愿失业”还是被迫成为“相对过剩人口”?印度2亿人罢工作出回答

分析显示,2011年至2016年,印度几乎所有邦州的失业率都在上升。“印度有大约1.04亿‘剩余’劳动力。”政府需要创造出每年600万至800万个就业岗位。然而,莫迪政府上台以来具体创造了多少个就业岗位迄今都是一个谜。因为莫迪政府从2016年以来就不再公布全国就业数据。

、“自愿失业”?

不止莫迪政府在掩盖失业问题,实际上整个西方经济学都在刻意回避和掩盖失业问题,因为失业问题是非常严重的问题。失业率看似只是一个普通的经济统计数据,实际上确实与人民生活最切身相关的,因为在资本主义社会,劳动者只有出卖自己的劳动力才能获得维持生活的工资,而失业则意味着不能获得最起码的养活自己和家人的收入。

1803年,萨伊提出“供给会自己给自己创造需求”的论断,在西方经济学中被称为“萨伊定律”。他认为,劳动的供给,在市场供求机制的自发作用下,会实现充分就业的均衡,不会出现劳动供求的长期失衡,即长期内不存在失业。

新古典就业理论依据“萨伊定律”也认定市场机制的作用,通过货币工资率的自动伸缩可调节劳动的供求,从而实现充分就业。如果出现产品市场总供给大于总需求,物价下跌,就会使货币工资中的实际工资率相应上升,从而打破劳动供求均衡,使劳动市场供大于求,这表明经济形势不能为所有愿意工作者提供足够的职位。但由于市场机制的充分作用,使价格和货币工资率具有完全伸缩性,供求的失衡必然会促使实际工资率降低,表现为既定物价水平下,货币工资率下降,从而抑制劳动供给,刺激劳动需求,直至劳动市场重新回到供求相等的均衡状态。所以自由资本主义不会出现生产过剩,也就不存在失业问题。

但是20世纪30年代资本主义世界的大危机,使古典就业理论自动充分就业的论断不攻自破,也使将资本主义经济描绘成一部可自行调节的美妙机器的传统西方经济理论无以自圆其说。然而为了资本主义内在的本质矛盾,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家提出了更加荒唐的“失业理论”。首先是所谓“自愿失业”,这是由英国资产阶级经济学家阿瑟·塞西尔·庇古提出的经济概念,认为工人由于不接受现行的工资或比现行工资稍低的工资而出现的失业现象。这种说法的目的在于掩盖资本主义的矛盾,把失业的责任归于工人自身。其次是所谓的“自然失业率”,这是由新自由主义的旗手弗里德曼提出的概念。他认为只要是自由竞争的市场,工资就是有伸缩性的,劳动力的活动性也比较大,而且关于劳动市场的供求状况的信息能较普遍、较容易地被获得。这样,一切有就业技能而愿意工作的人迟早都会有就业机会,而一切缺乏就业技能又不被雇主需要的人不管产量如何变动,他们也不会得到就业机会的。因此不存在非自愿失业,失业都是摩擦性的。他们甚至还煞有介事的计算出了所谓自然失业率应该在2%左右。但是即使承认所谓“自然失业”,但是像印度这样的高的失业率显然不是“自然”的,更不是“自愿”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李达希
李达希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