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毒丸”计划、制造“植入芯片”新闻、制造“干涉大选”事件:美国为何不择手段攻击中国?

李光满 2018-10-10 浏览:
从制造“毒丸”计划、制造“植入芯片”虚假新闻、制造“干涉美国大选”事件,到威胁将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名单,我们可以看到,现在的中美关系已经不是合作共赢时期,不是树欲静而风不止的状态,而是暴风雨已经来临,我们已经身处暴风雨之中,中美两个大国正面临着正面相撞的巨大风险,虽然我们希望这一刻晚一天到来,但我们一定要做好与美国正面相撞的准备,那一刻,将不仅仅是风云激荡,而会是地动山摇。

未来,美国可能与日本和欧盟达成含有“毒丸”计划的贸易协定吗?前不久美国已经与韩国达成了新的贸易协定,这份协定中并没有传出包含有“毒丸”计划的内容,这说明,这一“毒丸”计划并未成为美国与其它国家达成协定的前提,虽然日本、欧盟在知识产权等方面与美国有相同的立场,但要欧盟和日本不顾与中国之间庞大的贸易往来、不顾从与中国的贸易中获得了相当大的贸易顺差这种情况,让欧盟和日本在贸易上完全投靠美国,可以说相当困难,离开了中国市场,无论是欧盟还是日本和韩国都玩不下去,都会遭受惨重损失,投靠美国需要付出十分惨重的代价。从这方面说,美国的“毒丸”计划很难在与欧盟和日本的贸易谈判中复制。

然而我们必须注意的是,虽然美欧、美日之间可能不会有“毒丸”计划,但不排除,美欧、美日之间或者美欧日之间不会就某些议题联合起来对中国发难,特别是关于知识产权、国有企业、政府补贴等问题,由于美欧日都有着相同的产业结构,对中国都有相同的利益诉求,因此,三方在某些方面联起来一致对付中国是完全可能的,只是那将是另一种形式的“毒丸”,中国对此不得不防。

二是制造“植入芯片”虚假新闻敌视和诋毁中国。

虽然这条消息一出来就遭到了事件各当事方的否定,但现在看来,消息的真与假已经变得不重要,重要的是报道者达到了一个重要目的,那就是让美国政府意识到全球产业链都掌控在中国人手中,中国现在可能没有做这件事,但谁能保证以后不做这种事?

这篇报道的真正用意在于强调美国供应链安全问题,呼吁美国科技企业将供应链移出中国。而这一点又与特朗普政府倡导的重振美国制造业的策略不谋而合,这是一种先入为主的暗示性宣传洗脑,让美国政府和美国民众不自觉地产生要抵制中国产品、抵制中国制造、抵制中国的想法和行为。正如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哈塞特表示的:“如果我是一家公司,我现在就离中国远一点。他们的不端行为非常糟糕,这就是川普总统对他们采取强硬立场的原因。如果他们想成为这个现代全球经济的一部分,他们必须改变其行为方式。”

美国一份媒体的一句话点明了其实质:“哪怕中国现在没有侵害我们的电子产品供应链,他们迟早也会。”“当一个国家控制着一种产品的主要生产部分时,这就已经构成商业风险了;而当一个国家的政府还可以要求企业去分享知识产权的时候,这就更是国家安全级别的风险了。”

现在我们必须重新回头审视中兴事件,罗斯在谈到对中兴公司的制裁时称:“我们已经确定了这样一种模式:一家庞大的公有公司……改变了管理层、改变了董事会,并允许外国政府监管机构进行极端管制,我不认为你会在世界任何地方找到类似的事情。”“植入恶意芯片”这一虚假报道的真实目的就是要在美国民众、美国政府、美国媒体中形成某种模式,美国是要做到,如果能够像对中兴公司一样控制,就控制,如果不能像对中兴一样控制,就坚决抵制,如果不能抵制,就不择手段地攻击和毁灭。

三是制造“中国干涉美国大选”事件是为了嫁祸于中国,转移矛盾焦点。

现在离中期选举还有不到一个月,中美贸易战已经使特朗普的人气受到了一定的影响,“通俄门”又迟迟得不到解决,始终成为悬在特朗普头上的一把刀,为了淡化公众选民对“通俄门”事件的坏印象,特朗普主动制造了一个“中国干涉美国大选”的事件,将公众对“通俄门”的不满转向对中国干涉美国民主制度的不满。

美国的选举制度是美国人一直大吹特吹的民主制度的最重要体现。特朗普上任不久就遭遇“通俄门”事件,美国媒体和政客始终揪住特朗普不放,现在特朗普反其道而行之,将这一美国人最在意事件的矛头转向中国,指责中国人正在破坏美国的选举制度,让中国为其背锅,其心十分恶毒。我们要问的是,既然这种制度如此完美,如此流淌在美国人的血液里,那怎么可能受到其它国家干涉呢?如果美国人的思想和选择不是基于自己的体验和判断而是很容易受到国外某种势力的左右,美国制度还是一种好的制度吗?美国人还能选出代表美国人民的总统吗?这岂不成了悖论?

这里我们应该关注到美国媒体报道的另一消息,特朗普政府正计划针对中国发起一场大规模的“全行政”行动。这种反对中国的广泛立场,既会有言辞性的,也会有实质性的,并且将为“全行政”级别,包括白宫(由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高级官员领导)、财政部、商业部和国防部。“我们将不只是让俄罗斯成为反派人物,而是俄罗斯和中国。”政府官员将谴责中国在网络攻击、选举干涉和工业战争(例如,知识产权盗窃)方面的“恶意活动”。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出现了“中国干涉美国大选”和“植入恶意芯片”事件,出现了美国在美墨加贸易协定中安放的“毒丸”计划,应该说,这三个事件都是美国最近集中力量攻击中国计划的一部分,是美国对中国发动的全方位“超限战”的一部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李光满
李光满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