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死人!公知赵某某为公知“正名”,公知石扉客喝彩

千钧棒 2018-10-13 浏览:
自由派公知为了达到改旗易帜的目的,不择手段,或者大规模造谣惑众,煽风点火,或者运用诡辩术,欺骗忽悠。因此,反驳自由派公知的文章是一项全民性的益智活动,对于必修课里面有逻辑课程的大学生尤其是这样,作为大学逻辑科目的作业,最好就是到网络上寻找自由派公知的文章进行剖析和反驳,这是学习课本内容和社会实践相结合的最好方式。下一步,还有谁会为赵思运来“正名”吗?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开篇先厘清两个概念:

公知,是“公共知识分子”的简称,本来是个中性词,因为具有公共知识分子特性的人会有不同的立场,比如既有自由派公知,也有与自由派的政治立场对立的公知,还有其他保持中立立场的中间派公知,由于美帝在中国册封了100名公知,所以之后公知的称呼基本上为自由派人士所专有。

再说说正名所谓的正名是指某些人或者某个群体被污名化以后,其他人为他们恢复名誉的行动。而作为能够为社会大多数人认可的正名,一般是由下面的主体作出,一是社会大多数人,二是处于中间派立场的第三方,三是政府或者权威部门,四是历史,也就是说历史证明他们是正确的。除了上述几种情况,任何普通个人都不可能做到为一个群体进行所谓的“正名”,尤其是当这个人本身就是这个群体的成员的情况下。而本身就是公知的赵思运要为公知“正名”,同样是公知的石扉客大声喝彩——终于有人站出来为公知正名了!

这是笑死人不偿命的节奏啊。

那么,所谓的“正名”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是最近浙江传媒学院文学院的开学典礼上,副院长赵思运做了演讲致辞,题目叫做《“公共知识分子”是一种稀缺的精神资源》。副院长在演讲中提到:近年来,“公共知识分子”被严重污名化,我们有必要为这个概念正本清源。“公共知识分子”的精确定义是具有学术背景和专业素质的知识者;是进言社会并参与公共事务的行动者;是具有批判精神和道义担当的理想者。现在恰恰是一种稀缺的精神资源。

赵思运在在演讲致辞中具体这样说——

笑死人!公知赵某某为公知“正名”,公知石扉客喝彩

【我呼吁——重建人文知识分子的“公共价值”信念。近年来,“公共知识分子”被严重污名化,我们有必要为这个概念正本清源。“公共知识分子”的精确定义是具有学术背景和专业素质的知识者;是进言社会并参与公共事务的行动者;是具有批判精神和道义担当的理想者。现在恰恰是一种稀缺的精神资源。社会责任是一种全民责任,它需要每个人来担当,没有任何人可以找理由选择沉默。有一段话说得很好:“把知道的真相告诉大家,是一种正义;把明白的常识告诉大家,是一种责任;把目睹的罪恶告诉大家,是一种良知;把了解的事实告诉大家,是一种道德;把听到的谎言告诉大家,是一种博爱;把亲历的苦难告诉大家,是一种告诫;把面临的风险和不幸告诉大家,是一种善念……”只有对国家民族满怀深沉挚爱的人,才会批评社会的阴暗面;只有怀揣光明的人,才会去发现和揭露生活中的龌龊;因为他们知道,这是一种责任,一种现代公民义不容辞的责任!】

那么,这位赵思运是何方神圣?

赵思运,男,1967年生,教授。1990年7月毕业于曲阜师范大学,文学学士;1999年12月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文学硕士;2005年7月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文艺学博士,2007.12-2012.5年东南大学艺术学博士后。2006年11月晋升教授。现为浙江传媒学院文学院副院长,浙江传媒学院茅盾研究中心主任。

看到这篇演讲后,公知石扉客如获至宝,感叹道:终于有人站出来为公知正名了!石扉客写文章补充道:网络上通常将公共知识分子简称为公知。我个人理解,中国语境里的公知有双重含义:上接东林以来的士大夫传统,壮怀激烈,家国情怀,臧否时局,月旦人物,在晋董狐笔,在齐太史简,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下承西风东渐以来的现代民主法治精神与公民意识,仗义执言,以笔为旗,开启民智,引领舆论,矫正国族,奉献国家。所以无论从哪方面看,公知一词都应当是褒义词汇。对一位教授或学者来说,给与他的最高褒奖,就是你是一位当之无愧的公知。

笑死人!公知赵某某为公知“正名”,公知石扉客喝彩

而这位浙江传媒学院副院长@赵思运 因为试图给“公知”“正名”被爱国网民逮了个正着。 虽然赵思运副院长很快清空了自己的一万多条微博。目前微博帐号也被销号了,但是,网络是有记忆的。

笑死人!公知赵某某为公知“正名”,公知石扉客喝彩

笑死人!公知赵某某为公知“正名”,公知石扉客喝彩

公知是被自由派玩坏了的一个概念,就像小姐本来是一个优雅的称呼,结果被风尘女子玩坏,专家本来是对具有学术专长的人士的尊称,结果被信口开河胡说八道的人玩坏一样。

不瞒各位,在下原来也是一名“公知粉”,当我逐渐发现某些以这个称呼为荣的人已经沦为境外某种势力在中国推动改旗易帜的别动队,并且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以后,本人加入了跟自由派公知作斗争的行列。

赵思运副院长忿忿不平地称,“公共知识分子”被严重污名化,并且准备振臂一呼,号召千千万万的人为公知正名,先别说他本身就是一名公知,他为公知正名就跟小姐为小姐正名,“专家”为“专家”正名一样没有说服力,更何况,自由派公知是“被污名”的吗?还是用自己的所作所为让这个名称慢慢变臭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千钧棒
千钧棒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