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死人!公知赵某某为公知“正名”,公知石扉客喝彩

千钧棒 2018-10-13 浏览:
自由派公知为了达到改旗易帜的目的,不择手段,或者大规模造谣惑众,煽风点火,或者运用诡辩术,欺骗忽悠。因此,反驳自由派公知的文章是一项全民性的益智活动,对于必修课里面有逻辑课程的大学生尤其是这样,作为大学逻辑科目的作业,最好就是到网络上寻找自由派公知的文章进行剖析和反驳,这是学习课本内容和社会实践相结合的最好方式。下一步,还有谁会为赵思运来“正名”吗?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开篇先厘清两个概念:

公知,是“公共知识分子”的简称,本来是个中性词,因为具有公共知识分子特性的人会有不同的立场,比如既有自由派公知,也有与自由派的政治立场对立的公知,还有其他保持中立立场的中间派公知,由于美帝在中国册封了100名公知,所以之后公知的称呼基本上为自由派人士所专有。

再说说正名所谓的正名是指某些人或者某个群体被污名化以后,其他人为他们恢复名誉的行动。而作为能够为社会大多数人认可的正名,一般是由下面的主体作出,一是社会大多数人,二是处于中间派立场的第三方,三是政府或者权威部门,四是历史,也就是说历史证明他们是正确的。除了上述几种情况,任何普通个人都不可能做到为一个群体进行所谓的“正名”,尤其是当这个人本身就是这个群体的成员的情况下。而本身就是公知的赵思运要为公知“正名”,同样是公知的石扉客大声喝彩——终于有人站出来为公知正名了!

这是笑死人不偿命的节奏啊。

那么,所谓的“正名”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是最近浙江传媒学院文学院的开学典礼上,副院长赵思运做了演讲致辞,题目叫做《“公共知识分子”是一种稀缺的精神资源》。副院长在演讲中提到:近年来,“公共知识分子”被严重污名化,我们有必要为这个概念正本清源。“公共知识分子”的精确定义是具有学术背景和专业素质的知识者;是进言社会并参与公共事务的行动者;是具有批判精神和道义担当的理想者。现在恰恰是一种稀缺的精神资源。

赵思运在在演讲致辞中具体这样说——

笑死人!公知赵某某为公知“正名”,公知石扉客喝彩

【我呼吁——重建人文知识分子的“公共价值”信念。近年来,“公共知识分子”被严重污名化,我们有必要为这个概念正本清源。“公共知识分子”的精确定义是具有学术背景和专业素质的知识者;是进言社会并参与公共事务的行动者;是具有批判精神和道义担当的理想者。现在恰恰是一种稀缺的精神资源。社会责任是一种全民责任,它需要每个人来担当,没有任何人可以找理由选择沉默。有一段话说得很好:“把知道的真相告诉大家,是一种正义;把明白的常识告诉大家,是一种责任;把目睹的罪恶告诉大家,是一种良知;把了解的事实告诉大家,是一种道德;把听到的谎言告诉大家,是一种博爱;把亲历的苦难告诉大家,是一种告诫;把面临的风险和不幸告诉大家,是一种善念……”只有对国家民族满怀深沉挚爱的人,才会批评社会的阴暗面;只有怀揣光明的人,才会去发现和揭露生活中的龌龊;因为他们知道,这是一种责任,一种现代公民义不容辞的责任!】

那么,这位赵思运是何方神圣?

赵思运,男,1967年生,教授。1990年7月毕业于曲阜师范大学,文学学士;1999年12月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文学硕士;2005年7月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文艺学博士,2007.12-2012.5年东南大学艺术学博士后。2006年11月晋升教授。现为浙江传媒学院文学院副院长,浙江传媒学院茅盾研究中心主任。

看到这篇演讲后,公知石扉客如获至宝,感叹道:终于有人站出来为公知正名了!石扉客写文章补充道:网络上通常将公共知识分子简称为公知。我个人理解,中国语境里的公知有双重含义:上接东林以来的士大夫传统,壮怀激烈,家国情怀,臧否时局,月旦人物,在晋董狐笔,在齐太史简,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下承西风东渐以来的现代民主法治精神与公民意识,仗义执言,以笔为旗,开启民智,引领舆论,矫正国族,奉献国家。所以无论从哪方面看,公知一词都应当是褒义词汇。对一位教授或学者来说,给与他的最高褒奖,就是你是一位当之无愧的公知。

笑死人!公知赵某某为公知“正名”,公知石扉客喝彩

而这位浙江传媒学院副院长@赵思运 因为试图给“公知”“正名”被爱国网民逮了个正着。 虽然赵思运副院长很快清空了自己的一万多条微博。目前微博帐号也被销号了,但是,网络是有记忆的。

笑死人!公知赵某某为公知“正名”,公知石扉客喝彩

笑死人!公知赵某某为公知“正名”,公知石扉客喝彩

公知是被自由派玩坏了的一个概念,就像小姐本来是一个优雅的称呼,结果被风尘女子玩坏,专家本来是对具有学术专长的人士的尊称,结果被信口开河胡说八道的人玩坏一样。

不瞒各位,在下原来也是一名“公知粉”,当我逐渐发现某些以这个称呼为荣的人已经沦为境外某种势力在中国推动改旗易帜的别动队,并且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以后,本人加入了跟自由派公知作斗争的行列。

赵思运副院长忿忿不平地称,“公共知识分子”被严重污名化,并且准备振臂一呼,号召千千万万的人为公知正名,先别说他本身就是一名公知,他为公知正名就跟小姐为小姐正名,“专家”为“专家”正名一样没有说服力,更何况,自由派公知是“被污名”的吗?还是用自己的所作所为让这个名称慢慢变臭的?

赵思运副院长所说的公知是具有学术背景和专业素质的知识者;是进言社会并参与公共事务的行动者;是具有批判精神和道义担当的理想者。没有错。

公知石扉客所说的公知“上接东林以来的士大夫传统,壮怀激烈,家国情怀,臧否时局,月旦人物,在晋董狐笔,在齐太史简,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下承西风东渐以来的现代民主法治精神与公民意识,仗义执言,以笔为旗,开启民智,引领舆论,矫正国族,奉献国家。”也没有错。

真正意义上的“公共知识分子”是应该具有上述特点,但是两位公知在这里都犯了一个逻辑错误,或者说故意偷换概念忽悠民众。

具有逻辑常识的人知道,逻辑上的集合概念所表达的是集合体与个体的关系,类似于整体与部分的关系。整体与部分的关系就是整体具有的属性部分不一定具有,部分具有的属性整体也不一定具有。

公知在这里是一个集合概念,按照正常的情况,公知这个群体总体上说是应该具有赵思运和石扉客所说的属性的,而他们两位所要为之正名的自由派公知中的很多人恰恰是没有那些属性,并且甚至是相反,下面举例子证明我的说法。

贺某方,作为中共党员。却认为共产党因为没有注册,所以不合法。他主张通过司法改革的“威虎山小道”,改变中国的社会制度。他认为当年西方列强欺负中国,是因为中国欺负西方造成的。

陈某西,居然认为中国政府不接受美国一手导演的所谓的“南海仲裁”是无视国际法。最近还无视宪法和相关法律对所有企业中的员工的民主权利的保护的条文,攻击人社部副部长关于维护职工民主权利的说法是“法盲”。

秦火火,一个形成产业链的大批量造谣的专业户,最后被逮捕。

史某鹏,一个大量发表不当言论并且教唆大学生卖淫最后被解雇的大学教授。

资某筠,为了让国人爱美国,无视在美国本土发生过“独立战争”和“南北战争”两场战争的事实,忽悠国人说美国是谈出来的。

张某,大放厥词并且搞笑出了名的著名公知,年过花甲的老头性骚扰女孩子又不承认,结果被把微信纪录公之于众。

章某,被公开揭露其对女子进行性侵犯,抵赖以后连续被蒋方舟等两位两个女公知实名揭露曾经受过他的性骚扰。

鄢某山,毫无根据地为章文的性侵犯行为洗地,称他能够担保章某不会做这种事情,连章某的老婆都做不到的事情他居然能够做到,并且此地无银三百两地称怕别人也指称受到过他的性骚扰,结果连同样是公知的艾晓明也看不过去,发帖子反驳。

锋锐律师事务所,本来律师是法制建设的重要力量,而一些黑律师在境外势力的操纵下,借某事件煽风点火,煽动颠覆社会主义制度,最后走上犯罪道路。

刘某,为了攻击共产主义思想教育,居然称自己小时候在游泳池里面撒尿是由于受到共产主义意识影响。

王某重,居然诅咒“天宫一号”发射失败。

作家岳某,仅仅是因为邓稼先为新中国制造原子弹,居然咒骂邓稼先。

茅某轼,一个称汉奸是英雄的人,并且宣称他不怕承认收资本家的钱和外国人的钱,最后微博被封杀。

袁某飞,一个靠咒骂开国领袖出名的人,最后微博被封杀。

李某,为了美化民国,居然谎称孔祥熙是因为其女儿带狗上飞机而被撤行政院长的职,却无法解释孔祥熙的儿子犯事,连到上海“打虎”的“太子”蒋经国也奈何不了他。

章某和,为了贬低中共在抗日战争中的作用,居然撒“共军在抗战中只打死851人”的弥天大谎。

沈某华,割断历史,单独抽取毛主席在莫斯科的关于不害怕核武器的一段话出来大肆渲染,却对之前美国四次要对中国进行核袭击只字不提。为了忽悠中国政府帮助美国对付朝鲜,居然称朝鲜发展核武器是为了对付中国。

袁某生,居然认为历史上西方列强强加于中国头上的“不平等条约”对中国有益。

袁某,居然称华盛顿打完仗以后解甲归田,称巴顿将军指挥诺曼底登陆,成为人们的笑柄。作为一名教徒,居然公开为美英法在叙利亚的屠杀行为叫好。

任某强,极度膨胀,关于他的事迹尽人皆知,就不在这里多说了。

邓某超,一贯大放厥词被举报以后,居然装死,称是被别人盗号发的,最后受到“三开”。 ……

每当西方国家遭受恐怖袭击,自由派公知群体性哀嚎,而恐怖分子在昆明进行无差别屠杀,自由派公知群体性为恐怖分子洗地。

方某就是当年北二外女生“秀阴”闹剧的“总导演”,他同时还因为鼓吹乱伦而臭名昭著。他的同伙彭某辉还因为在公众场合大肆诲淫被大妈当众泼粪。

李某河和迟某生,不遗余力推动卖淫嫖娼合法化,东莞扫黄,公知们一起鼓噪:“今晚我们都是东莞人”。

还有很多,就不一一罗列他们的光辉事迹了。

本来仅仅是因为上述这些,都已经为广大民众所不齿,何况特朗普上台以后宣布停止发放所谓的“推广民主费用”,让大家知道原来这些自由派公知是境外敌对势力的“文化雇佣军”,更加蔑视他们。

不知道赵思运和石扉客能否说说,上述这些行为有哪些是跟你们俩所说的那些公共知识分子的特点吻合的?

更加搞笑的是,本来公知就已经臭大街了,赵思运居然想把他们从粪池中捞出来,并且往他们身上洒香水,没成想,捞人没有捞成,连自己也栽进粪池里面,成为一个另类网红。

说实在的,自由派公知在当今社会上并不是毫无用处,最起码有两种作用。

一是反面教员作用。自由派公知为了达到改旗易帜的目的,不择手段,或者大规模造谣惑众,煽风点火,或者运用诡辩术,欺骗忽悠。因此,反驳自由派公知的文章是一项全民性的益智活动,对于必修课里面有逻辑课程的大学生尤其是这样,作为大学逻辑科目的作业,最好就是到网络上寻找自由派公知的文章进行剖析和反驳,这是学习课本内容和社会实践相结合的最好方式。

二是娱乐大众的作用。自由派公知中的一些人特别能搞笑,其中尤其是张某和袁某为甚,时不时非常严肃地弄出一些国际级的大笑话,作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料,他们不是相声小品演员,但是他们的搞笑效果不亚于相声小品演员。没有公知的网络,的确是有点枯燥。所以说,赵思运想为公知正名,却在网络上成就了自己的“美名”,感谢他又为中国的娱乐事业作出了贡献。

下一步,还有谁会为赵思运来“正名”吗?

【千钧棒,察网专栏作家】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千钧棒
千钧棒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