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企抓党建300多万“书记”从哪来?大量从工人党员中选拔“书记”应当仁不让!

辽宁王忠新 2018-09-28 浏览:
《2017年中国共产党党内统计公报》显示,在近300余万个非公有制规模以上企业中,已有187.7万个建立了中共的基层党组织,还剩100多万个非公规上企业准备建党。那么,这已建立的党组织中,那200来万个“书记”从何而来?1.私企老板直接担任。2.私企合资人担任。3.血缘亲属担任。4.私企高管担任。5.公开向社会招聘。6.由组织门“外派”。现在中共有450多万个基层党组织,这应该包括200来万在非公企业建立的党组织,如果再在非公规上企业建立100多万基层党组织,这将是个多惊人的数字和占比。所以,非公企业如何抓党建,绝对事关重大,非公企业抓党建如何选拔“书记”,绝对非同小可,庙堂之上当三思!

私企抓党建300多万“书记”从哪来?大量从工人党员中选拔“书记”应当仁不让!

抓党建,选拔“书记”至关重要。那么,在300多万规模以上非公企业抓党建,这300多万“书记”从何而来?从“长生疫苗案件”和“三鹿假奶粉事件”来看,由私营企业老板当“书记”,应该是前车已覆后车当鉴!而大量从工人党员中选拔“书记”,应该登堂入户!

一、非公企业的“书记”从何而来?

《2017年中国共产党党内统计公报》显示,在近300余万个非公有制规模以上企业中,已有187.7万个建立了中共的基层党组织,还剩100多万个非公规上企业准备建党。那么,这已建立的党组织中,那200来万个“书记”从何而来?

1.私企老板直接担任。私企的董事长中“一把手”本身是中共党员的,很多都亲自出任书记职务。比如,长春长生实际控股人、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党委书记,就由高俊芳“一脚踢”。“三鹿”董事长、党委书记皆由田文华“一肩挑”。美的集团实际控制人何享健,曾任美的集团党委书记。红豆集团董事长周海江,不仅是企业的党委书记,还是中共的十九大代表。

私企抓党建300多万“书记”从哪来?大量从工人党员中选拔“书记”应当仁不让!

2.私企合资人担任。私企董事长不是中共党员的,而共同出资的合资人中有中共党员的,由合资人担任。如,2015年6月,小米公司党委成立大会上,因小米公司的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雷军,并不是中共党员,所以,该公司联合创始人、副总裁刘德,就成为中共小米公司首任党委书记。

3.血缘亲属担任。通常很多私企都是家族式企业,也都家族性的在企业供职,很多企业的党组织书记,则由私企董事长在企业供职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老婆等血缘亲属担任“书记”。这样的情况,不胜枚举,还很普遍。

4.私企高管担任。在民营企业的党委(总支、支部)书记,也有由公司内部中高层管理人员出任,名曰“一岗双责”。如,传化集团董事长非党不能任书记,就由副总裁陈捷任集团党委书记;作为连续多年跻身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前50位的红星美凯龙集团,其集团董事长没有任“书记”,而高管蒋小忠,从当副总裁就担任党委书记,一直到当到总裁仍为书记。

5.公开向社会招聘。温州为加强私企党建,连续组织向全国招聘“书记”,被简称:海选“红色CEO”(一种高级行政职务名称)。第二次海选有企业开出30万的高薪。而万丰奥特控股集团公司向全省公开招聘党委副书记1名,下属子公司党支部书记2名,年薪更高达20万到40万,并分一套120平方米的房子。从温州上市公司2009年的年报看,浙江正泰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职工监事、党委书记林可夫的2009年薪,就早已达到30万元。

私企抓党建300多万“书记”从哪来?大量从工人党员中选拔“书记”应当仁不让!

6.由组织门“外派”。苏宁集团拥有全国最大的民营企业党组织,集团的党委书记却是南京市委组织部派到苏宁集团的吴承庆担任,“书记”享受公司副总待遇。中外合资民企南京联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由南京市原副市长、市人大常委会一位副主任退休后,经批准担任该公司首任党委书记。在浙江各级政府部门协调下,由组织部门将1078名干部派到民企专职担任“书记”,其中,绍兴市派驻私企“书记”的条件:“年龄到杠退职未退休的副局级以上领导干部”和“较优秀的年轻干部”。

虽然,还有温州忠义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姜忠义,不仅是自己企业的党委书记,还出人意料的被派到新成立的强强集团党委担任党委书记等情况,但归纳起来私企党建选拔的“书记”来路,基本就是上述六条。

二、如此选拔“书记”可否妥当?

私企抓党建,由这样6种来路的“书记”,应该说,这里有很大值得商榷的空间。

1.“书记”咋能是“人格化资本”?作为第一和第二种的“书记”来源,无论作为私企老板本身,还是私企合资人,他们直接担任“书记”的一个共性之处,都是“人格化的资本”当“书记”。马克思明确指出:资本家是人格化的资本,可资本家穿上“书记”的“马甲”,就能改变资本的本性?就能改变资本的贪婪?就能改变资本的驱动?

从“长生疫苗案件”和“三鹿假奶粉事件”来看,由私企老板当“书记”,往往是先被资本将党组织改造成了,或“喝凉水拿筷子—摆设”,或成看家护院的“家丁”,甚至成为资本家压榨劳动力而服务的一种管理机构。以致甭说发挥什么先锋、堡垒作用,就连对如此丧尽天良的犯罪性造假,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辽宁王忠新
辽宁王忠新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