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日”的本质就是当代汉奸——再评日本媒体人武藏野闲人的“精日有益”论

千钧棒 2018-11-15 浏览:
要寻求中日关系真正正常化,靠的是中日两国加强各方面的全面合作,加强两国人民的友好往来,才能真正促进中日关系健康发展。而无论中日关系是否积极健康发展,中国人民的民族底线是不容挑战的,任何为“精日”开脱和翻案的言行都是别有用心和不能接受的,无论这种行为来自我们本国还是其他国家。中国倡导文明互学互鉴和合作共赢,但绝不意味着可以亵渎历史事实,伤害14亿中国人的民族感情!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日本媒体人武藏野闲人近日在英国BBC中文网发表署名文章,宣称“寻求中日关系真正正常化应为‘精日’恢复名誉”。

跟中国的公知一样,这位武藏野闲人的手法并不新颖,采用的是抓住概念之间的某些相似之处,抹杀不同概念的本质区别的偷换概念的诡辩术,他利用当年的侵华日军和当今的日本人都具有日本国籍的共同属性,把“精日”分子的爱侵华日军偷换概念成为爱一般的日本人,进而得出“寻求中日关系真正正常化应为‘精日’恢复名誉”的荒谬结论。

要指出其荒谬之处,首先要从中国人与日本人的关系说起。

一、中日两国人民友好源远流长,这才是中日关系正常化的基础。

中国人对日本人有几种态度:

第一种,大多数中国人把当年的侵华日军与当今的普通日本民众区别开来,尤其是与那些对中国持友好态度的日本人区别开来。他们牢记历史,不忘国耻,但是不会把账算到当今的日本人头上。可是当日本右翼势力挑衅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民族尊严的时候,他们会作出强烈反应。

第二种,有一些国人的确没有把当年的侵华日军和当今的普通日本民众区别开来,有时候会出现盲目和扩大化的反日情绪。

第三种,有些中国人也许是出于对日本文化或者日本这个国家的喜欢,以至于爱屋及乌,居然对当年侵华日军在中国犯下的暴行麻木不仁。

第四种,有小部分中国人出于政治原因,对当年的侵华日军情有独钟,他们渴望所谓的“由美国和日本主导中国的民主进程”,所谓的“精日”就是用极端的言论和用穿越的行为艺术的方式来为当年的侵华日军招魂。

在历史上,中日两国人民友好是源远流长的。

1中日交流始于汉朝

公元1世纪时,班固所著《汉书》在《地理志》中提到“乐浪海中有倭人,分为百余国”,即指日本南部九州岛上的人民。据《后汉书》记载,公元57年(光武帝中元2年),日本和中国即开始交往,光武帝赐以印绶。

2、日本遣隋使

589年,隋王朝统一中国。当时,日本正值圣德太子(574年至622年)摄政。为了加速移植先进的中国文化,圣德太子于公元7世纪开始向中国派遣使节及留学生、学问僧等,从此两国使节往来络绎不绝,两国间的友好关系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3、友谊的桥梁——遣唐使

我国唐代经济和文化高度发展,给周围各国以积极影响。据日本史书记载,自630年至894年的二百余年间,共任命遣唐使达19次。

作为对遣唐使的回聘,唐王朝曾多次向日本派遣使节,密切了相互关系。中国的书籍、货物等也随两国使节大量输入日本。

4鉴真东渡

唐代高僧鉴真东渡弘法,传播了盛唐文化,对日本文化发展作出了杰出贡献,在中日文化交流历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5、东大寺的大佛像

八世纪,日本在奈良修建东大寺。东大寺中的金钢佛像,重五百吨,高五丈,历时近十年塑成。它是圣武天皇学武则天在洛阳营建大佛而铸造的,与中国洛阳龙门奉天寺的庐舍那佛同名。

6传播中国茶文化日本茶祖荣西

荣西(1141年至1215年),日本临济禅宗的创始人,俗姓贺阳。出生于日本现冈山县的一个神官家庭,自幼学习佛法,造诣深厚。

中国茶叶在8世纪传入日本后,日本完全依赖中国输入,饮茶风习只限于宫廷贵族等阶层,很难普及到民间。12世纪后叶,荣西为深入学习中国佛教,多次渡海入宋,将中国茶籽带回日本培植并广为传播,使中国的茶种及茶的栽培饮用方法在日本得以推广。随着茶树栽培的普及,饮茶成为日本广大民众的习俗。

上面所说的是古代历史上的中日关系,而即使是在抗战时期,中国人民也严格区分军国主义者和一般日本民众。

在抗日战争时期的一次战斗中,八路军战士从战火中救出了两个失去父母的日本小姑娘。大的五六岁,小的还不满周岁,还受了伤。

聂荣臻将军知道后,立即叫前线部队把孩子送到他那里去。两个日本孤女很快被送到了指挥部。得到聂将军悉心照料。为了保证两个孩子的安全,聂将军决定把她们送回石家庄的日军指挥部去,让日方把孩子转送回国,交给她们的亲友。

两个日本孤女被送回日本后,由亲友抚养长大。40年后,已经成为三个孩子母亲的美穗子和她的家人,专程前来中国看望聂将军,感谢将军的救命之恩。消息传开,聂将军受到了大批来自日本各地的电报和书信,日本人民称他是“活菩萨”,是“中日友谊的使者”。

“精日”的本质就是当代汉奸——再评日本媒体人武藏野闲人的“精日有益”论

“精日”的本质就是当代汉奸——再评日本媒体人武藏野闲人的“精日有益”论

日本军人在侵华战争中残酷屠杀中国人,但是中国人民仍然善待日本的战俘,日俘的伙食,与中国军人相同,副食费无论官兵,每人每天80元(法币)。由日俘虏管理机关支付。 

中国人民的善良和博大的胸怀感化了很多日本战俘,1943年夏召开“在华日人反战同盟”代表大会时,与会代表已达72人。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千钧棒
千钧棒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