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文新:货币政策依然中性?

钮文新 2018-10-09 浏览:
正因为“上收第三方支付机构备付金”的作用,总体看这次“降准”基本还属于“中性操作”,而只是4500亿元“收短放长”的操作显得更加有效。但笔者观点是:央行逆周期操作力度过于温和,需要未来进一步持续加力。

钮文新:货币政策依然中性?

尽管“降准”后A股市场还是跌了,但股市下跌基本属于“国庆长假”期间港股重挫的连带效应,我们曾多次提示:A股的主战场不仅局限于A股自身,而众多香港上市的内资公司H股,尤其是A、H两地上市的公司,其A股价格极易受到H股价格影响。在国际市场风雨飘摇之际,香港作为几乎不设防的自由市场是否会再度变成任由金融大鳄蹂躏的游乐场?香港股市会不会变成恶意势力间接狙击A股市场的靶子?为什么美国副总统彭斯选择“国庆长假”期间对中国发表恶言?为什么摩根大通选择同样时点以中美贸易摩擦为由下调A股投资评级至“中性”?历史地看,香港股市主权特征极其淡漠,而决定其走势的是国际金融大鳄的嘴。

所以,我们必须高度关注A股境遇。或许,打压只是过程,而真实的目标在于“残酷打压之后的收购”。我们需要看懂:美国正在为美元霸权寻求更为坚实的“第二支点”,而这个支点很可能就是美国对全球实体经济的有效控制。如果这个判断成立,那中国必将是重点狙击对象,而所有贸易战、技术战、金融战都不过是过程中的手段,正所谓“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这和股市有什么关系?当然关系重大,因为股市中国优质实体经济股权集中的场所。

详尽论述美元霸权的“第二支点”问题需要较大篇幅,这里就不展开了。我们再把焦点拉回到此次“降准”,央行宣布:自2018年10月15日起,下调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其中,降准所释放的部分资金用于偿还10月15日到期的约4500亿元中期借贷便利(MLF),这部分MLF当日不再续做;除去此部分,降准还可再释放增量资金约7500亿元,与10月中下旬的税期形成对冲。

表面看,此次“降准”所释放的流动性大部分已经对冲,从总量上没有太大变化。但依据常识,这样的“对冲”绝非1:1的关系。

首先,以“降准”所释放的“无期限流动性置换1年或半年的MLF”,这本身属于“收短放长”的货币操作,理论上说,增加1元长期流动性供给,必将相应减少1元以上(比如2元、3元、甚至更多)的短期流动性需求。所以,坚持“收短放长”的货币操作,必将导致短期流动性的“更加充裕”,进而压低货币市场短期利率,并使之向资本市场成本传导,借以压低企业融资成本。

其次,对商业银行和中央银行之间的资金往来而言,准备金是最便宜的钱,MLF是最贵的钱,央行把这笔最便宜的钱还给商业金融机构,同时收回最贵的钱,这无疑大大降低了商业银行的负债成本,从而有利于引导商业银行降低贷款成本,是实体经济的流动性体验变得更加宽松一些。

第三,用“降准”释放的资金对冲“收税导致紧缩效应”是“以长久释放对冲暂时收缩”,因为财政收税之后是需要按计划花掉的,而绝不会变成长期趴在央行账户上的财政存款。所以,即使财政税收会导致市场暂时性的资金收缩,也不会对货币政策构成长期影响。

如果到此为止,我们不该将当下的货币政策理解为中性,这至少是中性偏宽的感觉。但我们注意到,有一个货币回笼的点,这次央行没说。如果不说,仅以上述表达根本不足以证明货币政策中性。那就是“央行上收的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备付金”,这个到底有多大资金量?从8月份的央行资产负债表看,大约7638亿元。这部分资金回笼央行通过“降准”对冲了过少?不知道,也许已经全额对冲了。但我的感觉是,央行实际已经适度考虑到“收短放长”之后,短期资金需求的减少对市场影响。也就是说,在以“降准”释放长期流动性对冲或置换第三方支付机构备付金(长期流动性)时,并未全额对冲,而是刻意体现了些许的净回笼。

正因为“上收第三方支付机构备付金”的作用,总体看这次“降准”基本还属于“中性操作”,而只是4500亿元“收短放长”的操作显得更加有效。但笔者观点是:央行逆周期操作力度过于温和,需要未来进一步持续加力。

【钮文新,察网专栏学者,证券资讯频道执行总编辑兼首席新闻评论员。本文原载“作者微博”。】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钮文新
钮文新
CCTV证券资讯频道执行总编辑兼首席新闻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