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定要给台湾让利,这“利”应该怎么“让”?

常凯申 2018-11-29 浏览:
本文讨论的,是在“确定要让利”的前提下,应该如何选择一个“次优”的方案。让利的原则:1、不要给台湾输送造血能力。2、选择可以较容易地中断的项目作为让利。3、让利应该是“开放市场”的形式,绝不能用行政命令直接送钱。4、让利应该是我得利少你得利多,至少也是我不赔不赚,不能用损害大陆人利益的方式去让利。5、让利不能是单方面的付出。6、让利之度,适可而止。7、倾向于给在大陆的台湾人让利,但不要搞超国民待遇。8、配合国民党,对台湾岛内做足宣传。以上八点,就是我对“向台湾让利”的一些建议。

如果一定要给台湾让利,这“利”应该怎么“让”?

国民党反动派在“九合一”选举获胜之后,不出所料,立刻就把政治诈骗的视野投向了中国大陆。当选的几位蓝营县市长选后多次提到要来中国大陆“交流”,当然,也就是来收割“让利”了。

关于大陆应该如何处理“让利”请求,我在之前的《破“壳”而出——如何看待2018台湾九合一选举结果》里面简单提到过几点,本文将做一个更为全面的阐述。

首先声明一下,我是反对给台湾让利的,但是现在看两岸这个架势,估计是要“让”了。因此,本文讨论的,是在“确定要让利”的前提下,应该如何选择一个“次优”的方案。因此,您可能会看到一些和我之前观点有所差异的表述,但没办法,毕竟这不是我自己认为的最优方案,而是一个在“已有特定前提”之下设想一个“退而求其次”的建议。

让利的原则:

1、不要给台湾输送造血能力。我们的让利,应该主要以旅游业和开放部分农产品市场为主。而绝不要为台湾岛内投资建设一些能够产生工业能力的工厂,尤其不要把我们的一些原本在大陆的产业链,为了给台湾增加就业机会,“示好性”地特意转移到台湾。否则,一旦两岸再次交恶,将平白无故被别人控制。实际上,从当年台湾勾结韩国坑害大陆电视业的例子看,即使两岸维持表面上的友好,台湾同胞也是无时无刻不想如何算计中国大陆的企业。

另外,坚决不能接受两岸产业分工的建议。现在随着中国半导体等相关产业链的崛起,尤其是华为等一批整机厂商,带动起了一大批大陆本土的元器件厂商,这是非常可喜的变化,同时也在市场上冲击着台湾同类企业,压缩着他们的利润。接下来蓝营登陆,很可能会有台湾企业主提出类似的阴毒建议,比如“大家都是中国人啦,不要互相恶性竞争,有些东西不如就让台湾人去做,大陆官方出个文件,不要让大陆厂商介入这块,反正我们都是一家人不是嘛,谁做出来都是中国人做出来啦……”

实际上,多数台湾人和台湾企业家,都没有对“中国”的归属感,觉得这不过是一个挣钱的地方而已,如果“中国”能给我们钱,那我们就会唱几句“九二共识”、“两岸一家亲”、“大家都是中国人”,而一旦稍微有点风吹草动,他们立刻就能翻脸不认人。

下面是台湾“很蓝”的中国时报的报道,从这股沾沾自喜的口吻中就能看出,他们根本不把中国当做一家人,对这个国家也没有什么责任感和认同感,不但没有,还渴望着从这个国家的“失败”中获取利益——如果可以获取到的话。

如果一定要给台湾让利,这“利”应该怎么“让”?

因此,我们的让利,不能给予台湾任何“难以剥夺”的造血能力,不能把任何产业链以行政命令或者其他的方式特意转移过去,也不能人为下达指令从台湾进行购买产品(比如要求中国大陆整机厂商转而购买台湾企业零部件,以凸显两岸一家亲,甚至为此给予补贴)。

总之,在制造业、科技类产业层面,不能让利。这应当是底线。

2、选择可以较容易地中断的项目作为让利。比如组团赴台湾旅游,如果一定要让的话,这点可以适当开放。这倒是符合韩国瑜说的“人进得来”。而且如果什么时候不想让了,随时都可以中止。

至于农产品,也可以适当向台湾开放市场,对台湾来说,这是“货卖得出去”。

3、让利应该是“开放市场”的形式,绝不能用行政命令直接送钱。我们对台湾让利,是向台湾开放市场,让台湾人在这个13亿人的大市场里能摆摊挣钱,提供的是这个挣钱的机会。我们的对台部门千万千万,不要下行政指令,比如直接去收购高雄的多少多少吨水果。这是违反市场经济的。如果台湾的水果真的好,那大陆的消费者自然会购买,用不着你去收购;如果台湾的水果大陆消费者并不喜欢,有关部门花大陆纳税人的钱买来之后,塞给谁呢?

再比如,向台湾开放旅游市场。如果大陆人觉得台湾的某些景点好,自己就会参团过去看。大陆官方不要用行政力量推动和宣传去台湾观光。

4、让利应该是我得利少你得利多,至少也是我不赔不赚,不能用损害大陆人利益的方式去让利。过去就有这样不好的例子,广西海南同样的水果滞销,我们却去采购台湾水果,这对大陆内部舆论会产生非常糟糕的影响(同类的还有给日本人找自行车、重视外国人报案等等舆论事件),千万不要再做这样的事了。

5、让利不能是单方面的付出。国民党一直有个非常混账的“巨婴”逻辑,就是:我说出“九二共识”这个取款密码,就可以笑呵呵地让对岸给我送钱,对岸就必须照顾我,给我让利。

凭什么啊?双方合作,你一点事都不做,光让别人为你服务,你算个什么东西?就因为你顶着个狗牙旗吗?

大陆让利不是不行,但给了让利,就应该要求国民党在台湾岛内必须配合大陆,比如要求国民党在中美贸易战中配合中国大陆行事。如果美国想把台湾作为一个施力抓手,派军舰来高雄这样的事情,国民党得顶回去。也别说什么这是蔡英文的职权范围,你们在岛内狂赢15个县市,没力量帮我做这点事?

6、让利之度,适可而止。大陆应该明白,我们是不可能真正完全满足台湾人的贪婪欲望的。高雄有287万人,韩国瑜说要让高雄人“发大财”,那高雄人均月纯收入增加10000台币(约合2250元人民币),这勉强算“发财”吧。那一年就是2250×12×287万≈775亿人民币。这还只是一个高雄市,台湾蓝营还有14个县市呢。

我们要每年拿出多少“岁币”孝敬台湾人?我们自己的精准扶贫还要不要钱?

台湾本身就是中国最富裕的身份之一,现在我们自己内部一边要用大量的资源搞着扶贫,一边居然还要给这个最富裕的省份上供,而这个省自己不但丝毫没有支援其他省份的意思,居然还腆着脸来中央要钱!

775亿 ÷ 14亿= 55元,你同意让每个中国人每年拿出这些钱,去供养这个叫做韩国瑜的大诈骗犯去实现他给岛内小诈骗犯们的所谓“承诺”吗?想想我们农村现在每月的养老金才有多少钱吧。

让利让利,稍微让点,意思意思就得了,劫贫济富,这本来已经很不像话了,大陆方面应该自己有条止损红线,不能让台湾人太蹬着鼻子上脸。

7、倾向于给在大陆的台湾人让利,但不要搞超国民待遇。台湾人一旦离开了台湾岛,在大陆工作。那就是给大陆创造税收,为补充大陆劳动力不足做贡献。因此是对大陆经济有助力的。因此,我们在“让利”的时候,应该把这条作为一个重点,比如给在大陆的台湾人各种准国民待遇,或者直接是国民待遇,在就业、生活、办厂等方面提供各种大陆人享有的便利。吸引台湾的优秀人才来大陆工作,哪怕他们挣了钱有一部分回流到了台湾,但税收、消费这块都留在了大陆,对我们还是有利的。

当然,一定不能搞超国民待遇,那样就适得其反了。过去我们有些特殊政策,台湾人过来之后,我们就给创业资金,给廉价写字楼办公环境,而大陆人却无法得到这些优待政策,这是错误的。会刺激台湾人,让他们产生“因为没统一所以才如此优待我”的优越感,从而更蔑视中国大陆。

要让台湾人产生“因为我是中国人所以我有这些好处”的感觉,而不是“因为我是台湾人所以我有这些好处”的感觉。

8、配合国民党,对台湾岛内做足宣传。上面说了,让利就这些了,不可能让台湾人真的靠这个发财。那么既然让了,我们不能花了钱还挨台湾人的骂,至少也要被骂的轻一点。国民党既然把“来大陆挣钱”作为施政纲领,那么必然也是希望能“有政绩”的。因此,在宣扬让利成果这一点上,大陆有关部门和国民党是有共同语言和一致利益的。我们这边可以把让利重点宣传一下,以上几条多挑一些例子在岛内多做宣传(注意:不是给大陆人宣传,是给台湾人宣传),让亲国民党的媒体在岛内多扩散这些消息。而国民党出于政绩需求,是有配合我们、至少不在宣传上过于拆台的动机的。

以上八点,就是我对“向台湾让利”的一些建议,抛砖引玉,仅供参考。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凯申日记本”。】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