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盛水泽流远,“裙带衣食”继世长 ——金瓶世界中的“人性”与“女性”话题

宪之 2018-09-21 浏览:
现实的“金瓶”审美话语,基本以人性论作为坐标。“娶妻当如潘金莲,嫁人要嫁西门庆”的现实,早已将“新启蒙”和“大写的人”置于尴尬境地,金学界对此不应熟视无睹。“金瓶”盛水泽流远,“裙带衣食”继世长,金钱桎梏下的“人性”依然是“奴性”。“失节事小,饿死事大”固然荒谬,强调王六儿式的“自在玩耍”,渲染潘金莲们也获得了“女性欲望”的满足,给被侮辱损害者打造出卖淫与嫖娼是“双赢”的心态,更为可怕。

电影不厌其烦地渲染洋老板的怪癖和对下属要求的严苛。他的指令,只说一遍,不许再问,说一不二,不容置疑。他有洁癖,接触过钥匙后手一伸,下属就得立马拿酒精给予消毒。他收藏各式昂贵杯子数以百计,不同饮料各有专用,不许一点差错,下属必须“像记像自己的生日和生理期”一样牢记。这比凤姐和西门庆还难侍候的主子,一个月后,林萧已经完全适应,可以自得地标榜:“即使叫我现在给他搞一颗俄罗斯的核弹过来,我也能风雨不惊地转身走出办公室,第二天通过快递放到他的办公桌上。”林萧因为咳嗽打坏一只杯子,就像闯了一场大祸,她倾其所有再加上男友赞助,按地址和编号买上一只一模一样的赔补,这才了结。

它不禁使人想起《金瓶梅》中的庞春梅做了守备奶奶后折磨孙雪娥的场面,古今中外文学中不乏这类故事。

匪夷所思的是,这一切到《小时代》都变成了美和酷,变成了令人仰视的风度和现代管理风范,变成了下属的折服和倾倒。赔过杯子后,洋老板出乎意外给予报销并随机赏赐一件高档饰物,更让林萧感激不尽,久久仰视不已。于是,怪癖老板“远离了平日里呼风唤雨的高傲外壳”,变成“轻轻地发着光辉”“宇宙里遥远而又孤独的星球”了。

庞春梅心态,宋惠莲心态,袭人、麝月心态。

这一倾向连西方媒体都感到惊诧。美国《大西洋月刊》网站2013年7月16日以“《小时代》对中国女性而言是严重倒退”为题发表文章,称“被《小时代》的低俗惊呆”。称:“女性在这部电影中并非能掌握自身的命运,而是作为男性的陪衬、胜利之后的战利品、炫耀的花瓶以及全知全能的神所操纵的木偶。”认为“女性角色作为牺牲品而社会地位不断下降,沦为男权社会的附庸”。

《小时代》折射出的,是社会资本的话语霸权,是它对社会心理的成功驯化。

与《红楼梦》迥然不同,《小时代》的叙事是站在老板和男性立场美化资本专制和金钱纪律,给金钱无所不在的统治戴上诗意的花环。

它张扬的所谓现代意识,依然是不折不扣的奴性意识。

土豪和洋豪面前,双重的。

“干得好不如嫁得好”,“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宁当小三,不嫁穷汉”,“现在是商品社会,每个人都在为自己利益打拼。如果女人只剩下身体可赌明天,那又何必犹豫!”

比金瓶世界许多警句名言高不到哪里去:

【庞春梅讲得最经典:“各人裙带上的衣食,怎么料得定!”
李瓶儿保姆的话是诠释:“你若与他凹上了,愁没吃的,穿的,使的,用的!”
宋惠莲骂孙雪娥的话最出彩:“我是奴才淫妇,你是奴才小妇。我养汉养主子,强如你养奴才!”
最先锋的是王六儿:“自古有天理,到没饭吃哩!他占用着老娘,使他这几两银子,不差什么!”】

妇女解放的程度是任何社会中人类普遍解放的天然尺度,女性的彻底解放必须伴随着人类的全面解放才能实现。只有全体社会成员,包括男性和女性在内,对社会生产资料享有完全平等的权利,从而,他们在劳动和分配方面的权利也实现完全平等的时候,自来存在的一部分人支配另一部分人命运的经济基础得以彻底改变,那个时候,妇女解放的时代才能真正到来。

2015年7月于二知书屋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宪之
宪之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