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为什么输这么惨?

姚尧 2018-11-26 浏览:
因为台湾的选民结构是越往北越蓝,越往南越绿,只要守住了台中,桃园、台南和高雄也肯定不会有问题,这样就能维持住2014年的四都,民进党此战也不算输。可万万没想到的是,本来应该作为大后方的高雄居然变成了交战的前线。民进党全力抢救高雄的结果,是原本势均力敌甚至小幅领先的各县市全线防守空虚。正是由于民进党全线撤守高雄,使得国民党在许多原本希望渺茫的县市也实现了翻转,这就是蔡英文在此次县市长选举中全线惨败的根本原因。

2016年初,国民党在台湾大选中惨败,当时姚尧写了篇文章,叫《马英九为什么输这么惨?》,文中将马英九比作崇祯。紧接着姚尧又发表《蔡英文难逃“李自成窘境”》一文,文中写道:

蔡英文为什么输这么惨?

又在这篇文章的末尾写道:

蔡英文为什么输这么惨?

今年6月13日,姚尧在《G7、特金会与收复台湾》一文的末尾写道:

蔡英文为什么输这么惨?

而今,民进党在县市长选举中遭遇空前惨败,蔡英文也被迫辞去党主席,完全印证了我们一贯以来的预测。大战略的问题,过去已经剖析得很清楚了,民进党和蔡英文的惨败是必然的。今天,我们只是从执行的角度,回顾蔡英文为什么会输得特别惨?

首先,我们有必要了解,虽然国民党和民进党都出息有限、难成大器,但这两个政党在基因上是完全不同的。国民党的特点在于内斗内行,外斗外行,输得都已经脱裤子了,关起门来还是要排资论辈。在国民党内,战将都是没有什么好结果的。你势头旺的时候,所有人都会扑上来逢迎拍马,想要跟你套近乎、蹭热度。可一旦你遭遇挫折了,所有人都会敬而远之,与你划清界限,甚至落井下石,踩着你的头颅而以清高自诩,可谓集官僚文化糟粕之大成。民进党则不然,他们在处困境时战力十足,只要能够杀出血路,他们可以无所不用其极,也可以放下恩怨一致对外。可一旦打下了江山,就会不顾廉耻地抢占地盘,吃相极其难看,可谓集土匪文化糟粕之大成。2016年获得全面执政权后,民进党人就开始肆无忌惮地争权夺位,先是最顶层的当权者把最好的权位揽到自己兜里,接着又去拼命搜寻那些次一等的、再次一等的肥差,用来安排自己的小弟。在这个安排小弟的过程中,民进党看上了台北农产运销公司(简称“北农”)总经理的位置,并且如愿以偿地拿了下来。可以说,这是民进党执政以来干得最蠢的一件事,因为原来的北农总经理正是当时已经淡出政坛十六年、现在正如日中天的高雄新当选市长韩国瑜。若不是被民进党搞到失业,韩国瑜现在应该还在北农卖菜。民进党为了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小官,丢掉了整片江山,这应该是最令他们追悔莫及的。可话又说回来,斯人也,有斯疾也,有这种缺乏出息的政党,就会有这种缺乏出息的蠢事。不过在当时,还没有人想到这件小事会引发山崩海啸般的后续效应。

民进党全面执政后,对国民党发动了抄家灭族式的围剿,冻结了国民党的党产,以致于他们连党工的薪水都发不出来,更不用说选举时的大规模资金投入了。在民进党看来,他们最大的敌人就只有国民党。只要能把国民党彻底整垮整死,那么他们再怎么胡作非为都行,因为他们已不再有竞争对手,民众也不再有第二选择。然而,民进党这一刀砍下去,不但没有将国民党一刀毙命,却反而割掉了国民党身上的烂疮,这可以说是民进党执政以来干的第二件大蠢事。我们方才说过,国民党原本是个腐朽僵化的老机器,要想凭借自身的能力改革,原本是完全没有可能的,这从国民党失去政权后的表现得一如既往的差可以得到证明,即便民进党执政后的民调一路下滑,作为对照组的国民党却也迟迟未能出现相应出现反弹。在国民党腐朽僵化的机制下,韩国瑜这样的人原本是永无出头之日的,他当初不就是因为无法适应这种机制而退出政坛的吗?现在好了,民进党的全面围剿,使得国民党中央丧失了过去可以调配的庞大资源,那些被马屁精包围的所谓党内大佬们也随之门前冷落,为日后韩国瑜的横空出世创造了有利环境,这就如同历代国家危亡时,总会从底层涌现出许多英雄名将一样。民进党人如果有智慧,他们就应该懂得,一个腐朽僵化的国民党才是他们得以长期执政的票房保证。可惜的是,民进党人就像土匪进城一样,看到金钱美女便利令智昏,自己撕毁自己的票房。不过,这在当时依然没有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毕竟这两个党都是一样的目光短浅、出息有限。

2017年1月12日,不久前因北农总经理工作被民进党抢走而失业的韩国瑜宣布参选国民党主席,在5月20日的投票中只获得5.84%的选票,在候选人中排名第四,可见此时的他在党内毫无影响力。9月7日,韩国瑜被下放到高雄担任党部主委。2018年4月9日,韩国瑜将户口迁到高雄,宣布参选高雄市长,5月21日正式获得国民党提名。当时舆论普遍认为,这是一场不可能打赢的选战,这跟韩国瑜是否有能力无关,因为舆论认为民进党不可能失去高雄。民进党在高雄的势力强大到什么程度呢?现在的高雄市是由原来的高雄市和高雄县合并而来,民进党在原高雄市已经持续执政了20年,在原高雄县持续执政了33年,在合并后的2014年高雄市长选举中,民进党提名的陈菊获得了99万多票,杨秋兴获得了45万多票,差距高达近54万票。因此,舆论普遍认为,韩国瑜若能在此次高雄市长选举时将差距缩小到二十万以内,那就已经可以算作胜利了。若能将差距缩小到十万以内,那就绝对是大胜了。至于当选,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2018年3月7日,陈其迈在民进党内初选中胜出,获得党内提名参选高雄市长,同时也被认为将毫无悬念地在年底的高雄市长选举中胜出。4月21日,原高雄市长陈菊北上出任蔡英文办公室的秘书长,同时还带了一帮在市府的亲信随她北上,疯狂地抢占各个要职肥缺。这是民进党执政以来干的第三件大蠢事,它不仅引起了极差的社会观感,更导致日后高雄选战告急时,民进党在高雄根本没有人才可用。与第一、第二件大蠢事一样,干出这第三件大蠢事同样也是由于他们的土匪文化所决定的,一旦老大抢下权位,就得赶紧给小弟分地分钱。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姚尧
姚尧
自由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