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编辑婴儿:没有技术的突破,只有伦理的突破

侯赏 2018-11-29 浏览:
贺建奎在去年2月的博客里信誓旦旦地写道:“CRISPR-Cas9是一种新技术,我们需要更多深入的研究和了解。不论是从科学还是社会伦理的角度考虑,没有解决这些重要的安全问题之前,任何执行生殖细胞系编辑或制造基因编辑的人类的行为是极其不负责任的。”令常人匪夷所思的是,此话说完后一个月,贺建奎就申请了CCR5基因编辑胚胎项目。扒一扒贺博士的另一重身份,或许可以解开谜团:他除了是一名科学家,名下还拥有多家企业股权。天眼查消息显示,贺建奎是7家公司的股东、6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并且是其中5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而这7家公司的总注册资本为1.51亿元。身兼资本和技术的双重身份,贺建奎是否也是一个“化身博士”?当资本驱使技术时,我们对没有应用基础,也无法控制风险,藐视伦理,践踏法规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可以感到惊诧,但是不应该感到奇怪吧?

更糟糕的是,根据美联社的报道,这次的双胞胎里,至少有一个没有完全编辑成功,换言之这个孩子没有获得真正的HIV抗性。没有抗性,却还是遭受了编辑过程以及它伴随的脱靶风险。

3、专家:用基因编辑来防范艾滋病,完全没有必要

贺声称,基因编辑婴儿被“制造”出来的目的是预防艾滋病,因为父亲是艾滋病病毒(HIV)携带者,母亲则不携带艾滋病病毒,所以需要采取措施防止下一代感染。清华大学全球健康及传染病研究中心与艾滋病综合研究中心主任张林琦表示,用基因编辑的方式来防范艾滋病,完全没有必要,“现在母婴阻断技术非常有效,高达98%以上,可以阻止新生儿不被艾滋感染。HIV感染的父亲,和健康的母亲,100%可以生个健康和可爱的孩子,根本无需进行CCR5编辑。”

不仅如此,张林琦主任还表示,由于艾滋病毒的高变性,还有其它的受体可以使用,即使将CCR5基因敲除,也无法完全阻断艾滋病毒感染;CCR5对人体免疫细胞的功能也是重要的,因为CCR5本身也有功能,一旦敲除,对机体可能带来难以预见的潜在威胁。

据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研究员刘颖介绍,CCR5缺失已经被实验证实会造成免疫缺陷,导致其他病毒的易感甚至肿瘤的发生。这项研究完全没有必要性,而两个孩子所要面临的后续风险是我们想象不到的。其实,1996年克隆的多利羊应该是前车之鉴。1996年7月5日,世界第一个成功克隆的雌性绵羊多莉诞生。2003年2月,兽医检查发现多莉患有严重的进行性肺病,这种病在目前还是不治之症,于是研究人员对它实施了安乐死。绵羊通常能活12年左右,而多莉只活了6岁。

已经有文献认为:此次事件中婴儿CCR5基因的缺失会导致心血管疾病和肿瘤的发生。

基因编辑婴儿:没有技术的突破,只有伦理的突破

二、三大涉事单位均否认参与,基因编辑婴儿伦理审查涉嫌造假

事件的“伦理审查”的层面,估计大家已经预料到了贺建奎涉嫌造假的操作。事件曝光后,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深圳市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和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都先后否认与此事件有关联。随着首例基因编辑婴儿诞生,一份《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查申请书》(下面简称《申请书》)见诸网络。

基因编辑婴儿:没有技术的突破,只有伦理的突破

基因编辑婴儿:没有技术的突破,只有伦理的突破

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网站上公布的申请书

这一研究也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进行了注册,注册号为ChiCTR1800019378,但是在试验开展很久之后于今年11月8日进行的补注册。有媒体报道该项目给家长的知情通知书上写的是这是一个“艾滋病疫苗”实验。整个过程都有缺乏监管和透明度的嫌疑。

基因编辑婴儿:没有技术的突破,只有伦理的突破

基因编辑婴儿:没有技术的突破,只有伦理的突破

该项目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网站上的截图

对此,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研究员刘颖表示,这份伦理申请非常的草率,伦理审查是按照“科研项目”的标准实施的,这个标准本身就不对。整个伦理申请中,写到了前期在猴等模式生物上进行了相关实验,但仅仅描述了过程,并没有任何详细结果以及实验后续对该动物的观察结果。

2003年,为保证生物医学领域人胚胎干细胞的研究活动遵守我国的有关规定、尊重国际公认的生命伦理准则,并促进人胚胎干细胞研究的健康发展,科学技术部和卫生部联合制定了《人胚胎干细胞研究伦理指导原则》。

其中第六条明确规定:

【第六条 进行人胚胎干细胞研究,必须遵守以下行为规范:
(一)利用体外受精、体细胞核移植、单性复制技术或遗传修饰获得的囊胚,其体外培养期限自受精或核移植开始不得超过14天。
(二)不得将前款中获得的已用于研究的人囊胚植入人或任何其他动物的生殖系统。】

为保护人的生命和健康,维护人的尊严,尊重和保护受试者的合法权益,规范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伦理审查工作,原国家卫计委在2016年9月30日通过了《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伦理审查办法》,并于2016年12月1日起施行。其中规定范围的生物医学研究必须要通过伦理委员会的审查,包括以下活动:

【(一)采用现代物理学、化学、生物学、中医药学和心理学等方法对人的生理、心理行为、病理现象、疾病病因和发病机制,以及疾病的预防、诊断、治疗和康复进行研究的活动;
(二)医学新技术或者医疗新产品在人体上进行试验研究的活动;
……】

对于伦理委员会的成立,同时也做了规定:

【伦理委员会的委员应当从生物医学领域和伦理学、法学、社会学等领域的专家和非本机构的社会人士中遴选产生,人数不得少于7人,并且应当有不同性别的委员,少数民族地区应当考虑少数民族委员。
……
医疗卫生机构应当在伦理委员会设立之日起3个月内向本机构的执业登记机关备案,并在医学研究登记备案信息系统登记。】

而据深圳市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隶属深圳市卫计委)通报:经查,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这一机构未按要求进行备案。

《申请书》信息显示,CCRS基因编辑项目起止时间是2017年3月-2019年3月,该项目的伦理审查机构所属单位为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上面有该院医学伦理委员会成员的签名。但是深圳市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的相关人员表示,并没有收到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对于该项目的伦理审查报备。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