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威胁退出《中导条约》意在对我施压,我们该如何应对?

司嘉 2018-10-28 浏览:
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日宣布,美将退出《中导条约》,此举引发外界高度关注。近年来,美俄两国曾多次围绕《中导条约》展开激烈博弈,相互指责对方破坏条约。但与此前不同的是,特朗普此次拿我国未加入《中导条约》说事,试图将矛盾焦点转移到我方。

美威胁退出《中导条约》意在对我施压,我们该如何应对?

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日宣布,美将退出《中导条约》,此举引发外界高度关注。近年来,美俄两国曾多次围绕《中导条约》展开激烈博弈,相互指责对方破坏条约。但与此前不同的是,特朗普此次拿我国未加入《中导条约》说事,试图将矛盾焦点转移到我方。

美俄围绕《中导条约》履约问题长期博弈

1987年12月8日,时任美国总统里根与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在白宫签署了《美国与苏联关于销毁中程和中短程导弹的条约》(简称《中导条约》)。条约规定,在其生效后三年内,美苏双方将销毁射程介乎500至5500公里的中、短程陆基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且双方不得再生产、试验该类型导弹。《中导条约》是冷战时期美苏达成的重要军控与裁军协议,对于缓和国际关系、推进核裁军进程,乃至温和全球战略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被誉为“冷战时期最成功的军控协议”。

条约签署的近十年间,美俄均较好地履行了《中导条约》。自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后,俄美关系陷入冷战结束以来的最低谷,两国围绕《中导条约》的履约问题也展开激烈博弈,互相抨击对方违反条约。近年来,随着美俄战略对抗的升级,两国在这一问题上龃龉不断。近日,特朗普再次就这一问题发声,宣称美国将退出《中导条约》,原因是美国要继续坚持遵守《中导条约》,而俄罗斯和中国却在追求核武器,这是“无法接受的”。

美扬言退出《中导条约》出于多方因素考量

此次美宣布或将退出《中导条约》并非孤立事件,美俄围绕《中导条约》履约问题争议不断,两国均不同程度的存在调整该条约的内在动力。美国主要基于三方面因素考虑:一是认为《中导条约》限制了美国强化自身军力,希望退出条约替自身“松绑”。美国政府认为当前正处于大国博弈的时代,而中程导弹是大国博弈的重要武器。特朗普上台以来,有意将战略核武器向战术核武器转变,将核武器小型化、智能化。但《中导条约》限制了美国发展这类型武器系统,因此美希望退出条约为未来强化核武力量扫除障碍。

二是认为《中导条约》限制了美俄发展中、短程陆基导弹,但并未禁止第三国发展或购买类似导弹。特朗普此次提出退约看似针对俄罗斯,实际上也是忌惮中国核实力的一种表现。长期以来,在中、美、俄三个军事大国中,唯有我国装备有“东风-21”和“东风-26”这类的中程弹道导弹。在美方看来,虽然上述导弹无法直接打击美国本土,但对美在亚太前沿部署的军事力量及其亚太盟国构成了直接威胁。

三是美俄双边政治互动构成了《中导条约》争议频繁的现实原因。回顾美俄围绕《中导条约》的争议不难发现,两国均将该条约作为政治博弈的工具。美俄就该条约爆发争议之际往往也是两国关系陷入低谷之时。2007年美俄因北约持续东扩关系紧张。俄总统普京在当年的慕尼黑安全峰会上就对《中导条约》提出关切。此次美扬言退出《中导条约》的时机颇为敏感,恰好在11月初“普特会”前夕。特朗普选择此时公开宣布将退出《中导条约》,意在为美俄谈判寻找筹码。

警惕美借条约多边化向我施压

《中导条约》是世界上首个对某一类型导弹进行整体消除的核军备控制条约,在世界军控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和意义。尽管围绕《中导条约》美俄曾多次爆发争执,但双方似乎已达成“斗而不破”的默契,都未退出该条约。对于《中导条约》,美俄存在一点共识,那就是推动这一条约的全球化。美俄之所以在这一点上能够达成共识,主要是由于在《中导条约》签订至今的30余年间,世界军事格局不断演变,导弹技术在全球范围内的扩散呈加剧态势。目前,除我国外,印度、巴基斯坦、伊朗、以色列等十余个国家均拥有多种射程的中程弹道导弹,韩国、土耳其、叙利亚等国也拥有了短程弹道导弹。美俄两国认为《中导条约》仅限制了彼此陆基中程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的发展,对于其他军事大国没有约束力。鉴于美俄在限制第三国拥有和发展中程导弹方面存在共同利益,两国未来可能联合推动《中导条约》全球化,将条约从双边扩展至多边,要求在全球范围内全面销毁陆基中程导弹。届时,拥有多款中程弹道导弹的我国将面临政治、外交和舆论的多重压力。

对于《中导条约》多边化实现路径,美国学界提出可以采取“谈判+威慑”的双轨策略,即在谈判的同时,威慑重新部署陆基中程导弹,从而迫使第三国加入《中导条约》。美国智库兰德公司还提出可采取全球层面和地区层面共同推进的措施。在全球层面,将导弹技术防扩散机制成员纳入《中导条约》全球化进程,并促使其制定关于陆基中程导弹技术的控制规则,孤立发展陆基中程导弹系统的国家,并限制其发展能力。在地区层面,可以在陆基中程导弹能力较为密集的地区重点开展外交行动,与地区盟友协作,利用现有地区安全机制,重点讨论陆基中程导弹的限制问题,并采取多种措施对当前拥有陆基中导能力的国家施加压力。

来源 : 华语智库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