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中美冲突最大风险,不是贸易战

石江月 2018-12-20 浏览:
尽管,不少人越来越担心中美贸易争端逐步恶化,以及中美之间日益增长的地缘政治对抗和潜在冲突,但这份报告认为,中美两国之间只有一个紧急情况被视为2019年风险最高冲突点,那就是在南海爆发武装对抗。

7000亿军费

不久前,美国总统特朗普还在社交媒体上发言称,美国军费开支已经达到7000亿美元以上,这是一个高的令人咋舌的开支,应该做出改变。但后来美国政府官员透露说,特朗普将支持2019年军费预算建议,为五角大楼拨款7500亿美元。

从这短短几天内的变化可以看出,美国当前的政治现实让特朗普不得不冒着政府关门的风险,进一步提高军费开支。

2019中美冲突最大风险,不是贸易战

如今,美国联邦政府的预算赤字达到6年以来的新高。特朗普今年早些时候曾要求政府各部门提交削减5%开支的建议。但是,由于美国军方和国会议员中不少人都宣称“削减军费开支将危及美国的军事优势”,特朗普对五角大楼的预算可能会手下留情。

自特朗普上台后,美国的军费开支已经突破了7000亿美元大关;如果这次顺利通过,2019年美国军费将达到7500亿美元;原先预计美国2020年的军费预算可能为7330亿美元。

从这一趋势来看,符合特朗普在竞选前和上任后提出的一个重要观点,即要重振美国军队。据匿名的美国政府官员透露,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最近与特朗普进行过有关军费预算的讨论,前者列举了不增加军费预算可能带来的风险。

显然,对于一个经常面临因为财政赤字而导致“政府停摆”的美国政府,巨额的军费恐怕不是长久之计。特朗普在今年10月提出要将2020年的军费预算控制在7000亿美元以下,而国防部对2020年的计划是按照7330亿美元的限额制定的。

可见,美国一些人却还想死扛着,他们拿出的借口就是“中俄威胁”。

2019中美冲突最大风险,不是贸易战

未来,对美国核武库升级将是目前最昂贵的国防开支之一。美国一些人士认为,如果按照现在的削减计划,美国的核武库升级将会受到影响。与此同时,美国国防战略委员会共同主席埃尔德曼还说,空军和海军都面临压力需要更新战略轰炸机和核潜艇,增加常规武器的力量。

从美国宣布将退出《中导条约》的决定看,美国一些新保守派政治精英正在为美国军工复合体的新浪潮开辟道路。

美国一些学者指出,美国军事工业复合体正在推动核军备竞赛,将世界锁定在“新的冷战时期”,同时降低热核战争的门槛。利用退出《中导条约》,可以发起更多的核武器装备建造计划。过去美国军事能力并不在乎这个,但是现在会有一些改变。

在进攻能力方面,两个突出的重点是:新型地面发射巡航导弹(GLCM)和“潘兴”-II中程弹道导弹的新型号。这两种正是以往根据中导条约所被禁止发展的武器。

2019中美冲突最大风险,不是贸易战

然而,这项庞大的美国核武库现代化计划也启动了一条资金流,会消耗大量的军费预算。而从美国的新保守主义派及军工复合体,以及特朗普政府而言,则是各取所需。前者希望获得更大的经济利益,而后者则希望实现更大的就业率和更多的就业岗位。

最终,美国每年7000亿美元以上的军费开支能够坚持几年?美国国库储备会不会进一步被掏空?这些可能是更多美国人不得不关注的实际问题。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石江月防务观察”,授权察网发布。】

来源 : 石江月防务观察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石江月
石江月
国内资深军事评论员、亚太智库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