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改革开放,千万不要忘记还有精神文明

胡新民 2018-10-30 浏览:
什么是我国精神文明建设最好的时期,在邓小平眼中,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他曾对外国客人说:“你们如果是五十年代、六十年代初来,可以看到中国的社会风尚是非常好的。”他在1986年1月的讲话中,希望“奋斗至少十年”恢复到那个时期的党风和社会风气。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纪念改革开放,千万不要忘记还有精神文明

什么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邓小平明明白白地指出:

【“两个文明建设都要超过他们(指资本主义社会——引者注),这才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这是邓小平在1992年南巡时在深圳讲的。他在讲完这句话以后,又进一步阐释道:

【“开放以后,一些腐朽的东西也跟着进来了,中国的一些地方也出现了丑恶的现象,如吸毒、嫖娼、经济犯罪等。要注意很好地抓,坚决取缔和打击,决不能任其发展。新中国成立以后,只花了三年时间,这些东西就一扫而光。吸鸦片烟、吃白面,世界上谁能消灭得了?国民党办不到,资本主义办不到。事实证明,共产党能够消灭丑恶的东西。在整个改革开放过程中都要反对腐败。对干部和共产党员来说,廉政建设要作为大事来抓。还是要靠法制,搞法制靠得住些。总之,只要我们的生产力发展,保持一定的经济增长速度,坚持两手抓,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就可以搞上去。”】

早在1980年,邓小平就指出:

【“所谓精神文明,不但是指教育、科学、文化(这是完全必要的),而且是指共产主义的思想、理想、信念、道德、纪律,革命的立场和原则,人与人的同志式关系,等等。没有这种精神文明,没有共产主义思想,没有共产主义道德,怎么能建设社会主义?”

进入2018年,纪念改革开放的气氛越来越浓。确实,改革开放取得的建设成就举世瞩目。但是,在精神文明建设方面,虽然也取得很大成绩,但形势不容乐观。2018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的《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就说明了形势的严峻。

什么是我国精神文明建设最好的时期,在邓小平眼中,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他曾对外国客人说:“你们如果是五十年代、六十年代初来,可以看到中国的社会风尚是非常好的。”他在1986年1月的讲话中,希望“奋斗至少十年”恢复到那个时期的党风和社会风气。

回顾历史,的确如此。习近平亲自提出和指导下编辑出版的《中国共产党的九十年》,对那个时期的描述是:

【“一个艰辛探索和积极进取的年代,是一个艰苦奋斗和意气风发的年代。带有那个时代特色的社会风尚和精神面貌,铭记在社会主义建设的史册上,弥足珍贵,永远不会过时。”

那个年代的许多作家,都用自己的笔,描绘了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著名的人民作家巴金,就是其中之一。他笔下的中国锡都——云南个旧的变化,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巴金与个旧有着深厚的情缘。年轻时,曾经深刻了解过个旧的锡矿工人们在旧中国的情况;解放后,亲眼目睹了同一个地方翻天覆地的变化。

巴金的名著《砂丁》,展现了旧中国个旧矿工的悲惨命运:

【砂丁们(矿工)被老板利用“招工”的人贩子从农村骗来,成百上千身强力壮的汉子和童工们来到个旧矿山下矿洞去背矿。盖的蓑衣被,住的茅草房。唯一的菜便是一钵豆汤和盐巴。因矿山缺水,要喝汤就不得洗脸,要洗脸就不得喝汤。还常常受到监工狗腿子的毒打。暗无天日的日子常逼得砂丁们偷偷地逃跑。有的被乱枪打死,有的不幸被矿主抓回来就被吊打,戴上沉重的铁镣“犯人”般地被强迫代替骡马推磨磨矿石……,很多人成年拿不到一文工钱——矿主谎称卖身的钱早已被介绍人拿走了……。

新中国成立后,1960年春,巴金到个旧访问了六天。他惊喜地发现,旧社会的砂丁已经成为新中国的矿工,成了国家的主人。个旧成了一个朝气蓬勃、欣欣向荣的崭新城市。

【“现在我亲眼看见的却是万里晴空,阳光遍地,满街振奋人心的标语和壁画,人们唱着歌在劳动,人们唱着歌曲去上班,过去充满吵闹和吆喝声的赌场没有了,代替它们的是陈列日用百货的大楼和供应精神食粮的新华书店;过去充满叹息和呻吟的‘伙房’没有 了,代替它们的是一幢一幢三层楼的工人宿舍;矿山上那些过去的‘蛇洞’没有了,代替它们的是宽大的坑道,和开阔的露天矿场。头上顶着清油灯、额边插着刮汗片、手上拄一根木棍、肩上前后扛两个塃包、穿一身麻布衣的砂丁也没有了;现在有的是昂头挺胸的青年和壮年的工人,他们或则只身掌握水枪朝山上的泥土猛射,或则驾驶电铲车用那巨人手臂似的武器铲平整个山坡,或则用风镐、电钻在竖井里坑道壁上打眼,埋药爆破,或则在坑道里驾驶电动车或指挥缆车和飞兜把矿砂运走……”

离开个旧回到上海后,他深情地写道:

【“我的心还留在个旧。”】

1981年,巴金在《个旧文艺》上发表了《我与个旧》,表达了他对个旧的赞赏:“个旧并不是一个偏僻的小城市,它是中国一颗发光的宝石。”。1983年,一些著名作家和诗人来到个旧。沈从文为个旧题写了“文学林”。诗人白桦很动情地说:“只要我不死,还会重相见。”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胡新民
胡新民
察网专栏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