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期选举共和党痛失参议院,中美关系会否因此走向缓和?

李光满 2018-11-08 浏览:
无论美国政坛如何变化,无论哪个党派执政,我们不要奢望中美关系能够回到从前。随着中美两国经济总量的日益接近,甚至随着中国赶上并超越美国进程的加快,美国对中国的这种敌意还会增加,这不是某个政客某个党派的认识问题,而是在这种大国实力发生转换交替、全球政治格局发生变化之际,守成大国与新兴大国之间必然产生的矛盾和冲突,我们所要做的是如何让这种矛盾和冲突变得缓和,如何让这种转换不演变成战争。

美中期选举共和党痛失参议院,中美关系会否因此走向缓和?

11月7日,被关注和炒作已久的美国中期选举终于尘埃落定,美国共和党在参议院保住了多数席位,而民主党则在众议院打败共和党,以230席位领先于共和党的205席成为多数党,这标志着特朗普正式成为美国政坛的又一位“跛脚鸭”总统,特朗普在这场被他自己称为中期考的较量中失败了,从此胆大妄为、无所顾忌的特朗普在制定政策时将会受到更多的掣肘。

两年前担任美国总统的特朗普可谓赶上了一个好时光,当时美国共和党不仅控制了参众两院,而且还因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出现空缺,特朗普能够利用共和党控制参众两院的时机任命新的大法官,由此共和党又控制了联邦最高法院,集参众两院、联邦最高法院、总统于一身,因而特朗普的一些非常极端的政策都能够顺利推行。然而这次中期考的结果却让特朗普今后两年在推行其过于极端政策时将受到更多制衡,美国政治也将重新回归平衡和相互制衡的状态。

美国的这场中期选举为什么会受到中国民众的强烈关注?因为特朗普上任近两年来,美国的政策出现了巨大转折,最大的变化是从贸易自由化转向贸易保护主义,政治上推行极端自私的美国优先、白人至上主义,加大种族歧视,军事上大幅增加军费,扩充军备,退出《中导条约》,强化美国对全球的绝对军事优势。中美两国关系在经过短暂的缓和之后,最终从合作走向了对抗,特朗普在美国的战略报告和年度国情咨文中都将中国列为战略竞争对手,全方位对中国进行战略打压。在台湾问题和南海问题上一再挑衅中国主权,挑战中国底线,更在经贸问题上对中国发起史上最大规模的贸易战,并全力打击中国科技创新和高端制造业转型升级,还通过对中兴实施禁运事件羞辱中国。这个“丛林世界的魔鬼”让正常的中美关系进入了一种非常危险的状态,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最大的守成之国与最大的崛起之国会不会迎头相撞不能不引起我们的忧虑。因此许多中国民众希望这次中期选举能够打破特朗普的魔界神话,使中美紧张关系得到一定的缓和,还世界一片清静,让中美关系回归正轨。

现在的选举结果并未出现黑天鹅,符合绝大部分人的预期。中美关系会出现明显的变化吗?在这次中期选举之前,中美关系已经出现了一些关系缓和的迹象,比如两国领导人在两国贸易战爆发后首次通电话,表示将在阿根廷举行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期间举行会晤,比如两国将在本月9日重启中美两国外交安全对话,比如美国将中国列入对伊第二阶段制裁的豁免名单,比如特朗普表示要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这些迹象表明,事情正在起变化,在中期选举之前,这些变化可以认为是特朗普为中期选举造势,如果在中期选举失利之后,中美关系仍然朝着这一方向变化,我们就可以认为中美关系在持续了近一年的紧张和恶化之后,确实出现了一定的积极变化。

为什么会出现这些变化?我以为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国以强制强,以暴制暴,以战止战的策略取得了效果。特朗普虽然口里说中国在中美贸易战中遭到了沉重打击,已经挺不住了,但他心里已经明白,贸易战无法打垮中国,更不能让中国屈服,最后只能是中美两国都受到伤害。中国的强硬让特朗普感到了中国的强大,正是这个原因使得特朗普希望能够与中国达成一个新的贸易协议,寻找一个双方都能接受而不是仅仅美国能够接受的方案。

11月6日,95岁的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新加坡举行的“彭博创新经济论坛”上表示,中美贸易谈判代表应避免在细节问题上陷入僵局,并应先向对方解释正寻求实现哪些目标,以及能作出和不能作出哪些让步。基辛格提醒说,“如果世界秩序由美国和中国之间的持续冲突来定义,它迟早会有失控的风险。”“有些分歧是不可避免的,但目标必须是中美两国都认识到,它们之间的根本性冲突将破坏对当前世界秩序的希望。”基辛格认为,中美避免更大冲突的目标是可以实现的,“事实上,我相当乐观地认为它会实现。”这是基辛格的判断,也是很多人的期待。

但如果我们期待中期选举之后中美关系能够大幅改善,能够恢复到“合作共赢”的状态,那显然是一厢情愿。对中美关系有一点我们必须有一个清醒的判断和清晰的认知,那就是美国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这一政策绝不仅仅是特朗普的认识,而是整个美国社会的共识,今后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中美两国都将是竞争关系,这种大国竞争甚至会伴随着激烈甚至是剧烈的冲突,就像中美两国正在进行的大规模贸易战一样,如果美国在南海和台湾问题上还是一意孤行,野蛮地挑战中国底线,那么中美之间的矛盾甚至冲突就会从贸易转向军事,形成持续的军事紧张对峙关系。

事实上不管是共和党执政,还是民主党执政,美国对中国的战略都在向着对抗的方向转变,民主党执政时期的奥巴马总统就提出了“亚太再平衡”战略,提出要将美国60%的军事力量部署到亚太地区,还签了一个将中国排除在外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从政治、军事和贸易方面对中国进行遏制,只不过没有成功。特朗普上台后将“重返亚太”战略升级为“印太战略”,将遏制中国的区域从太平洋延伸到印度洋,这种一脉相承的美国对华战略并不是某个党派的政策理念,而是美国共和民主两党的一个共识,也是美国社会的一个共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李光满
李光满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