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庄的资源是铁打的营盘,集体的营建是农民的保障

天一 陆梁 候雷 2018-12-06 浏览:
为什么国有企业或者集体企业工厂里,到处都办这种社会福利,一个基本的原因就是消灭了阶级分化,干部跟工人拿差不多的工资,农民的困难、工人的困难也是干部的困难,所以在这个情况下大家对于寻找互助合作、寻找集体降低生活成本的出路的热情非常高。郑冰讲的一句话也很精彩,她说这是不可分的,就是不能私有化、股份化。村民如果离开村庄,你可以改变身份,但是这里的空气、水源、土壤、云彩你一个都带不走,一点也不能破坏。村庄的资源和集体营建的公共福利、生态福利是铁打的营盘。它永远生于斯,长于斯,荣辱与共。

村庄的资源是铁打的营盘,集体的营建是农民的保障

2018人民食物主权年会部分参会人员合影

导语:2018年10月27-28日,人民食物主权年会在山西省永济市蒲韩乡村顺利召开,来自各地关注或实践农村集体经济、生态农业与合作组织、城乡生产-消费网络、青年参与乡村振兴等议题的思考者与实践者共聚蒲韩,分享经验、探索出路。

从西藏无人区的嘎措乡到中原腹地的南街村,从地中海沿岸的意大利到会场所在地的蒲韩乡村,从台湾改善校园午餐的民间行动者到大陆扎根乡村的乡村建设者,我们在时间、地域与城乡的相互交错中给予了彼此精神上的支持、经验上的分享,以及思想上的碰撞,共同探讨如何从食物出发,改造生产关系、社会关系和生态关系的议题,并推动其落地生根,在当前资本主义化工农业给农民生计、生态环境和生命健康带来严重威胁的背景下,探索一条出路。】

村庄的资源是铁打的营盘,集体的营建是农民的保障

老田  独立学者

我自己是从长江边上种水稻的农民家庭出生的,看见白玛书记在海拔那么高的地方,为所有社员提供一个完整的生产和生活网络,这个我要表示完全的敬佩,非常难得。我们知道现在农村地区有很多地方,很多青壮年农民都必须要外出打工。这里有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如果再继续在村里从事农业,就没有办法去维持一家人的体面生活,所以只要有可能就必须要去城市,就必须要去工厂。

但这样的出路,离乡背井去打工,对很多少数民族是行不通的。我对牧区情况的了解不是很多,只知道一些零碎的情况,就是现在牧区分牧到户以后,社会分化特别严重,好像已经出现一些大中小户,甚至已经出现一些赤贫的,这些赤贫的牧户出去打工有很大的困难。牧区几乎都是少数民族,他们在生活习惯、文化和语言等方面与城市都有很大的差异,所以他们出来打工在融入方面也有很大的困难,他们那里复制了传统的上层对下层绝对权力的一个很腐朽的社会形态。

四川大凉山这些地方的原本基础也是很差的,1955年民主改革的时候,奴隶主组织搞反叛一直到1962年才最后平息下去。在搞集体经济的20多年时间里,大凉山确实也不富裕,但整体上也算有一个出路,而且在集体经济时代,一些新技术等新的生产因素也在慢慢结合进去。然而集体解体以后,相对贫困化非常严重,大家没有一个集体可以依托了,生产的网络也破坏了,而且农村也慢慢地变得没办法待了,奴隶制时代的家支制度都有抬头。

前两年媒体报道过一个故事——《最悲伤作文》,一个小孩子说她做好了饭菜去喊他妈妈吃饭,发现他妈妈已经不在了,拿着状况现在想起来,都让人感到很难过的。还有就是有很多孩子在很小的时候就不去上学,而去南方当童工,甚至有小男孩出去当摔跤表演……从这些状况来看,像白玛书记他们创造和保留下来的这种集体,成为所有人的依靠,那是多么大的一件功德,在农民的传统里面做了好事是积了阴功,这是非常了不起的!

今天听到白玛书记的讲话介绍,先前也读到了严海蓉老师她们实地访问写的文章,感觉到了集体很不容易,毕竟与我们今天的总体意识形态环节和制度状况有很大偏离,也与政府力推的那些东西有很大的冲突,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下,维持好集体就更加不容易了。如果说在毛主席时代,也许就轮不到我们来总结白玛书记的经验,而应该是在政府意识形态生产体系中间有很高地位的人,他们下去把成功的先进经验总结起来,意识形态或者宣传部分要跟农民形成一个良性的互动,把基层的好经验向外推。如果基层集体经济有困难了,国家就在外面给予政策层面的帮助,现在这些都损失掉了。集体经济的运作,难度就大额很多,完全是靠内部自觉、靠干部与群众的互动、靠民主和监督,来把这个集体维持下来,把生产和生活搞好,没有丝毫的外部支持,这是非常不容易的。

另外我有一个很深的体会是,特别在近几年,城市的居住和生活成本高起来以后,特别是对中下层大多数人来说,收入真的赶不上支出增长的水平,这样,就造成了相对贫困化的蔓延。那么对于这些人来说,最主要的问题还是怎么把相对贫困化减轻,减少支出和生活成本。最重要的方式就是用有限的收入,能够把生老病死、衣食住行能够应付过去,让收入大于支出,这些也只有在集体中间才有条件实现。就像白玛书记讲的这个村医就很重要,常见病和多发病就有了低成本的保障,因为他们的集体还在、赤脚医生还在给他们看常见病,看病也很便宜,这就跟在大城市的医院非常坑人,治一次感冒就要几百块钱,现在要需要上千块钱!降低或者拉高生活成本,是两个非常不同的逻辑。

坑人这个事情,遇事多要钱,在现在是很常见的现象,资本主义的基本逻辑是生产者反对消费者,资本家坑农民、坑工人,最后的后果就是我们发现,我们的开支老是比我们的收入涨得快,因为管我们开支的这部分人,都比我们强嘛,要么是官,要么是大商人,要么是他比我精-民间谚语说“卖的要比买的精”,最后发现很困难很难过的是大多数,尤其是工人、农民,甚至一些小资本家。

那么坑人多要钱,这个事情在白玛书记他们那里就完全没有,不仅没有坑人,反过来还服务弱者,像他们分工里面照顾劳动力弱的家庭、照顾老人、照顾小孩,用集体的力量来支撑全部人口,包括承担各种成长比如受教育过程中的成本费用,这个是非常难得的。没有集体,个人在参加生产过程,包括消费过程时,外面都是一大堆坑,我们现在到处都会遇到这种状况,从坑多坑少来说,有没有集体非常重要。

来源 : 人民食物主权论坛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