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极不寻常的“政治正确”,意在搞垮国企

尹国明 2018-09-18 浏览:
中国的一些经济学家,只要国企退出,不接受国进私退。当一批私企效率和活力在裸泳时,这些学者不是反思私企自身的体制性问题,而是怪国企趁人之危了。北大教授姚洋认为,“如果搞混改的目的是让国企去把民营企业给吃掉,特别是在民企最困难的时候,那国企就是趁虚而入。这不是搞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初衷,国企应该手下留情”。

中国的自由派学者,一方面想方设法淡化社会主义和公有制经济的关系,另一方面,却在强化他们的民主宪政与私有制经济的关系。他们在劝导中国决策层不要拘泥公有制经济比重问题的同时,自己却对私有制经济的比重非常看重,高度警惕任何不利于私有经济比重扩大的观点和主张。一有质疑私有经济的风吹草动,就立即行动进行灭火,表现出高度的自觉,把国进私退视为洪水猛兽的就是这些人。

今天中国经济的突出问题不是私有经济比重不够高,发展的不够充分,根据一些支持私有经济的文章提供的数据,今天的中国经济,公有经济的比重已经小于非公有制经济。比如最近为私有经济发展积极呼吁的文章提供了几个数据:现在的私有经济创造了中国60%的国内生产总值,贡献了超过50%的财政税收,给中国提供了80%以上的就业岗位和90%的新增就业岗位。

至少从经济比重上来看,私有经济已经不是补充地位了。

私有资本有一个问题,相比较国家利益、人民利益和社会共同利益,资本家更关注企业利润。就资本的本性而言,资本是没有祖国的。哪里有更高的利润,资本就流向哪里,不管这个流向对国家和人民是否有害。如果中国放开外汇管制,只要资本形成人民币的贬值预期,中国的资本会大量的涌出国门,而不会顾忌此举会不会耗光外汇储备,哪怕给中国金融和经济体系带来灭顶之灾。资本家作为资本的人格化,只关心能否有可观利润。为了利润,资本不惜铤而走险,不惜挑战一切道德底线。“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绞首的危险”。时代在变,资本的组织形式在变,但是资本的本性没有改变。无论是组织生产还是提供服务,目标只有一个:利润。这就是私营资本的局限性。

私营资本的这一本性,也会通过资本化的媒体,反映在意识形态上。中国舆论场对国家利益的否定,对爱国主义的嘲笑,正是反映了资本的这一本性要求。资本需要打破国界的限制,打破一切行业的壁垒,自由自在的奔涌向有更高利润的国家和行业。

连一百多年前的孙中山都看清楚私有资本的局限性,大骂资本家“无良心”,“以压制平民为本分”,“对于人民之痛苦,全然不负责任”。并由此对建立在这种经济体制上的英美立宪是“富人享之,贫者无与焉”。孙中山对资本的思想体现在1924年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宣言中:“近世各国所谓民权制度,往往为资产阶级所专有,适成为压迫平民之工具。若国民党之民权主义,则为一般平民所共有,非少数者所得而私也。”所以孙中山提出节制资本的思想。

克服资本的本性,靠资本的自律是不可能的,只能靠强大的力量对私营资本进行引导,对资本的消极因素加以限制。这个引导,不能光靠政府的力量,还需要国有经济具有强大的控制力和主导作用。否则,政府很容易被资本引导。

中国的自由派力量,辛苦多年,建立起“批判国企,批评国企效率似乎成了所谓的政治正确”,而私企不容许批判。

警惕极不寻常的“政治正确”,意在搞垮国企

只允许批判国企,不允许批评私企。国企出现问题,就可以质疑国有企业存在的合理性,问题就可以被不断拔高,无限放大,就要求国企退出。私企出了问题,不允许质疑私有经济的合理性,更不能说私企退出。

这就是现在的舆论生态。

在中国还自称是社会主义国家,在宪法还规定了以公有制经济为主体的基本经济制度,中国的主流媒体已经容不下对民营经济的批判和质疑。

2018年3月27日,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成员、国家发改委宏观研究院副院长马晓河公开建议:“在国企改革中,国企应从一般竞争性领域退让,如建筑、金融、交通、房地产、汽车、商贸、烟草、传媒等领域,并且应该退足、退够。”当时这些官媒都不发一言,既无愤怒,也不惊诧。

这才是鲜明的立场,坚定的态度。

有一个网友看的很清楚:最近一篇文章,终于引发了对近几年国进民退的大批判,这种声音这几年可曾听过!普遍的不满终于找到一个等待已久的机会,借批判某篇文章之名,行批判近几年政策之实。已经取得话语权优势的自由派,认为政府的一些政策,让私有经济失去了竞争力,面临着生存问题,产生了国进民退的现象。

这些政策包括政府提高环保标准,严格执行环保政策。

政府改革社保征收体系,由税务机关负责社保费用的征管,被这些媒体和专业认为会威胁到私有经济的生存。

提高环保排污标准,严格社保费用征管,并没有打造两套不同的标准,并让其中一套对私营企业更为苛刻。只是严格监管,导致私营企业不再享受相比国企的特殊待遇而已。

让国企和私企在同样的环保政策和社保政策下平等竞争,就会被这些人说成是限制私营企业的发展,是在打压私企。

私营企业不容批评的“政治正确”是否正确?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尹国明
尹国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