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饮:伊朗使用中国火箭炮狂轰库尔德拉开中东战场新变局!

血饮 2018-09-14 浏览:
本次伊朗袭击库尔德武装使用的黎明5火箭炮,类似于中国的SY300。使用INS时的射击精度为250m,使用GNSS时射击精度为50m,这种火箭炮的二级版本的生产长度为9米,射程为190千米。从地图上看,从乌尔米耶到伊库桑贾格距离在168公里,可以确认这次袭击中伊朗使用的是二级版本,接近卫士1B射程,该型号导弹是伊朗在上世纪80/90年代中国出口伊朗的WS-1火箭炮基础上仿制出来的,据以色列消息来源称,2018年5月10日,伊朗圣城旅从叙利亚境内发射20枚火箭弹袭击被以色列占领的戈兰高地,使用的就是黎明-5火箭炮,卫士系列火箭炮系列主要由中国四川航天工业总公司开发。就在伊朗打击库尔德势力当天,土耳其空军发动对伊拉克北部库尔德工人党武装的轰炸。以伊朗和土耳其持续打击库尔德武装为代表,标志着中东战事新变局的开始,未来打击美国以色列支持的库尔德分裂势力将成为中俄土伊的战略重点。

血饮:伊朗使用中国火箭炮狂轰库尔德拉开中东战场新变局!

实际上,“俄土伊三国”将上述恐怖主义组织(HTS和ISIS)与已加入或即将加入停战协议的武装反对派分开,对于避免平民伤亡至关重要“,俄罗斯,士耳其和伊朗也拒绝(美国联军)任何以打击恐怖主义为借口分裂叙利亚的企图,三国誓言支持联合国在叙利亚和平进程中发挥作用。“我们决心继续积极合作,按照索契叙利亚全国对话会议和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的决定推进政治和解进程“,这才是三国领导人峰会后的最终声明的完整内容。

从三国峰会最后的联合声明看,三国立场的共同点有维护叙利亚领土与主权完整、打击恐怖分子、推进叙利亚政治和解进程。特别是士耳其和俄罗斯伊朗共同拒绝(美国联军)任何以打击恐怖主义为借口分裂叙利亚的企图,直接说明土耳其会再次反水对付俄罗斯、伊朗就是一个伪命题,与其说这是判断,不如说这是西方火力全开意图达到的“美好愿景”。试想,立场动摇的土耳其,会支持打击HTS和ISIS恐怖分子吗?会主张维护叙利亚领土与主权完整吗?要知道,土耳其将HTS列入恐怖组织,就意味着将其纳入打击目标,而美国始终不承认基地组织叙利亚分支HTS是恐怖分子的。实际上,土耳其要求停止伊德利卜攻势的秘密,隐藏在三国联合声明的最后一点,即推进叙利亚政治和解进程,在军事打击的同时为将来与反对派的和解开一扇窗。

血饮:伊朗使用中国火箭炮狂轰库尔德拉开中东战场新变局!

血饮:伊朗使用中国火箭炮狂轰库尔德拉开中东战场新变局!

目前土耳其关注的根本利益是石油管道利益问题。从上图看,土系叛军控制区正好位于哈马到阿勒颇和阿勒颇到土耳其加济安泰普的高速公路,这里是逊尼派管线从叙利亚进入土耳其必经之地,也就是当初美国允诺土耳其管线利益的必经之地。土耳其担心的是,一旦俄叙联军不加区分地打击该地区所有武装分子,搂草打兔子顺手收拾了土系叛军,这将导致土耳其金融利益严重受损。土耳其国内能源匮乏,天然气和石油严重依赖进口,如果失去管道利益,那么数十年的管道收益就将打水漂,所以土耳其才会要求俄罗斯和叙利亚停止进攻伊德利卜,这就是血饮上篇文章所说的俄叙土伊利益协调问题,这个问题必须尽快解决。解决的方法是什么?启动叙利亚政治和解进程,土系叛军作为叙利亚伊德利卜省政治势力参与叙利亚全国和解大会,并由叙利亚邀请土耳其参与叙利亚重建,铺设从哈马穿越阿勒颇直到土耳其的油气管线,也就是血饮说的什叶派管线土耳其分支。

血饮:伊朗使用中国火箭炮狂轰库尔德拉开中东战场新变局!

另外,土耳其明面上如此表态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土耳其的多重身份问题,土耳其本身就具备突厥系老大/逊尼派国家/北约国家/欧亚国家四重身份,多重身份为土耳其带来便利的同时也为其带来了多重政治负担,在伊德利卜问题上首先凸显的就是突厥系老大的身份问题。之前解放东古塔和德拉的时候,土耳其作为担保国使用中国中巴车将该地区愿意投降的突厥系武装分子包括沙特支持的伊斯兰军全部转移到伊德利卜省,对俄叙联军攻势助力不少。伊德利卜省恐怖分子很多来自于中亚、新疆、高加索地区,该地区无论是恐怖分子还是反对派武装都数突厥系势力庞大。土耳其突厥系身份使得同样身为突厥系的武装分子顺利放下武器投降,土耳其作为突厥系老大在俄叙联军攻打突厥系势力的时候,口头上喊两句停止攻击也是一种分化瓦解与打拉结合的必要外交手段。

再一方面,就是土耳其北约国家的身份所致。北约国家反对俄叙联军解放伊德利卜的借口是防止人道主义危机,土耳其作为北约国家喊两嗓子“伊德利卜省停火”倒也正常,但把这种外交辞令理解为土耳其即将与俄罗斯伊朗对抗不仅犯了以偏概全的逻辑错误,而且违背了国际政治常识。其实,难民和人道主义危机本身就是一个现实问题,因为伊德利卜省的居民并非以叙利亚原住民为主,其中有一半是从中亚、新疆、高加索地区转移过来的,这些恐怖分子和反对派武装都是拖家带口,人口众多。土耳其关心的是这些突厥系人口最终的安顿问题,在伊德利卜战役已经开始的情况下,这需要三方继续协调。解决这些人口的安顿问题将有利于该地区和平与稳定,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瓦西里·内本齐9月11日在联合国安理会会议上表示,伊朗,土耳其和俄罗斯计划举行关于叙利亚难民返回的国际会议,解决这个问题体现俄叙土伊联盟相互关切照顾对方利益的安全共同体理念。

血饮:伊朗使用中国火箭炮狂轰库尔德拉开中东战场新变局!

那么,土耳其可能会以实际行动阻止俄叙联军解放伊德利卜省吗?答案是不会!

首先,土耳其已经反水中俄阵营,虽然阳面上土耳其必须做出保护突厥系势力的政治姿态,但实际上根本不会阻止俄叙联军解放伊德利卜,双方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区分土系叛军和恐怖分子。9月12日,俄罗斯总统叙利亚问题调解特使亚历山大•拉夫连季耶夫称,伊德利卜省是(伊德利卜冲突降级区)土耳其责任区,土耳其应负责区分反对派。这就意味着,俄叙根据此前的冲突降级区协议将定义恐怖分子的权限给了土耳其,未来三方会在区分恐怖分子方面将达成一致,通力解决这个问题。

其次,退一万步讲,即便土耳其与俄叙联军闹掰,俄叙联军在解放伊德利卜时攻击土耳其的部队也是完全合法的,因为土耳其进占叙利亚领土遭遇攻击无法触发北约关于集体防御的第五条。当然,血饮并不认为土耳其存在与俄叙联军发生军事冲突的可能,很简单的道理,若非土耳其私下里赞成解决伊德利卜问题,就不会参与阿斯塔纳和索契叙利亚全国对话。实际上,怀疑土耳其与俄叙伊朗翻脸的假新闻一直层出不穷。2018年年初土耳其进攻艾芙琳库尔德,西方媒体就一直散布土耳其军队炮击叙利亚、双方发生激烈交火的假新闻。阿芙琳战役是俄叙土伊打造战略互信和安全共同体的第一步,土耳其在重创库尔德武装以后已经开始从阿芙琳地区撤军,相信经过伊德利卜战役,四方战略互信会再次提升。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