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学习西方是走向文明还是背离文明——对重庆公交车坠江事故深层次原因的思考

刘荣材 2018-11-06 浏览:
正是受这种西化和资产阶级化的思想文化的长期影响和毒害,加上市场经济残酷竞争的影响,使得人们心中的“自我”无限扩大,以至于麻木不仁、冷漠无情的思想意识无限蔓延和泛滥,由此造成了社会成员奉行“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的信条。

在重庆公交车坠江事故中,女乘客刘某的行为就是极端个人主义道德意识的体现。她仅仅因为坐过站,便在行驶的公交车上与司机打骂,只顾自己,忽视其他乘客,缺乏基本的社会公德。而其他乘客呢?何尝又不是只顾自己呢?围观者们看着女乘客刘某和司机打骂而无人加以劝阻或制止,在极端个人主义的道德意识指导下麻木地冷漠地明哲保身,最终大家一起坠入江底。

第三,权利意识极端个人主义化。社会成员权利意识的增强和民主意识的增强,这是社会主义民主建设的必然趋势,也是社会进步的表现。但是,社会成员权利意识极端个人主义化却是与社会主义民主相违背的。这种极端个人主义化的权利意识同样也有其现实基础和思想基础。一方面,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每一个社会成员都成为市场主体,成为分散决策的市场主体。这的确有利于社会成员自主选择。然而,在残酷的市场竞争环境和巨大的生存压力下,这种自主选择往往容易走向极端甚至反面,即权利意识滑向极端个人主义化的轨道。在极端个人主义化的权利意识下,人们心中只有个人权利,忽视甚至侵犯、践踏别人的权利。这种权利意识只强调个人权利,却忽视个人应承担的义务。另一方面,这种个人主义化的权利意识在严重西化的思想文化和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毒化下进一步膨胀。当年为“范跑跑”辩护的各种说辞就是典型例子。他们只强调个人的权利,却忽视其中个人担负的社会角色所应当承担的基本义务。假疫苗厂家、毒奶粉企业同样如此,他们在“理性经济人假说”教义的指导下,在极端个人主义权利意识的蛊惑下,只愿享受攫取巨大利益的权利和好处,却不愿或忽视了应承担的相应义务。

在重庆公交车坠江案件中,女乘客刘某只顾自己的权利,却忽视了不能干扰司机正常驾驶车辆的义务。其他乘客只享受着有权利保持沉默的权利,却忽视了维持正常秩序的义务。殊不知,权利即是义务,义务亦是权利。权利和义务始终是辩证统一的。

第四,法律思想极端人性主义化。法律是用来维护社会秩序、打击违法犯罪、维护人们正当权益的有力武器。可是,我们今天的法律舆论中,无论是普通的公民,还是法学公知和法律专家,都存在一种倾向,即无原则地强调要善待犯罪嫌疑人或犯罪分子,对犯罪分子的处分要人性化等等主张,有的甚至无原则地赤裸裸地为犯罪分子或犯罪嫌疑人的犯罪行为辩解或开脱,而对于受害人及其亲属,反而不是人们关注的重点,甚至得不到法律公知们的关注。我们知道,各种案情处理,法律专家或法律工作者及“公知”们发挥着非常具有舆论导向性的影响。当一些“公知”、“法学精英”都在为犯罪嫌疑人或犯罪分子呼吁要人性化对待,却无人去人性化对待和关注受害者时,在这种舆论的裹挟下,使得整个社会成员在法律意识中存在着或呈现出对犯罪分子或犯罪嫌疑人极端人性主义化的错误倾向。这种无原则无底线的极端人性主义化错误倾向更加助长了社会的不良风气,使犯罪分子得不到应有的惩处,犯罪成本极低,法律制裁难以起到惩戒犯罪分子的作用,也难以发挥震慑潜在的犯罪行为的作用。

于是,在一些案件中,我们时常惊奇地发现一些奇特的现象。受害者或其他公民在对违法犯罪行为进行反抗或制止过程中,导致实施犯罪行为的犯罪嫌疑人受伤时,于是,在极端人性主义化者的眼中,犯罪嫌疑人反而成了受害人,受害人或见义勇为的人却成了犯罪嫌疑人。显然,这种极端人性主义化的法律思想,一方面束缚了人们不敢反抗,不敢多管闲事,只能保持沉默,只能麻木不仁,这就是为什么一些犯罪分子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众目睽睽之下公开作案。另一方面,这也助长了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使他们更加肆无忌惮。

至此,我们或许可以理解:一些乘客可以在公交车上公开打骂司机,一些患者家属可以在医院公开殴打医生,“昆山龙哥”可以在大街上抽刀砍人……

如果法律不能有效保护人们的合法权益,法律就仅仅是纸面上的条文;如果法律不能匡扶正义,法律就失去了意义。

总之,重庆公交车坠江事故绝非偶然,它折射出来的问题和深层次的原因值得我们反思。

没有无因之果,也没有无果之因。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党的十九大提出要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可谓抓住了问题的关键。可是,怎么去贯彻和落实,将是任重而道远。

2018年11月5日凌晨

(刘荣材 广东财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