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七虎:科技铸盾六十年,强军报国终不悔

张晔 2019-01-09 浏览:
科研学术中,钱七虎从不争名争利。学生们有时写的文章要署他的名,他规定:凡是署他名的文章必须经他审阅,凡非他执笔的,一律不许署他第一。有一次,一名学生发表论文未经他审而署了他的名,事后钱七虎对该学生进行了严厉的批评。

 钱七虎:科技铸盾六十年,强军报国终不悔

【人物简介】

钱七虎,1937年10月出生,江苏昆山人,防护工程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陆军工程大学教授。

60余载从事防护工程研究和人才培养工作,建立了我国现代防护工程理论体系,解决了核武器空中、触地、钻地爆炸以及新型钻地弹侵彻爆炸等若干工程防护关键技术难题,对我国防护工程各个时期的建设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曾获得全国科学大会重大科技成果奖、国家科技进步奖一、二、三等奖各1项,军队科技进步奖一等奖2项以及军队重大技术贡献奖、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等。

古城南京,岁暮天寒,朔风凛冽。位于钟山脚下的解放军陆军工程大学一角,有一座不起眼的小楼,几位科研人员正在围着一台貌似锅炉的设备忙碌着。

这个看起来结构简单、毫不起眼的设备,却有着特殊的作用。科研人员可以用少量普通炸药模拟核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压力的作用效应,并据此研究相应的防护技术。

钱七虎:科技铸盾六十年,强军报国终不悔

这里就是我国唯一的“爆炸冲击与防灾减灾国家重点实验室”。而这座小楼里的多个神秘装置,都是中国工程院院士、钱七虎教授亲自设计,并为我国研究设计防护工程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作为我国现代防护工程理论的奠基人、防护工程学科的创立者、防护工程科技创新的引领者,钱七虎是中国工程院首届院士,陆军工程大学教授,著名的防护工程和岩石力学专家。

奋斗一甲子,铸盾60年。他用毕生心血,为我国铸就坚不可摧的“地下钢铁长城”立下了不朽功勋。今天,他用坚不可摧的共和国“盾牌”,赢得了我国科技领域的最高奖项——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钱七虎:科技铸盾六十年,强军报国终不悔

峥嵘岁月

矢志强军报国

1937年10月,在一艘小船上,一个小生命呱呱坠地。因家中排行老七,取名“七虎”。

那一年,淞沪会战爆发,日本侵略者占领上海。血腥的战争逼迫邻近的江苏昆山人民流离失所。在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钱七虎在母亲逃难途中出生。

“侵华日军把杀害的游击队员尸体放在学校操场上示众,还有美军残暴打死一名三轮车车夫……”七十多年前的一幕幕,依然时常在钱七虎脑海中浮现。

解放后,依靠政府的助学金,钱七虎完成了中学学业。强烈的新旧社会对比,在他心中深深埋下了矢志报党报国的种子。

1954年8月,钱七虎迈进了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的大门,成为哈军工组建后招收的第三期学生。18岁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开启了他一心为党、忠贞报国的壮丽人生。

钱七虎:科技铸盾六十年,强军报国终不悔

1954年保送进入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

“当时防护工程专业没人选,因为要跟黄土铁铲打交道,但是我始终服从组织分配,让我学什么就学什么。”钱七虎说,大学六年他只回过一次家,年年都被评为优秀学员,是全年级唯一的全优毕业生。1960年,钱七虎又被选派到前苏联莫斯科古比雪夫军事工程学院学习深造。

钱七虎:科技铸盾六十年,强军报国终不悔

1961年留学莫斯科古比雪夫军事工程学院

1965年,钱七虎学成回国。从那时起,为国家铸就坚不可摧的“地下钢铁长城”,就成了他毕生的事业追求。直到现在,82岁高龄的他仍坚持活到老学到老,孜孜不倦地为国家和军队贡献智慧力量。

“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只有始终不忘初心、心怀感恩,把个人理想与党和国家的需要、民族的前途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才能有所成就、彰显价值!”

回顾自己八十余年的人生岁月,从亲身经历被侵略欺凌的旧社会,到满怀激情跨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时代,从切身感受国家翻天覆地的沧桑巨变,到无数次在个人志愿与组织需要时的无悔抉择,钱七虎道出了自己的深切感受。

科技支撑

建起钢城坚盾

上世纪70年代初,戈壁深处的一声巨响,荒漠升起一片蘑菇云……当人们欢呼庆贺之时,一群身着防护服的科研人员迅速冲进了核爆中心勘察爆炸现场,钱七虎便是其中一员。

“世间万物,相生相克,有矛必有盾”。那个年代,我国面临严峻核威胁环境。在钱七虎看来,如果说核弹是军事斗争中锐利的“矛”,那么防护工程则是一面坚固的“盾”。

“防护工程是我们国家的地下钢铁长城,‘矛’升级了,我们的‘盾’就要及时升级。” 从那时起,为国设计打不烂、炸不毁的“钢城坚盾”成了他一生未曾动摇的目标。

上个世纪70年代初,飞机洞库防护门的相关设计计算均采用手算的方式,计算精度差,效率低。钱七虎受命设计空军大跨度机库钢筋混凝土防护门研究设计任务,率先引入了有限元计算方法,加班加点翻译整理出了十多万字的外文资料,通过当时中国最大的晶体管电子计算机计算,圆满设计出当时跨度最大、抗力最高的机库大门。

钱七虎:科技铸盾六十年,强军报国终不悔

在图书馆查阅资料

“当时,中国的武器装备和美国苏联有差距,所以我们立足于‘防’。我主持设计计算的某空军最大的地下机库大门,跨度最大,抗力最高,能抵抗原子弹爆炸压力最高的核爆炸冲击波。”

来源 : 科技日报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