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经济学说与中国经济100人论坛”:用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理论批评新自由主义影响(修订版)

程恩富等 2018-11-15 浏览:
著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程恩富会长指出,习近平总书记在19大前后曾7次公开强调“做强做优做大国企”,而有人却只说“三做”国资,那是极其片面的。常识告诉我们:如果把全国的国有企业都让中外私人控股,也能把国资做强做优做大,况且再加上只管国有资本,而不管国企这一思路,很容易滑向某些西方国家体制窠臼。所以须将“三做”国资和“三做”国企结合起来,否则所谓管资本就容易走向误区。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外国经济学说与中国经济100人论坛”:用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理论批评新自由主义影响(修订版)

2018年11月10-11日,中华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会第26届年会在北京工商大学召开,来自全国各地100多位专家学者就西方经济学前沿、中国经济发展展开等热烈研讨。与会者大都是既熟悉或精通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和中国经济,又熟悉或精通西方经济学和西方经济的“两通学者”。其中运用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理论质疑新自由主义对中国的影响,成为本次会议讨论的热点之一。

“外国经济学说与中国经济100人论坛”:用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理论批评新自由主义影响(修订版)

著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程恩富会长指出,习近平总书记在19大前后曾7次公开强调“做强做优做大国企”,而有人却只说“三做”国资,那是极其片面的。常识告诉我们:如果把全国的国有企业都让中外私人控股,也能把国资做强做优做大,况且再加上只管国有资本,而不管国企这一思路,很容易滑向某些西方国家体制窠臼。所以须将“三做”国资和“三做”国企结合起来,否则所谓管资本就容易走向误区。

“外国经济学说与中国经济100人论坛”:用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理论批评新自由主义影响(修订版)

程恩富教授还强调,主张取消宪法的所有制分类和“所有制中立论”是极其错误的(政府统计部门不全面统计和公布各类所有制占比是其表现,而让非政府统计部门年年发布所有制占比,则属于不正常现象)。最近有个论坛的主讲人公开宣扬:“长期应该逐步淡化并取消国企、民企、外企的所有制分类;今后我们应该淡化所有权,强化产权,如果总是在所有制问题上争来争去,就很难突破公有制、私有制这样一些思想束缚。”这是违宪言论。因为宪法规定“公有制为主体”“国有经济主导作用”,清晰地表明所有制必须分类和所有制并非中立。如果实际情况受到西方新自由主义影响,那就必须依宪调整所有制占比,而不宜把“公有制主体”“国有经济主导”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经济制度,退回到或改向为公私经济参半的“半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即新中国初期向社会主义社会过渡的五种经济成份混合所有制度。判断新民主主义经济制度和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经济制度的主要标志,便是公有制和国有制能否成为“主体”和“主导”,而不是国有经济具有一定的“控制力”。因为新中国初期没收官僚资本而形成的社会主义国有经济已具有一定的“控制力”,但当时的宪法和党的文件均确认:还没有进入社会主义社会及其初级阶段。

“外国经济学说与中国经济100人论坛”:用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理论批评新自由主义影响(修订版)

针对有人否定所有权是决定性因素的误论,著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王志伟副会长认为,前不久,在某论坛上,有人提出“相对于所有权来说,现代经济中的产权更重要。所有权不是决定社会性质的唯一因素或决定性因素”的观点。我认为,这种看法是错误的。讲产权不能无视所有权。从历史上看,所有制先于产权的存在而存在。马克思就曾经论述过这个问题。他发现在私有制出现产生和保护私有制的法律出现之后,才出现产权。法律中的产权,是所有制的法律形态,是“一定所有制关系所特有的法的观念。”(马克思)任何社会制度的性质都与生产资料的所有权密切相关。奴隶主的生产资料所有权决定了奴隶社会的根本性质,封建主生产资料所有权决定了封建社会的根本性质,资本家生产资料所有制决定了资本主义的根本性质。马克思指出:“产权对于资本家来说,表现为占有别人的无酬劳动或产品的权利,而对于工人来说,则表现为不能占有自己的产品。”当然,社会主义生产资料公有制为基础和主体的、多种经济成分共存的所有制,就决定了社会主义社会产权的根本性质。

“外国经济学说与中国经济100人论坛”:用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理论批评新自由主义影响(修订版)

王志伟教授还分析说,尽管产权析分为经济运营和管理带来了精细化与灵活性的好处,但是,这都是在所有权的基础上生发出来的,没有生产资料的所有权,其他细分的产权就都是无源之水和无本之木。当然,所有权与其派生产权在一定条件下是统一的,而在另外的一定条件下也是可以分离的。但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对于统一的公有产权可以做有利于社会和国家的区分处理,但不可以不顾根本的所有权而片面强调产权对其运作者的利益。当然,国家和集体也不能随意侵占私人产权的利益。产权运作的目的是在兼顾所有权和其他产权拥有者利益的同时,提高财产(资本)运营效率。这就要求在协调好产权各方利益的基础上进行产权改革和运营,决不能在进行产权改革的旗号下,掠夺国有资产、盗窃公有财产、剥夺人民财产。国家的法律也必须成为真正保护公有制为主体、多种经济成分共存的制度,保护公有产权为主体、多种产权制度并存下各方利益的法律。总之,否定所有权是决定社会根本性质的决定性因素的看法是错误的,容易产生消极结果的观点。在我国当前历史阶段,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坚持公有制的基础,坚持公有产权为主体,多种产权制度并存,是唯一正确的原则立场。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