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毛主席】毛主席究竟比我们早看多少年?

尹国明 2018-09-09 浏览:
如果只是创建了一个新政权,而不是建立一个新国家,最终创建一个新社会。那也只是达到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的水平,而没有超越。比建立新政权更难的是建立新社会,而且这个难度系数远不止提高一个量级。这才是毛主席高于超越古人的地方。

多年后看,即使仅仅从发展工业化,实现民族强盛的角度,中国也应该选择后者。因为实现工业化,面对西方国家的先发工业优势,本身就是一个无比艰苦的过程,所以一直到今天,真正实现工业化的国家还是少数,因为这些国家外有压力,内部又不能集中资源,私人资本满足于眼前的个体利益,无法建立起自己的工业体系。先发的西方工业国家,自然不希望多一个强劲的对手,近代西方相对于中国的优势,就是建立在工业国家相对于农耕国家的代际差距之上的。西方列强利用工业革命和产生的产业转移,凭借全世界掠夺,才完成了少数国家的工业化,这也是世界少数国家富裕,多数国家贫穷的基础。但这条路,已经不适合中国。中国需要走新的工业化道路。苏联在这方面给中国提供了借鉴。历史上的工业化,速度最快,又不依靠对外掠夺的,就是苏联。利用几个五年计划,就成为世界第二大工业国家,这无论如何也是一个奇迹。苏联的成功首先在于能够通过公有制经济,最大程度的集中社会资源,迅速完成工业化所需的“原始”积累。

现在令民族主义者的中国梦最有底气的,就是中国的工业规模和中国工业体系的完整程度。没有这一点,中国谈崛起,根本就没有可能性。中国的工业化的基本完成,就是在毛主席领导下实现的。短短二十多年,就实现了能够自主的工业化,建立起独立完整的工业和国民经济体系。这是中国走向强盛的物质基础。

这些年有一种贬低毛时代经济成就的强大声音,对于毛时代实现工业化,建立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的意义,视而不见或者进行贬低,是标准的前人栽树后人骂娘。大学课堂里,西方经济学的老师,往往是先从贬低中国前三十年的成就开始,给学生上课的。不如此,就无法为西方经济学立论。

这里要多说几句。毛时代的工业化,是以独立自主、自力更生为主,但并非是媒体灌输给现在年轻人的闭关锁国状态。中国的工业化,一有机会就积极利用国外先进的技术、装备和经验。先有苏联援建的156项工程打底,后有70年代利用中美关系改善的“四三”方案,包括从西方引进13套大化肥、4套大化纤、3套石油化工、10个烷基苯工厂、43套综合采煤机组、三个大电站、武钢1.7米轧机,及透平压缩机、燃气轮机、工业气轮机工厂等项目。大化肥生产线的引进,是中国农业加快解决化肥问题从而构成中国解决吃饭问题的一个重要因素。这些都是中国前三十年并非闭关锁国,盲目排外的明证。

当时敢于宣布以自力更生为主,意在表明,即使没有外部的资源,中国也能实现工业化,这种信心来源于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可以最迅速的集中资源,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是制度自信的充分体现。但是一旦有机会,中国也不放弃任何利用外国先进技术和装备的机会,在这个问题上,心态一直是开放的。在中苏关系出问题之后,毛主席一度考虑扩大与西方国家别的引进。他对法国议员代表团说:“我们反对资本主义,你们也许反对共产主义,但是,还是可以合作……希望你们把什么禁运战略物资也反掉。”1964年1月7日他提出:“在一定时候,可以让日本人来中国办工厂、开矿,向他们学技术”。毛主席的对外开放是以自力更生为前提,以确保独立自主的经济主权为根本的。

总之,毛主席领导下,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成绩单是异常出色的。

中国有了自己的石油工业、钢铁工业等几乎全部的现代工业体系。这里转发《韩国崛起的血泪超乎你的想像》的一段内容:“解放后30年内我们国家做的事情,却在被淡忘,甚至被否定。提起改革开放之前的30年,大家想到的通常只有反右、大饥荒……但是正是这三十年里,中国有了自己的石油工业、钢铁工业等几乎全部的现代工业体系,中国终于能够自己生产汽车、拖拉机、飞机。还有那不计其数的桥梁、公路、铁路、电线。娼妓消失了,鸦片消失了,驻扎中国的外国军队消失了,操纵中国经济的外国资本也消失了。中国人的人均预期寿命大幅提高。文盲率大大降低”。

民族主义者的中国强国梦,物质基础是毛主席那代人在艰苦卓绝的条件下,实现了常人不可能实现的成就,奠定的现实条件。

工业化对于中国生存与发展的意义,今天无论如何赞美也不过分。但在当时的条件下,要实现工业化,除了前面说的要有集中资源的机制,还需要公平的分配方式。实现工业化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充满艰辛的过程,因为要工业化需要高积累,必须压低消费的比例。这种情况下,唯有保证公平的分配方式,才能最大程度减轻人民的代价。试想,以中国当时的财富规模,如果存在着巨大的贫富悬殊,还要维持大多数人最低的生活成本,社会还能有多少资源和积累用于工业化。这是一个不证自明的道理。

认为工业化就可以通过开放和引进就可以轻松实现的,应该去看看今天的拉美国家。韩国虽是一个成功的工业化事例,用于证明自由市场经济的成功,却避而不提韩国在当时凭借政府的强力领导,韩国在当时也是制定“五年计划”,保证集中资源,集中力量于几个产业,又有美国对韩国的外部支持,才获得了成功,韩国那一代人的生活其实也极为艰苦,“韩国工人总体上平均每周要工作53-54个小时,这在当时是世界上最长的”。但是当时的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并没有韩国这样的可以持续利用的外部条件,谁也不会乐见一个中国这样体量的国家实现工业化成为自己的强有力对手,更没有依靠韩国那样盘剥自己的工人,也没有跟韩国那样失地农民大量涌向城市,聚集在公路两旁、山坡上、山脚下,垃圾场等旁边建立大量的贫民窟,中国就需要更有力的集中和更有效的计划,需要更公平的分配机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尹国明
尹国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