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摩擦为何高烧难退?

胡键 2018-11-24 浏览:
从3月23日特朗普签署对华贸易备忘录引发中美贸易摩擦以来,中美之间围绕两国贸易问题的争端已经历时8个月之久。美国单方面挑起的这次贸易争端彰显了美国的霸凌主义逻辑。这8个月来的争端已经将中美关系带到了自1979年建交以来的又一个历史低点。贸易摩擦究竟走向何方?它对未来中美关系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这些问题无疑是国际社会共同关注的问题。

 只是因为特朗普吗! 

国内普遍都认为是因为特朗普坚持“美国优先”而挑起的事端。难道没有特朗普,中美贸易摩擦就不发生?错!我们回顾一下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中美经贸关系会发现,在中美贸易摩擦这个问题上,美国几乎是犯了间歇性的“抽风病”,每个一段时间就会来一次:

20世纪90年代,美国曾三次对中国进行“特别301调查”,分别是1991年、1994年和1996年。

2009年,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提出申请,对中国产乘用车轮胎发起特保调查。随后,美国际贸易委员会以中国轮胎扰乱美国市场为由,建议美国在现行进口关税的基础上,对中国输美乘用车与轻型卡车轮胎连续三年分别加征55%、45%和35%的从价特别关税。

2011年10月3日,美国参议院不顾中方坚决反对,以79比19的投票结果,程序性通过了“2011年货币汇率监督改革法案”立项预案。此案以所谓“货币失衡”为借口,将汇率问题进一步升级,采取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严重违背世贸组织规则。

2012年9月底,奥巴马签署了22年来第一个禁止外国投资的总统令,否决三一重工的关联公司在美国的风电投资。

中美贸易摩擦为何高烧难退?

▲2012年10月,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发表报告,要求政府阻止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和中兴进入美国市场,图为指责华为和中兴的报告。

2012年10月8日,美国众议院发布调查报告,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中国两家通信设备制造商华为和中兴进入美国系统设备领域。

2012年10月10日,美国商务部终裁判定,中国向美国出口的晶体硅光伏电池及组件存在倾销和补贴行为。

2012年10月13日,美国太阳能公司Solyndra向中国最大的三家光伏制造企业尚德、英利和天合提起“反垄断”诉讼。

2018年1月,特朗普政府宣布“对进口大型洗衣机和光伏产品分别采取为期4年和3年的全球保障措施,并分别征收最高税率达30%和50%的关税”。

2018年2月,特朗普政府宣布“对进口中国的铸铁污水管道配件征收109.95%的反倾销关税”。

2018年2月27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对中国铝箔产品厂商征收48.64%至106.09%的反倾销税,以及17.14%至80.97%的反补贴税”。

2018年3月9日,特朗普正式签署关税法令,“对进口钢铁和铝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

2018年3月23日,特朗普政府宣布“因知识产权侵权问题对中国商品征收500亿美元关税,并实施投资限制”。

从上面的情况来看,在特朗普时期贸易摩擦的案例更加频繁,对中国相关商品惩罚的力度更加。但是,摩易摩擦绝非是特朗普政府的特有现象。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没有特朗普,可能会有什么“李兰普”、“奥朗普”等,因为美国对中国的战略遏制是长期性的,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在中国崛起的势头之下,都会对美国的主导地位产生了忧虑,而对中国崛起的势头充满畏惧。

中美贸易摩擦为何高烧难退?

二、是纯粹的贸易问题吗?不

我们如果仅仅从贸易摩擦来分析本次贸易摩擦,是根本不能理解这次摩易擦的。如果将它视为纯粹的摩易擦问题,那么我们就无法区分当前的摩易摩擦与特朗普之前的贸易摩擦的区别。很显然,这次贸易摩擦并非纯粹的贸易问题,而是长期积累问题的综合性爆发,是结构性矛盾、制度性矛盾、观念与价值矛盾的“三碰头现象”。

一是结构性矛盾即贸易结构问题、实力结构问题、国际体系的结构问题所积累起来的总体性结构性矛盾。贸易结构问题应该追述一下,自1890年以来,美国一直保持对外贸易顺差,但到20世纪70年代初,美国在对外贸易方面第一次出现了贸易逆差。也正是在这时候,美国出现了所谓的“美国衰落论”,以保罗·肯尼迪为代表,他们基于这样一种认识:苏美霸权争夺中美国处于守势,而苏联正处于咄咄逼人的攻势,而且美国深陷越战后遗症之中。当然,后来的事实证明,保罗·肯尼迪的观点是给苏联放了一颗“烟幕弹”,正是在“美国衰落论”的舆论之中,苏联走向了崩溃。不过,苏联当时那种态势以及美国对外贸易的逆差,的确使美国进行了战略收缩。

为此,美国在1974年制定了《美国贸易法案》,也意味着美国从自由贸易政策走向了保护性贸易政策。这个法案最最突出的内容就是所谓的“301条款”。“301条款”又分为“一般301条款”和“超级301条款”。“一般301条款”极富弹性,它规定,当认定贸易对手采取“不正当的”、“不合理的”或“歧视性的”贸易措施,使美国产品拓展海外市场受到限制时,美国贸易代表团在采取强制措施时,要受到美国总统具体指标的约束,而且要在总统的权限内采取其他适当的实际可行的行动,以协助这一权力,消除外国政府这一法律、政策或做法,来进行报复。而“超级301”是指经1988年“综合贸易与竞争法”修改补充后,对“301条款”新增加的“第1302节”。该条款的款名为“贸易自由化重点的确定”。该条款要求美国政府一揽子调查解决某个外国的整个对美出口产品方面的贸易壁垒问题。所以,该条款的规定比“普通301条款”更强硬,适用范围更广泛,更具有浓厚的政治色彩,故俗称为“超级301条款”。长期来,美国政府就是以“301条款”,一是作为一种监督、威胁和干预工具,每年通过拟定“重点国家”、“重点观察国家”等各种名单,发布《国别贸易障碍评估报告》等措施,对其贸易伙伴施加压力,干预影响其国内政策乃至国内政治。

来源 : 环球战略智库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