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景胜:再有衡东血案警察能否当场击毙犯罪嫌疑人?

吕景胜 2018-09-14 浏览:
现场警察有临机处置权,现场是否危急只能由现场警察判断。对现场危险性的判断只要当时警察的判断是合理和有根据的,警察就可以、就应该出手,且事后无责。现场警察处置权、处置过程、处置手段的精髓就是迅速果断、精准高效。传统法学理念需要与时俱进,在血淋淋的现实中反观警察危急现场执法处置中的人权保护和限制公权力这两种说法急需质疑、澄清及合理阐释。舆论对警察使用武器应给予更多专业性、法制性解读。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吕景胜:再有衡东血案警察能否当场击毙犯罪嫌疑人?

9月12日晚,湖南衡东县发生驾车伤人恶性案件。截止9月13日上午10点,已造成11人死亡,44人继续住院治疗。该案社会影响巨大而恶劣。有必要反思一个问题,如警察在衡东血案现场或将来再发生类似案例,警察能否当场击毙正在实施暴力作案的嫌犯?

大家可能会说,当然能。《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第九条规定,人民警察判明有下列暴力犯罪行为的紧急情形之一,经警告无效的,可以使用武器,其中就包括对驾驶车、船等机动交通工具,故意危害公共安全,实施凶杀、劫持人质危及公民生命安全的暴力犯罪行为。

该条例还规定了以下两种特殊情况:

1、如现场危急来不及警告或者警告后可能导致更为严重危害后果的,警察可以直接使用武器。

2、如果犯罪分子处于群众聚集的场所或者存放大量易燃、易爆、剧毒、放射性等危险物品的场所的一般情况不得使用武器。但上述场合如果不使用武器予以制止,将发生更为严重危害后果的除外。

虽然法律给警察上述法定权力,但实践中警察现场执法实施应急强制手段使用武器时能否毫不犹豫果断出手,在最危机时刻勇敢出枪击毙歹徒?笔者认为未必,考虑近年我国警察执法现状及法学界、舆论场对警察执法及用枪的传统学术思维和评头论足,强大舆论场对警察现场临机处置死亡后果社会影响的巨大压力,不解决好以下几个问题的认识,警察现场不会放开手脚大胆执法、大胆使用武器,警察会担忧处置后果如击毙嫌犯遭社会舆论炒作会不会影响自己职业生存和发展。对此,笔者提出以下几点分析。

一、现场警察畏手畏脚犹豫不决将酿成惨案,后果尤甚,教训惨痛。2017年1月19日,澳洲墨尔本闹市区发生惨案:一瘾君子劫持女友后驾车乱撞,导致5人死亡37人受伤,死者中包括一名3个月大的婴儿。惨案发生后,当地媒体广泛质疑:墨尔本警方为什么如此无能、无所作为?因为该瘾君子驾车在大街上撞人持续5个小时,警方竟然不能用警车拦截或将嫌犯击毙。因为十几年前,墨尔本南部地区发生过一起几乎一模一样的案例,也是一名瘾君子毒瘾发作在街区驾车乱撞。当年当地警方迅速、果断出手,直接把正在实施危害行为的瘾君子当场击毙,没有任何市民在这次事件中受伤。

这本来是一件该表扬的案例,却不曾想当年澳洲媒体及民众与今天中国某些媒体和键盘侠一样指责警察过度执法:不该击毙嫌犯,他也就是毒瘾发作,本不是坏蛋,警察应该用车辆来逼停他等等具有道德感的清新言论居多。社会舆论同情驾车撞人的瘾君子,导致当时参与行动的4名特警接受了长时间的调查。虽然最后没有被开除解雇,但直接影响了4人的职业生涯。于是澳洲警察在舆论“引导”下变得聪明而缩手缩脚。

所以2017年1月19日,当瘾君子连续开车撞人的时候,跟在后面的澳洲警察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连续7次向上级请示可否开车追击拦截,7次被上级否决。而且现场警察不是申请开枪射击,仅仅是申请开车拦截也被否决了,如此酿成了震惊世界的惨案。

吕景胜:再有衡东血案警察能否当场击毙犯罪嫌疑人?

二、现场警察有临机处置权,现场是否危急只能由现场警察判断,有合理理由支撑警察现场对危急性的判断,警察就应该果断出枪击毙歹徒。警察现场执法权、现场处置行为及措施应有一定主动性、机动性、灵活性,即临机应变,现场警察拥有一定现场裁量权。因为:

第一、由于现场的复杂性(对象、场景、情节的复杂性),警察平时训练、法律法规和教科书给不出应急处置措施的所有答案。教科书及法律法规不能覆盖千变万化、纷繁复杂的具体警情;

第二、许多重大案件现场分为第一现场、场外指挥、总部指挥等等,即使有通讯联络,且强调要服从场外统一指挥,但只有亲临第一现场的警员最了解现场情况。如反恐人质现场,只有进入莫斯科轴承厂文化宫大楼剧院(2002年劫持人质事件)的警察才了解剧院内真实境况。

如果原计划2小时后解救人质总攻开始,但第一现场特警发现恐怖分子已发现警方意图和计划,准备提前引爆爆炸装置,现场特警发现嫌犯意图来不及请示能否出手?当然应该出手。因为一旦引爆,原有再周密的计划也毫无意义。现场瞬息万变、危急万分,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即将或已经造成损失,现场警察如果还畏缩不前、缩手缩脚,不仅助长嫌犯嚣张气焰,且一定是血光已现、血案既成。

三、对现场危险性的判断只要当时警察的判断是合理和有根据的,警察就可以、就应该出手,且事后无责。现场警察处置权、处置过程、处置手段的精髓就是迅速果断、精准高效。

吕景胜:再有衡东血案警察能否当场击毙犯罪嫌疑人?

现场的危险性有两种表现形式:

一是危害的可能性,即我们常说的危机;二是危害的现实性,即已发生的可感可见的危害性后果。对这两者形式的感知现场,警察与事后评论案件的学者、律师、媒体完全不一样,不在一个层面上。现场的紧迫感、压力、危险只有现场警察能最大限度真实感知,事后评论者并不一定能真实感知。要解决、遏制现场危机、危害,只要事后认定警察当时感知的危机、危害的存在是合理和有根据的,那么警察当时的出手、应对、开枪就是正确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吕景胜
吕景胜
人民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