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编辑婴儿:没有技术的突破,只有伦理的突破

侯赏 2018-11-29 浏览:
贺建奎在去年2月的博客里信誓旦旦地写道:“CRISPR-Cas9是一种新技术,我们需要更多深入的研究和了解。不论是从科学还是社会伦理的角度考虑,没有解决这些重要的安全问题之前,任何执行生殖细胞系编辑或制造基因编辑的人类的行为是极其不负责任的。”令常人匪夷所思的是,此话说完后一个月,贺建奎就申请了CCR5基因编辑胚胎项目。扒一扒贺博士的另一重身份,或许可以解开谜团:他除了是一名科学家,名下还拥有多家企业股权。天眼查消息显示,贺建奎是7家公司的股东、6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并且是其中5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而这7家公司的总注册资本为1.51亿元。身兼资本和技术的双重身份,贺建奎是否也是一个“化身博士”?当资本驱使技术时,我们对没有应用基础,也无法控制风险,藐视伦理,践踏法规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可以感到惊诧,但是不应该感到奇怪吧?

和美医疗与瀚海科技的关系还不至于此。根据天眼查显示,2017年7月,瀚海科技董事名单中一位名叫林志通的人士,同时担任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的监事一职,还是该医院持股8%的股东。在和美医院官方网站2015年的一篇文章当中,林志通的头衔为“和美医院CEO林志通先生”。

2、旗下公司获南科大入股,曾被称为“孔雀团队最核心成员”

贺建奎参与的注册资本最高的公司,是深圳市南科生命科技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的注册资本达到6666.66万元人民币。公司的业务为生物技术开发与基因检测技术开发,信息咨询、生物技术研发及技术服务、技术转让及技术咨询,实验室仪器设备及化学试剂及产品的软件研发等。

在深圳市南科生命科技有限公司,贺建奎是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45.5%。另外两大股东分别是深圳市高新技术产业园服务中心,持股30%;深圳市南科大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比例24.5%,而南科大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系南方科技大学旗下的全资子公司。

据南方网2017年报道,南科大副校长兼研究生院院长汤涛曾表示,南科大创新体制机制,鼓励教授创新创业,支持教授每周有一天在校外从事成果转化工作,明确教职工可以获得以职务发明成果及技术作价入股企业进行转化收益的70%。他还称,南科大注册成立的高科技项目公司中,包括6家孔雀团队科技公司,贺建奎是其中最核心的成员。南科大通过和教师共同发起成立公司,实现了科技成果市场价值近8亿元。(注:孔雀团队指入选深圳市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孔雀计划”的团队。)

3、贺建奎名下的另一大主要产业:“因合系”公司

贺建奎名下的另一大主要产业为“因合系”公司,包括深圳因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因合生物科技如东有限公司、深圳因合医学检验实验室。深圳因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达到4074.08万元,其中贺建奎认缴1010.11万元,为第一大股东,担任董事长,而这家公司与莆田系的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还存在着间接参股的关系。

该公司经营范围依然围绕基因产业展开,包括体外诊断试剂研发、生物技术开发与基因检测技术开发,信息咨询、生物技术研发及技术服务、技术转让及技术咨询,实验室仪器设备及化学试剂及产品的软件研发等。就在一周前的11月20日,因合生物刚刚完成了5000万的A轮融资,投资方为正威集团、乾江资本。

身兼资本和技术的双重身份,贺建奎是否也是一个“化身博士”?当资本驱使技术时,我们对没有应用基础,也无法控制风险,藐视伦理,践踏法规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可以感到惊诧,但是不应该感到奇怪吧?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人民食物主权论坛”,参考资料来源:澎湃新闻,GM Watch,人民食物主权网站,“赛先生”微信公众号等。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