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电影票房破600亿的喜与忧——2018年中国电影业回眸

鹿野 2019-01-01 浏览:
除了相关的经济丑闻以外,《大轰炸》思想上的问题更不容忽视。其官宣宣称,电影的主要内容是“展现了重庆不死中国不亡的民族气节。为了保卫家园,年轻的中国飞行员在美国飞行教官的帮助下与日本空军展开了一系列惨烈悲壮的空战。”然而事实上,抗日战争的希望是在延安而不是重庆。整个国民党抗战的进程,就是一个不断丧失失地的历程。同样,美国各种物资也对日本发动侵华战争起了不可忽视的作用。而《大轰炸》完全无视这一切,借抗战拔高国民党和美国,其实无非是在沿袭过去一个时期内贬低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产党的套路罢了。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鹿野:电影票房破600亿的喜与忧——2018年中国电影业回眸

据国家电影局2018年12月31日晚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为609.76亿元,比上年559.11亿元增长9.06%,城市院线观影人次为17.16亿,比上年16.2亿增长5.93%;国产电影票房为378.97亿元,占票房总额的62.15%。全年票房过亿元影片82部,其中国产电影44部。

这不仅是电影票房创记录的一年,也是国产电影票房近年来占比最高的一年。《红海行动》、《我不是药神》、《西虹市首富》等一系列国产电影,都引发了广泛的关注。不过,在电影事业蓬勃发展的同时,仍然存在着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笔者想就此简单谈谈个人的看法,未必正确,仅供参考。

具体来说,在2018年里,票房最高的4部电影都是国产片,依次分别是《红海行动》、《唐人街探案2》、《我不是药神》和《西虹市首富》,纯利润最高的三部电影则依次是《我不是药神》、《西虹市首富》和《红海行动》。这些有代表性的“现象级”电影普遍是比较接地气的,反映了爱国主义和现实主义的回归,但是也仍然存在着电影界近年来流行的一些问题。

《我不是药神》是一部社会问题题材电影,主要讲的是印度仿制药问题。即上海印度神油店老板程勇通过走私印度仿制的廉价抗肿瘤药物“格列宁”,进入了一批白血病患者的生活,最终虽然锒铛入狱,但是却获得了人生的升华。这部电影反映了现实生活当中“看病难,看病贵”等大众普遍关心的问题,比之过去一个时期内流行的或胡编乱造一些脱离现实的伪历史与神话,或者单纯只反映某些高级知识分子等小团体一己悲欢的叙事方式,有很大的进步。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这部电影在过去这一年里受到了最多的好评,也是获利最高的电影。

但是另一个方面来说,这部电影在价值导向方面仍然存在着过去一段时间内遗留下来的不健康倾向。比如说,现实当中该电影的原型人物,其实原本自己也是一个白血病患者,是因为有了切肤之痛,所以才从事代购仿制药活动,最后法院也并没有对其进行刑事处罚。可是影片却将其改成了一个并没有患有白血病的私营企业主通过良心发现来从事代购印度仿制药活动,而且宣称法院对其进行了刑事处罚。这种改动恐怕或多或少的反映了某些电影人心中把私营企业主视作政治正确,而把党和政府视作政治不正确的潜意识。

还有,印度之所以能大力生产仿制药,是作为西方国家制药公司的试验场的交换条件。而且由于印度收入远低于中国,所以国内的大多数普通民众是连仿制药都买不起的,印度的仿制药公司却完全无视这一切,不断的出口仿制药来牟利……然而,这一切在影片当中都毫无表现,这不仅大大降低了对于资本控制医疗行业的批判力度,也很容易给观众造成“中国不如印度”的误导。

《红海行动》是一部军事爱国主义题材电影,主要讲的是我国海军积极维护中国在海外的人员与华侨合法权益的故事。即海军战舰及蛟龙突击队在恶劣的环境下,停靠海港,成功转移等候在码头的中国侨民,并在激烈的遭遇战之后,营救了被恐怖分子追击的中国领事馆人员。在影片的结尾还有一段海军在南海地区驱逐未经中国政府允许擅自进入南沙群岛有关岛屿邻近海域外国舰艇的情节。应该说,这种书写方式较之前些年肆意贬低解构爱国主义,鼓吹抽象和平主义的某些影片是有很大进步的。大概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这部电影成为了过去一年里票房最高的电影。

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说,《红海行动》仍然存在着一些好莱坞化的叙事范式,其中对于党对军队的领导作用书写甚少。特别是影片当中还设置了一个解放军被一个加入了西方国籍的华裔女性说服,不仅积极同阿拉伯世界的“恐怖分子”作战,还帮助西方国家解决了核材料危机的情节。这和过去《上甘岭》为代表的一大批抗美援朝红色经典电影那种人民军队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积极发动第三世界被压迫民族的人民对抗西方霸权主义的叙事范式仍然有着很大的距离。

《西虹市首富》是一部讽刺喜剧片。主要是借主人公一夜暴富之后的种种奇特经历,书写了社会各界普遍崇尚拜金主义的丑态。这部现象级影片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现实社会当中拜金主义盛行,摆脱了电影界流行的无厘头式为搞笑而搞笑的倾向,从而帮助其取得了票房与纯利润的双丰收。

但是另一方面来说,这部电影仍然没能够跳出对于西方价值观的崇尚。例如,在电影当中树立的拒绝拜金主义的道德样板,一个是来自于美国的股神“拉菲特”,一个是来自于台湾的夏竹。正是由于他们的以身作则,才让主人公发现了金钱以外的东西的价值。可是只要了解一点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过去并不是一个崇尚金钱的社会,拜金主义恰恰是从美国和台湾等地进口而来的。如果要是写拉菲特和夏竹崇尚金钱,主人公从一些大陆坚持理想的穷苦人身上发现了金钱以外的东西,才是真正符合事实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