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毛主席】毛主席究竟比我们早看多少年?

尹国明 2018-09-09 浏览:
如果只是创建了一个新政权,而不是建立一个新国家,最终创建一个新社会。那也只是达到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的水平,而没有超越。比建立新政权更难的是建立新社会,而且这个难度系数远不止提高一个量级。这才是毛主席高于超越古人的地方。

【纪念毛主席】毛主席究竟比我们早看多少年?

每年的9月9日和12月26日,都是我认为必须写点什么的日子,哪怕平时再懒。这两个日子,因为一个伟人,而变得不同寻常。

中国的整个现代历史,也因为这位伟人,有了不同的轨迹。说他改写了中国乃至世界的历史,这种评价并不过分。

但是纪念毛主席的文章,却越来越不好写了。写的深刻一点,存活时间可能会不超过一个小时。写的不痛不痒,不但让自己有骨鲠在喉之感,对读者来说,这也可能只是一碗贴上纪念标签的鸡汤而已。

42年前的今天,毛主席逝世。草木为之含悲,风云因而变色。以后每年这一天,缅怀伟人,铭记他的历史功绩,牢记他的光辉思想,已经成为千千万万国人的自觉行动。有一种伟大,随着时间,会为更多人领略和体会;毛主席就是这样的伟大人物。

建立了新中国,实现了中国的民族独立,这是一个百年梦想,但对于毛主席来说,这只是他伟大功绩的一部分,甚至不是最有权重的那部分。对他老人家来说,新民主主义革命,只是为更为波澜壮阔的社会主义革命创造了政治条件,准确的说,是政权条件。在《新民主主义论》中,毛主席提出:“中国革命的历史进程,必须分为两步,其第一步是民主主义的革命,其第二步是社会主义的革命,这是性质不同的两个革命过程”。“很清楚的,中国现时社会的性质,既然是殖民地、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性质,它就决定了中国革命必须分为两个步骤。第一步,改变这个殖民地、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形态,使之变成一个独立的民主主义的社会。第二步,使革命向前发展,建立一个社会主义的社会”。

毛主席打天下的目的,不是为了坐天下,而是为了真正的建立一个新中国,创造一个新世界。这个新中国,是社会主义的中国;这个新世界,是共产主义的社会。

新中国,不是随着1949年的10月1日的那一句“新中国成立了”,就瞬时完成了,那只是民族主义的视角,很多人认为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政权已经在手,意味着革命的终结。对于是否要进行社会主义革命,产生了不同看法。而在毛主席看来,宣告新中国成立,那只是一个政治上的动员令,这个时候的新中国,还成色远远不够。

对于共产主义者的毛主席来说,那声宣告只是新中国建立过程的开始,革命尚未成功,所以仍需努力。宣告新中国成立,那只是一个政治上的动员令,刚成立时的中国之“新”,成色还远远不够。只是站在民族争取独立角度,中国已经告别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一个政治确认,是百年救亡运动的完成。持续一百多年的民族救亡运动,在此刻已经基本完成。

当然,真正为百年救亡运动画上句号的,是抗美援朝的伟大胜利。中国面对美国为首的十七个国家组成的“联合国军”,一扫鸦片战争以来一百多年对西方列强的弱者心理。用彭老师的话说,就是“帝国主义在东方架起几门大炮就可以征服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历史一去不复返了!”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完全不同于一百多年来旧中国的新中国,才在世界范围内得到承认。西方在此之前,对于毛主席说的新中国是不理解的,在西方人的印象里,中国不会因为换了一个党、一个政府,就不再是昔日的羔羊。西方人低估了渡江战役中解放军炮击英国紫石英号军舰发出的信号。

中国之于西方的屈辱历史,开始于鸦片战争,终结于抗美援朝,这对于医治百年中国屡战屡败造成的心理挫败感和民族自卑感,是最有效的一剂良药。一百多年间,各种政治主张,各种政治力量,各种政治试验,各种方案试错,最终是信仰马克思主义的政党,带领中国实现了百年救亡运动的胜利,终结了对西方列强屡战屡败的历史。经此一战,中国人民开始重建自信。

中国在这一百年间,承受的失败,遭受的屈辱,曾经让很多中国人对中国魏来,对中国历史,对中国文化失掉了信心。但是毛主席带领的以实现共产主义为最终目标的政治力量,让中国人民重拾信心。

所以说,从中国终结与西方列强的以不平等条约构建的不平等关系,从中国实现民族独立的角度,新中国确实产生了,确实存在着了。抗美援朝之后,虽然中国面临的外部威胁还没有解除,后面还有抗美援越、对印自卫反击战等,但那已经不属于民族救亡的范畴,而是属于民族走向强大过程中的挑战了。

对毛主席来说,即便是实现了民族的独立,重建了民族的自信,但此刻的中国依然处于百废俱兴的阶段,“打烂一个旧世界”的任务还未完成,“建立一个新世界”只是万里长征迈出了第一步。一切才刚刚开始,此时的中国,更像是一个初出地平线的太阳,连八九点钟的太阳都还算不上。

中国没收了官僚资本,初步建立起国有经济,确立国有经济的主导地位。对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还没有开始,新的生产关系还没有建立,社会主义革命才刚刚开始。这个时候的中国,既是新的,也是旧的。

中国应该走什么道路的问题,此刻面临着抉择。党领导资本主义经济,实现资本主义在中国的充分发展,然后再过渡到社会主义,就是党内一部分人的主张。党领导一场社会主义革命,对生产关系进行社会主义改造,通过社会主义的经济政策,迅速实现工业化,这是社会主义的纲领。党内的争议,本质就在于此。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尹国明
尹国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