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范冰冰的确“不该”坐牢,但是更应该先搞清楚这一点……

鹿野 2018-10-05 浏览:
我们必须要从范冰冰案中搞清楚:社会主义公有制才是真正的先进生产力的代表,允许私营经济存在和发展只是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生产力水平不高的情况下不得已而为之的必要措施,最高理想还是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当中所指出的那样要消灭私有制。我们绝不能改变公有制的主体地位,更不能颠倒黑白,把西方特别是美英那一套资本主义体制说成是先进的东西。

而纽约市长所作出的“强硬”表态也仅仅是表示,如果要是事件属实的话,会要求特朗普补交税款。言下之意,也就是其连罚款都不用交,更不要说什么判刑的事儿了。但是笔者估计,最后的结果十有八九是特朗普连税款也不用补交,拖个十年二十年之后,老百姓把这件事儿都忘了,也就自然而然的不了了之了。

也不光是偷逃税款这种经济犯罪是这样的,包括渎职罪等等其他的高层犯罪在西方国家,特别是资本主义发展最为充分的英美两国也几乎是形同虚设,相关责任人很少受到处罚。一个典型的例子是,英国七八十年代发生的导致数千人死亡的血液污染案一直拖了近40年之后,到前几天才开始调查:

【英国议会早先一份报告显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大约5000名英国血友病患者感染艾滋病或丙肝,其中超过2400人死亡。除血友病,许多其他血液疾病患者同样受害,感染总人数可能达2.5万。
《卫报》报道,时任政府和医疗机构甚至涉嫌销毁关键文件、篡改病患医疗记录,试图隐瞒真相。
三十多年来,一些受害者和民间维权机构发起独立调查,但调查结果不被官方承认;政府方面不做正面回应;没有任何机构承认失责。绝大多数受害者及家属没有获得任何赔偿。
迫于民间压力和各主要政党党魁联名请愿,首相特雷莎·梅去年7月同意启动全面调查。调查今年5月正式开始,由前最高法院法官布赖恩·兰斯塔夫牵头。
英国致命血液污染案受害者曾达5000人 这份调查迟到了40年 | 北晚新视觉
http://www.takefoto.cn/viewnews-1583473.html】

笔者相信,受害者如果要是想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从调查到起诉,一审二审什么的加到一起,至少还得再拖上十几年。到那时候相关责任人早都死光了,当然也就谈不上受到什么惩处了。

这种事情如果要是在中国发生,老百姓恐怕会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在美国和英国这两个资本主义最为发达的西方国家里,老百姓却早就对这种事情习以为常了。全社会普遍把这种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公平”——也就是对广大劳动者最大的不公平——当成了“普世价值”。这就是美英为代表的西方国家“法制高度健全”的真相。

当然,诸如法国和日本这样在西方国家当中处于相对边缘地位的,高层受到的惩处的确稍微多一点。至于韩国这种二战之后才崛起的资本主义暴发户,干脆就是“总统无一善终”。但这并不是这些国家的法制要比美英健全,仅仅是这些国家资本的统治力不如美英那么稳固罢了。

让我们把视线再转回到中国吧,最近不少人纷纷攻击中国历史上的公私合营,但其实这也是在当时的无奈之举。

在新中国刚刚成立的时候,中国的主要领导人都是认为应该让民族资本主义再发展一个时期的,但是没有几年的时间,在“五反”运动里便查出,所有的大型资本主义工商企业全部存在违法犯罪的问题。因此,毛泽东主席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不得不视这些资本家们在历史上的政治表现,适当从宽处理:

【在对上海72家较大的工商户定案处理的时候.遇到了一个问题:如果都定为违法户,就谈不到继续同他们合作,党对民族资产阶级的又团结又斗争的政策也有在很大程度上落空的危险。我和陈毅同志商量后认为,可视他们的政治表现.适当从宽处理。有一件事值得提一提,就是荣毅仁先生家当时是上海最大的民族工商户。在“五反”中也发现了一些问题,应该划到哪一类?我和陈毅同志反复商量过。陈毅同志说,还是定为基本守法户好。我同意他的意见,并报告周总理,周总理又转报毛主席。毛主席说,何必那么小气!再大方一点,划成完全守法户。这个“标兵”一树,在上海以至全国各大城市产生了很大影响。
薄一波著,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 修订本 上卷,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7.12,第179页】

但是,追逐利润而不惜违法犯罪是资本的天性,总这样每过几年搞一次“赦免原罪”也不是个事儿。包括资本家们自己也知道这一点。于是,荣毅仁等人在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公私合营当中积极配合,中国相关的违法犯罪问题也就从根本上解决了。

单单以影视行业来说,很多人称赞秦怡为代表的老一辈艺人“德艺双馨”。其实,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现象固然和他们的个人操守有关,但是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在80年代以前影视行业实行的是公有制,他们就算想像范冰冰这样也没有机会。到八九十年代的时候,资本追逐利润的法则逐渐渗透到影视行业,于是便出现了毛阿敏、刘晓庆等人违法犯罪的一系列案件。进入新世纪以后,影视行业逐步全面转入私人资本手中,范冰冰这种涉案金额惊人的案件也就自然而然的产生了。这一切说到底还是社会大环境的产物。

笔者之所以回顾上述历史事实,当然不是说今天就要立即消灭私营经济,而是说我们必须要从范冰冰案中搞清楚:社会主义公有制才是真正的先进生产力的代表,允许私营经济存在和发展只是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生产力水平不高的情况下不得已而为之的必要措施,最高理想还是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当中所指出的那样要消灭私有制。我们绝不能改变公有制的主体地位,更不能颠倒黑白,把西方特别是美英那一套资本主义体制说成是先进的东西。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