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怼彭斯演讲的台湾名嘴:我觉得我得帮我们中国讲点话

孙立极 崔隽 2018-10-14 浏览:
在随团访问大陆的过程中,黄智贤见到了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最让她动容的是习近平讲话中透露出的“感性”。“习近平讲他当年在厦门工作时,认识很多台商,与台湾人很有感情。台湾这几年的表现比不上福建,他为福建高兴,为台湾难过。他还提到了近代以来我们民族遭遇的屈辱历史。他对这一段历史的痛彻记忆,让我很有共鸣。”

这是《环球人物》记者第二次采访黄智贤了,上一次是在2017年。她是个很好相处的人,谈笑不拘,明快爽朗,尽管是电视节目里的“名嘴”,平日里却常身着T恤、短裤、运动鞋,毫无矫饰。

黄智贤的日程表很满,周一到周五每天录制政论节目《夜问打权》,周末也不全休。平日里,她笔耕不辍,写脸书(Facebook)、写微博、写微头条——那篇传遍国内外的《对美国副总统彭斯的回应》就是这样写出来的。

怒怼彭斯演讲的台湾名嘴:我觉得我得帮我们中国讲点话

黄智贤,1965年出生于台湾省台南市,主持人、作家、政治评论员。近日发表文章《对美国副总统彭斯的回应》,在社交媒体引起巨大反响。

某种角度看,黄智贤有些佛家所说的“我执”,比如她坚持若日本人不向“慰安妇”道歉就绝不去日本。但她又是纯粹的,坚持的是价值和信念,没有名与利的玷染。所以这位身材并不高大的“小女子”,让人感觉浑身充满力量。

作为鲜明的统派,黄智贤在台湾受到的压力远多于支持。她遇到过餐馆老板忙碌中丢下手头的活跑来和她说,“我喜欢你的节目,加油!”与此同时,她也听到过“独派”对她的攻击和谩骂,甚至走在路上还被吐口水。《环球人物》记者问黄智贤:“那你怎么反应?”她耸耸肩,说:“就这样了,我还是我自己。”

怒怼彭斯演讲的台湾名嘴:我觉得我得帮我们中国讲点话

黄智贤主持政论节目《夜问打权》

“够强悍”的黄智贤,另一面是柔软。谈到中华民族曾经的苦难历史,谈到台湾的乡土民情,谈到台湾的前途命运,都可能触及她心中柔软的泪点。她的文章可以用人们评价梁启超的“笔端常带感情”来形容。去年,她去了不少大陆城市:南京、哈尔滨、大连、厦门、广州、深圳、重庆、南宁……今年9月,她写了一篇《两岸终会相聚》,记下一路所见所闻所感,文笔秀丽不说,情感真挚,让人泪目。《环球人物》记者发微信赞她这篇文章写得好,她说自己也是边写边落泪。

也许可以这么说,《对美国副总统彭斯的回应》成为网络红文是偶然,而黄智贤是必然。

“我第一感觉是愤怒”

《环球人物》:您第一次听到彭斯的演讲是什么感觉?

黄智贤: 我从头到尾看了他的视频,也读了他的文字稿,第一感觉就是愤怒。美国已经掀起了贸易战,特朗普在推特上胡说八道,大家觉得他是粗人,不会太当真。可一个看起来很稳重的副总统,到一个高层级的智库演讲,以这样的方式攻击中国,透露的是什么信息?这让我很愤怒。

《环球人物》:《对美国副总统彭斯的回应》这篇文章是怎样诞生的?

黄智贤: 彭斯是周四做的演讲,周五我的节目就有讨论了,但做完节目后,我的愤怒还是没办法消除。刚好周六早上我要给《中国时报》交一篇稿,于是就这么开始写了。

我写文章很快,当时还喝了一点酒,一气呵成。写的时候,阿炳的《二泉映月》一直在我心里盘旋。1950年,阿炳录完这首曲子不久后,就去世了。这是最好听的二胡,冲击灵魂,我第一次听时眼泪就掉下来。

那天,这首曲子正契合我的心境。我觉得我得帮我们中国讲点话,我们中国人真的很可怜。第二次世界大战,我们死了那么多人,没有其他国家在乎。那些死掉的人、受苦的人——我的祖父、曾祖父都被日本殖民过,我的很多从大陆来的朋友,也经历过抗日战争,他们活生生地告诉我,历史就在那里。

怒怼彭斯演讲的台湾名嘴:我觉得我得帮我们中国讲点话

2018年10月7日,黄智贤在微头条、微博等网络平台发布文章《对美国副总统彭斯的回应》。此为黄智贤微博截图。

中国不是百分之百完美,大陆也有需要解决的问题,但你想想看,这个国家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经过改革开放40年,就可以有现在这样的国泰民安,靠的是我们人民的聪明、牺牲与勤奋。彭斯现在把中国所有的成就说成是美国的恩惠和帮忙,这不是事实。他还引用了鲁迅的话,把鲁迅批判旧中国的言论拿来指责中国对外不够友好,这也不是事实。固然我们有“戎狄”之说,但也有“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和“有朋自远方来”的文明传统。中国人比西方人对异族宽容。

我的脾气是逐点驳斥,但彭斯讲了一两万字,我只能写不到两千字,有些能写,有些没办法写,“余岂好辩哉,余亦不得已也”。

《环球人物》:这篇文章通篇读下来像是您也在发表演讲。

黄智贤:因为我想象我不是在写信,而是面对面演讲。彭斯讲完下来了,然后我站上演讲台,他坐在台下听我讲,所以我开头就写“副总统阁下”,完全是我对他讲话的口气。紧接着就是“在中期选举之前”——为什么我要点明这个节点?是为了让内行人猜测,副总统这番言行是不是政治考量。

我就是要用一种知识分子的不冷不热的口气:我尊敬你,不卑不亢、不硬不软,但我每一句、每一个标点符号都要刺进去。我要面对面挑战你的错误方式——我对民进党是这样,从小对我爸也是这样。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