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当下的语文教育缺了什么?

鹿野 2018-09-11 浏览:
未来语文教育改进归结到一点就是应该恢复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具体说来,就是要抛弃片面强调识字和背诵这种简单的机械记忆模式,像建国初期一样多讲一点语言学和文艺理论的基础知识,培养学生正确的思维方式和科学分析的能力,让学生明白语言与文学发展演变历程、判断标准与分析方法,从而让语文课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之上。这其实也是整个教育,特别是文科教育都应该注意的。本来文科教育应该是培养学生掌握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阵地,但是现实当中大多数文科课程总是在刻意的回避甚至针对马克思主义,导致文科很大程度上由科学变成了臆想。如果这种情况不改变,我们就很难说教育的方向是正确的。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鹿野:当下的语文教育缺了什么?

2018年9月10日全国教育大会在北京召开,习总书记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如何办好教育再次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笔者在这里打算以最受关注的语文教育为例简单谈谈个人的看法,未必正确,仅供参考。

应该说,近几年来教育特别是文科方面的教育得到国家的高度重视。以语文教育为例,国家教材委员会成立之后,不仅实现了教材的统一编写,而且还实现了部分红色经典的回归。另外,关于古典文学作品的加强也是近几年来语文教育的一个热点,要求阅读和背诵的古典文学作品不断增加。

毫无疑问,这些做法都体现了语文教育的改进,是有一定积极意义的。但问题是,其基本上仍然是沿袭了近些年来把语文教育简单的理解为识字、阅读和背诵的思路,而这种模式恐怕本身就是有缺陷的。个人认为,当下的语文教育至少缺了以下几个方面:

一、缺少了正确的审美观培育

比如说,近日来“小鲜肉”文化引起了热议,不少媒体纷纷谴责文艺界当中这种低级趣味的流行。然而很少有人注意到,文艺界的“小鲜肉”之所以能够泛滥成灾,其实也和近几十年来审美观教育逐渐退出语文课程有着很大的关系。

审美观教育是正确文艺鉴赏的基础。因为审美观就是判断标准,马克思主义认为,必须要有一套科学客观的审美观。如果没有正确的审美观教育就会导致没有标准,于是就变成了自说自话的主观唯心主义。即“说你好你就好不好也好,说不好就不好好也不好”,一切全都取决于话语权的大小。这也是西方所谓的“文化多元主义”,“审美观多元化”的实质。

事实上,中国古代就非常重视审美观的培养。比如说唐代的人就批判“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这种病态的现象,宋代又在此基础上继续强调“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问题是,《玉树后庭花》为代表的宫体诗之所以能够长期流行,自然也是有一定市场的,那么为什么说这种东西没有价值呢?主要就是因为当时的人们就已经制定了一套对于文艺作品的判断标准,也就是李白的《古风》第一首当中所指出的“自从建安来,绮丽不足珍,圣代复元古,垂衣贵清真”。文学必须要“清真”当然不是说文学作品要按照伊斯兰教的要求书写,而是说文学作品的语言风格必须要清新自然,与人们的日常生活一致,所以宫体诗这种病态“绮丽”就不应该肯定了。

应该说,这种标准是科学的、合理的。因为不仅清新自然的语言受众更广,而且越是简单质朴的语言想要产生对读者灵魂的震撼与冲击的难度就越大。因此李白的“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还”这种生活化的语言要比王勃的“鹤汀凫渚,穷岛屿之萦回;桂殿兰宫,即冈峦之体势”成就高的多,比司马相如的“临坻注壑,瀺灂霣坠,沈沈隐隐,砰磅訇礚,潏潏淈淈,湁潗鼎沸”更是不知道要强出多少倍。在新中国成立以后50年代的语文教育当中的马克思主义审美观培养,也是强调文艺作品应该以自然清新,贴近生活为美,认为病态扭曲的“华丽”是最丑陋的。

遗憾的是,由于近些年来马克思主义受到排斥,导致语文教育当中一方面强调所谓文笔好是文学的基础,另一方面又不说什么样的文笔才算好,甚至把辞藻华丽,语言脱离生活视作“文笔好”的标准。于是在这种框架之下,从古代的宫体诗到近现代公知们的心灵鸡汤等等种种病态文化垃圾通通被视作是“文艺经典”。在这种黑白颠倒的审美观培育之下,不少学生甚至连王勃和李白究竟谁的成就高都搞不清,“小鲜肉”之类的低级趣味泛滥成灾也就变成了必然。

二、缺少了对文学的辩证分析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多年来学生中普遍流传着一个关于语文教学的笑话,也就是鲁迅在《秋夜》当中写的“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就是文化经典,可如果要是自己这么写就是病句。

其实,这种现象的形成也和语文教育当中马克思主义逐渐淡出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在新中国成立以后,50年代的教科书当中从初一年级开始就强调要对作家作品逐渐学会辩证的分析,优秀的作家并不等于每一篇作品都是好的,优秀的文学作品也不等于每一个方面都是好的。

比如说,鲁迅的文学成就在当时是得到最高程度的推崇的,即被视作“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现代文学当中的“圣人”。但是即使是对于鲁迅的作品,当时也仍然强调要进行辩证的分析。像茅盾的《鲁迅——从革命民主主义到共产主义》这篇那个时代评价鲁迅的代表作当中,就指出即使是像《阿q正传》这样写很好的作品,也同样是有缺陷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