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单纯给大学生加压合适么?——对中科院大学“给学生零分”的思考

鹿野 2018-09-22 浏览:
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来看,学生与教师和学校在教育中的地位是不对等的。即使单纯要想改变现在很多大学教育质量不高的情况,也应该更多的从学校和教师入手。像如果要是把大学的教学和考试分割开来,由国家对高校的骨干课程实行统一考试,规定学生通不过统一考试的比例达到一定程度要问责相关学校的领导,某门课通不过的人数较多要清退授课教师,那么学校和教师肯定就会加强授课质量,大学的教学质量自然就提高了。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由于近年来高校学生就业形势越来越严峻等原因,最近一段时间越来越多的媒体强调大学应该“宽进严出”,通过强化教师的权威和学校对于教学的管理来提高教育质量。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这两天中国科学院大学副教授苏湛“火了”,起因是他用文言文写了一封成绩公告。苏教授在公告中写道:“凡今抄袭者,一经查实,不问考勤,皆黜落。”而他“黜落”的方式是,给22位选修课《科幻文学与影视创作》期末作业涉嫌抄袭的学生直接打了0分。不少媒体纷纷以及网友“点赞”,表示“早该这样了”。

应该说,当下高等教育质量和就业形势确实令人堪忧,是该用一些改革解决这些问题。可问题是,仅仅靠这种一刀切式的,给大学生们“打零分”、“挂科”以增大压力的做法,就能够解决相关问题吗?大学的课程设置质量是不是也应该提高一下,教学的方式是不是也有待改善?笔者在这里仅仅以中科院大学“给学生零分”这一热点事件为例简单分析一下当前教育所存在的问题,仅供朋友们参考。

一、课程设置应该符合学科规律

笔者个人认为,教育质量的好坏首先在于学校课程设置的本身是否合理。如果要是学校课程本身设置就不合理的话,那么学生再努力学习也是不大可能有良好效果的。

而在这几天被热捧的大学老师给学生零分事件当中,据笔者了解《科幻文学与影视创作》这门儿选修课主要是讲科幻文学方面的一些写作知识,重点讲一些写作技巧以及文本分析的案例。这类课没有让学生深入了解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实践,没有指导学生观察、体验、了解社会生活,全靠学生自己脑补和感受。然后考察的方法又是让学生自己写一篇科幻小说,其实就是让学生用纯技巧去凭空编造。虽然这样的考察初衷是理论结合实践,但是违背了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和创作规律,某种程度上是难为学生做无米之炊。

这么说并不是为抄袭的学生开脱,而是说不解决其根源只是生硬的惩罚,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的。大学生的抄袭固然是不诚实的学风问题,但也是教育考察和课程设置的问题,当然也有更复杂的社会原因导致学风浮躁等等。我们不展开来谈一般情况,就文艺创作课程来讲,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认为,从事文艺创作固然可以有一些写作知识来作为辅助,但是最重要的还是来源于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实践。如果要是不去了解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实践,单纯靠一点儿写作知识就认为自己可以从事文艺创作,则是最为荒唐不过的事了。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所指出的:

【文艺工作者要想有成就,就必须自觉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欢乐着人民的欢乐,忧患着人民的忧患,做人民的孺子牛。对人民,要爱得真挚、爱得彻底、爱得持久,就要深深懂得人民是历史创造者的道理,深入群众、深入生活,诚心诚意做人民的小学生。艺术可以放飞想象的翅膀,但一定要脚踩坚实的大地。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

有的朋友可能会说,科幻小说可以没有生活实践。但其实科幻只不过是一种艺术手法,其根基仍然是人民的现实生活。因此,包括采用科幻等浪漫主义手法的文艺创作,同样离不开对于人民群众生活实践的感悟。之所以马克思主义者认为采用科幻手法创作的扎米亚京的《我们》和奥威尔的《1984》没有任何艺术价值可言,就是因为其脱离了人民与生活,仅仅限于个别知识分子的臆想。就像高尔基所指出的,扎米亚京的小说想表达自己的愤怒,但其实只不过像嫁不出去的老处女在自我发泄一样,只会让广大旁观者感到恶心。

因此,文艺创作课程应该像延安的“鲁艺”一样有安排深入群众进行生活体验的内容,而不是弄个单单空谈理论的选修课。在没有让学生进行任何生活体验,仅仅讲了一点儿写作知识的情况下,直接就让学生进行科幻小说的创作,本身这种课程设置就有很大的不合理性。这种课程很难产生高质量的文艺作品,最终结果也只不过是浪费了教师和学生双方的时间而已。

二、教师教学应该符合教育规律

另一方面,教育质量的好坏也在于教师的教学状况。而在这一文艺创作课程中,相关老师也要提升教学水平以适应此种课程教育规律的。

比如说,在强调自己要给学生零分的那个声明里面,苏湛就写道:“子曰: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又或曰:不责奸佞,何以酬忠义?成绩者,国之公器,人才之所系,湛不敢自专,故延请校外专家共阅诸君奇文以勘贤愚。视今诸生,有长于言辞,妙笔生花者,擢于上等以褒其能;有讷言敏行,藏秀于心者,诸师虽秉笔直判,亦皆予合格,以慰其劳。人各有能,不可强求,但诚实勤勉,皆我赤子。惟抄袭剽窃、沐猴而冠之丑行,诸恶之首,天下所共诛,必不容也。”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