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景胜:警察法修改及公安部新规章解决了警察执法三大问题

吕景胜 2018-09-10 浏览:
警察法修改及公安部规章草案所确立的维护警察执法权威,保护警察合法合规执法活动,保护警察及家属权益,明确警察执法免责条款等是完善我国警察法制的里程碑事件,有助于矫正近年社会瓦解侵蚀警察执法活动及执法权的不正常现象。警察保护国家、社会、人民、法律,国家、社会、人民、法律也该保护警察。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吕景胜:警察法修改及公安部新规章解决了警察执法三大问题

近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布的立法规划中含警察法最新草案,公安部也公布了《公安机关维护民警执法权威工作规定(草案)》征求意见稿。多年来一些学者喜欢批判“警察国家”,认为警察强势的国家容易专制,实践中大量事实表明警察在执法现场非但不强势而且很悲催。美国警察很强势,美国不该是专制国家吧?法学界主流也将主要精力放在如何防范公权力扩张及作为公权力的警察权的约束上。对公权力保持必要的警惕,防范警察权违规违法滥用侵犯公民权利,强调警察执法的合规合法也是必要必须。

但不能矫枉过正,走向另一极端,也应防范凌驾于警察执法权之上不讲秩序、责任、法制的自由、没有约束任意妄为的个人权利。和谐社会及良性有序高效治理的国家一定要在国家权力与个人权利、公权与私域、公民权利与责任、个人自由与社会秩序之间找到最佳平衡点。此次警察法修改、公安部规章构建为寻找这一平衡点做出了有益探索和努力。

让我们来看看针对近年警察执法出现的新问题、新风险,警察法修改和公安部新规章草案对这些新问题、新风险给出了怎样的回应和举措?笔者认为此次修法和公安部新规章出台意在完善强化警权执行落地、重塑再造警威不可侵犯。

一、现实中被执法对象为逃避执法处罚辱警、袭警频发。各种变相阻碍执法的情况经常出现,如下跪、抱大腿、倒地嚎哭、撒泼打滚、对着警察跳舞、撒尿、煽动围观群众、让老人妇女阻拦、抢夺执法记录仪或其它执法器械、阻碍警务车辆通行、打砸警务车。网络骂警、辱警更是很流行,且辱牺牲警察。不仅辱警,且辱警察之母,警察要在曹尼玛的谩骂中为谩骂者录视频。

民众基于自己利益受损,如罚款、贴条、挪车、禁行、查超载、查酒驾等管制行为,抗拒警察执法、打骂警察,拒绝交通违规检查,强行驾车逃逸、驾车冲撞警察。辱警、袭警胆子越来越大,情节越来越恶劣,手段越来越血腥,做派越来越疯狂。司机拒绝检查车头顶起警察可行20多公里,拖曳警察致死的案例触目惊心。

吕景胜:警察法修改及公安部新规章解决了警察执法三大问题

2016年7月湖北赤壁,一辅警被压在身下,另一交警忙于拍视频,被压辅警脾脏破裂

针对上述问题,新规章草案第八条规定:民警在依法履行职责、行使职权过程中或者因依法履行职责、行使职权遇到上述情形的,公安机关应当积极维护民警执法权威。

这其中包括:受到暴力袭击的;被车辆冲撞、碾轧、拖拽、剐蹭的;被聚众哄闹、围堵拦截、冲击、阻碍的;受到扣押、撕咬、拉扯、推搡等侵害的;警察本人及其近亲属受到威胁、恐吓、侮辱、诽谤、骚扰的;警察本人及其近亲属受到诬告陷害、打击报复的;被恶意投诉、炒作的;警察本人及其近亲属个人隐私被侵犯的;被错误追究责任或者受到不公正处理的;执法权威受到侵犯的其他情形。

二、近年热点涉警案例因舆论不实报道、造谣、缺乏专业分析引导、非理性情绪化炒作甚至妖魔化警察执法对公安机关内部错误处理警察影响巨大。舆论监督警察执法必要必须,但监督应以事实为依据且应遵循新闻职业伦理和尽量专业的态度。媒体或网络舆论对热点案例的评论甚至炒作只讲一方面,忽略另一方面。即只渲染警察暴力、警察打人,混淆警察强制手段适用的法定条件和法定性,回避被执法者拒法、抗法、拒不配合执法。如北京雷某案与山西王某案皆因当事人作为被执法对象拒不配合执法,甚至出现暴力抗法引发警察强制力、强制手段过度造成悲剧。

在案件事实不清的情况下,匆忙下结论或为平息事态当地警方匆忙处分涉案警察是否公平?如2016年12月中旬发生在黑龙江甘南的记者暗访遭警察“殴打”事件。在甘南一个被当地群众称作老黄牛58岁老警察,在赶到校园对两个陌生男人向小学生发放糖果,两个男人对警察的盘问答非所问并且急于离开。警察对糖果是否安全的怀疑及对两人的不明身份之怀疑是法律授予警察在出警现场的合理怀疑权和侦查权,且学校是易受攻击场合具有高风险性,国家也有相应规定对学校安全防范有严格要求,此时警察依法想带离两人回派出所进一步调查,两名男子拒不配合,暴力反抗,警察依据《人民警察现场制止违法犯罪操作规程》进行徒手制止合法。徒手制止中互有肢体缠绕互动甚至冲突,有人受轻伤亦属正常,胳膊肿胀也符合徒手制止(别臂)的特征。

吕景胜:警察法修改及公安部新规章解决了警察执法三大问题

仅依上述事实就认定警察打人且被撤职难有说服力,仅拿记者单方面发布音频里的啪啪声断定警察打人证据不充分,声音也可以是拍手、拍桌子所致,也可以是双方肢体相互接触发出的声音。面对警察正常履职中的盘查、盘问,拒不透露身份且态度嚣张,这既不是公民权利也不是记者的权利,没有谁可超越法律法规。利用舆论优势单方炒作此事得出的结论并不具有公正性,一个基本常识是报社与警察冲突争议应由第三方独立居中判断和解决,报社是争议一方当事人,当地警方怎可在事实不清的情况下依据争议对方结论对警察处分?如此,甘南警方在舆论压力下匆忙处分老警察,对警察公平否?不公处分将寒警界人心。没有或缺乏事实依据的舆论报道也不能超越法律法规和新闻职业伦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吕景胜
吕景胜
人民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