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后,如何评价国民党

胡懋仁 2018-09-15 浏览:
至少从目前看,国民党对于国家的统一,态度是消极的,骨子里是抵制的。那么在可以看到的未来,这样的状况不会有根本性的改变。所以,在国家真的实现统一之后,对于国民党的作用也要实事求是地予以评价。不宜过高抬高国民党的作用,更不能因为统一,而对国民党历史上的不光彩行为一笔抹煞。

统一后,如何评价国民党

将来,台湾回归祖国之后,而且在这个统一过程中,假设现在的国民党也是做了一点事的,那么统一后的中国如何评价历史上的国民党?

当然,如果祖国统一了,国民党可能还会继续存在,至少指着人家的鼻子来骂人家,肯定不太合适。但这是不是就要把国民党反动派在中国革命历史上的反动行为、屠杀行为、卖国行为也在我们的历史教科书中一笔抹杀了呢?这事还真不好说。也就是说,将来发生这样的事情不是完全不可能的。

今天是抗日战争胜利七十三周年。而微信里流传的一些帖子,满篇都是在歌颂国军将士,对于共产党所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东北抗联和东江纵队的抗日斗争几乎只字未提。这种情况是不正常的。可以肯定地说,就是有那么一些人,在利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的日子里,有意为国民党歌功颂德,有意在抹杀共产党人在抗日战争中的中流砥柱的作用。如果这样的状态继续下去,那真有可能在台湾回归祖国之后,我们的历史教科书是不是只能说国民党的好话,而完全没有对国民党反动行为的批判?

统一后,如何评价国民党

人们都说,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但是现在任意打扮历史的事情几乎层出不穷。猖狂的历史虚无主义者天天都在做这样的事。那么将来祖国统一了,为国民党在历史上的各种倒行逆施是不是也要涂脂抹粉,也要文过饰非,这是现在的我们非常担心的一件事。

国民党除了在某个很短暂的时候,还有那么一点革命的气息之外,绝大多数时间都是代表着帝国主义的利益,代表中国大资产阶级和买办阶层的利益,代表中国地主阶级的利益。他们在绝大多数时间是站在人民的对立面的。中国共产党人领导中国人民进行推翻三座大山的革命斗争,除了在抗日战争期间之外,其他最主要的时间都是在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殊死的、艰苦卓绝的斗争。中国共产党人不畏流血牺牲,而这些英勇的流血牺牲,绝大多数也是国民党反动派所造成的。而国民党反动派的代表就是蒋介石,这是任何人也否定不了的。

国民党有没有不是反动派的派别?曾经有过。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像廖仲恺这样的国民党人就是国民党的左派代表,国民党内这样的派别并不是反动派。但是廖仲恺被国民党右派暗杀了。这个国民党右派就是国民党的反动派,而这个反动派背后的总头子就是蒋介石。

蒋介石对中国革命、对中国人民、对中国共产党人是犯下了滔天大罪的,是不可饶恕的。在1927年蒋介石叛变革命后,屠杀了数以万计的共产党人与革命群众,在土地革命时期,多次向根据地进行所谓围剿,屠杀了根据地里的很多群众。在抗日战争期间,他还先后掀起三次反共高潮,屠杀了包括新四军几千人在内的共产党人。解放战争期间,蒋介石被宣布为第一号战犯,是有根据的。他不顾人民在抗战胜利后要求和平,要求民主的愿望,悍然反动内战,继续屠杀人民。这样的国民党在中国革命进程中,起过什么积极的作用?

蒋介石之后的蒋经国,基本继承了蒋介石的衣钵。白色恐怖依然在台湾盛行。他的所谓建设台湾,不过是继续要建设所谓反共基地。他虽然可能是无意的,但毕竟是经过他的手,扶持起了今天的台独势力。他对祖国的统一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反共是他唯一的目标。

统一后,如何评价国民党

后来的国民党基于旧宪法的制约,不敢否定“一个中国”,但是从九二共识被接受的一开始,他们总要强调所谓“一中各表”。这从实质上,是抗拒统一,是对一个中国意识的曲解。国民党一直在秉持着偏安的心理。在蒋经国之后的国民党,李登辉是铁了心要搞台独的。马英九说什么“不统不独不武”,只有一个洪秀柱还像点样,只是她迅速被国民党严重边缘化了。后来的朱立伦、吴敦义也基本继承了马英九的思路,没有任何改变和长进。他们除了在字面上认可“九二共识”之外,对于国家的统一进程几乎没有做任何积极主动的推动工作。他们幻想偏安,而偏安就是抗拒统一。

至少从目前看,国民党对于国家的统一,态度是消极的,骨子里是抵制的。那么在可以看到的未来,这样的状况不会有根本性的改变。所以,在国家真的实现统一之后,对于国民党的作用也要实事求是地予以评价。不宜过高抬高国民党的作用,更不能因为统一,而对国民党历史上的不光彩行为一笔抹煞。

我们是历史唯物主义者,不能因任何好恶而篡改历史。或许,在国家统一之后,我们会掌握更多的关于国民党的历史档案资料,这对我们充实历史教科书可能会有益处。但这不能改变历史对国民党的基本定论。如果在统一后,国民党还想搞什么小动作,那么该取缔也是要坚决取缔的。

如果为了迁就国民党人的所谓情感,而改变历史,那我们就是历史的罪人,我们这样做既对不起人民,也对不起牺牲品革命先烈。这样的蠢事一定不能做。虽然现在距离国家的统一到底还有多长时间,我们无法准确预测。但这总会有实现统一的一天。只是真的这一天来到的时候,我们最需要告慰无数革命先烈,告慰老一代的无产阶级革命家。这是我们这一代人或者我们下一代人要做的第一位重要的事情。

【胡懋仁,察网专栏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北航老胡之闲话”。】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胡懋仁
胡懋仁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