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慎明:丈夫何事足萦怀,要将宇宙看稊米——迎学子忆主席争朝夕

李慎明 2018-09-08 浏览:
“丈夫何事足萦怀,要将宇宙看稊米”。这是毛主席于1918年4月送别罗章龙东赴日本时所作七言古诗《七古·送纵宇一郎东行》中的一句。全诗以叙述友情为主,重点表达了作者学生时代就探索人生、追求真理的伟大抱负。该诗立意高远,遣词用典平实准确。

李慎明:丈夫何事足萦怀,要将宇宙看稊米——迎学子忆主席争朝夕

以下两段文字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研究员李慎明同志对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研究生院)学子的寄语,与天下学子共勉,与大家共勉。

“丈夫何事足萦怀,要将宇宙看稊米”。这是毛主席于1918年4月送别罗章龙东赴日本时所作七言古诗《七古·送纵宇一郎东行》中的一句。

全诗以叙述友情为主,重点表达了作者学生时代就探索人生、追求真理的伟大抱负。

该诗立意高远,遣词用典平实准确。

你们刚入学,建议你们中没有读过并愿意接受此建议的同学,能在一年时间内,断续读完《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上卷。

这卷中,记载的是毛主席从1893~1937年年间的成长史,奋斗史。

这其间,毛主席也曾处于与你们现在一样的年龄和一样的青年时代,也有过与你们现在一样的困惑。

读一读这本书,对你们的学习、成长和毕业时的择业乃至一生,可能会有所帮助。

李慎明

2018年8月22日

李慎明:丈夫何事足萦怀,要将宇宙看稊米——迎学子忆主席争朝夕

附:

七古·送纵宇一郎东行

毛泽东

云开衡岳积阴止,天马凤凰春树里。

年少峥嵘屈贾才,山川奇气曾钟此。

君行吾为发浩歌,鲲鹏击浪从兹始。

洞庭湘水涨连天,艟艨巨舰直东指。

无端散出一天愁,幸被东风吹万里。

丈夫何事足萦怀,要将宇宙看秭米。

沧海横流安足虑,世事纷纭何足理。

管却自家身与心,胸中日月常新美。

名世于今五百年,诸公碌碌皆余子。

平浪官前友谊多,崇明对马衣带水。

东瀛濯剑有书还,我返自崖君去矣。

李慎明:丈夫何事足萦怀,要将宇宙看稊米——迎学子忆主席争朝夕

注 释:

七古:七言古诗。每句七个字,句数不限,偶句押韵,首句可押可不押,不像七律那样讲究平仄对仗。

纵宇一郎东行:纵宇一郎,罗章龙在一九一五年同毛泽东初次通信时,就已用过的化名。一九一八年四月,罗去日本临行前,新民学会在长沙北门外的平浪宫聚餐,为他饯行。毛泽东用“二十八画生”的笔名写了这首诗送行。罗到上海恰好碰上五月七日(一九一五年日本政府向袁世凯政府提出最后通牒的日子,限期要袁答复承认日本旨在独占中国的“二十一条”),当时日本政府警察侮辱、殴打中国的爱国留学生,迫使他们回国。罗因此没有去日本。罗章龙(一八九六——一九九五),湖南浏阳人。一九二一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一九三一年被开除出党。后历任河南大学、西北联合大学、湖南大学等校教授。曾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

天马凤凰:指岳麓山东南、湘江之西的两座毗邻的小山。

屈贾:战国时楚国屈原,汉代贾谊,皆极有才华。

钟:聚集。古人称山川灵秀之气所聚集,便产生人才。

艟艨(chōngméng):通作“艨艟”,战舰。此指轮船。

宇宙看稊米:把世事看作平常。稊(tí),草名,结实如小米。稊米,形容小。

世事纷纭从君理:据罗章龙说,作者原诗如此。一九七九年罗在《回忆新民学会(由湖南到北京)》一文中第一次提供该诗时,觉得有负故人厚望,改作“世事纷纭何足理”。后来罗章龙曾表示恢复原诗句。

名世于今五百年:名世,著名于世。《孟子•公孙丑下》:“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其间必有名世者。”

诸公碌碌皆余子:诸公,指当时的当权人物。碌碌,平庸。《后汉书•祢衡传》,“常称曰:‘大儿孔文举,小儿杨德祖。余子碌碌,莫足数也。’”余子,其余的人。

崇明对马衣带水:长江口的崇明岛和日本的对马岛,相隔只一衣带宽的水。据《南史•陈后主纪》记载,隋文帝说隋和陈只隔“一衣带水”,把长江比做一条衣带。

东瀛(yíng):东海,后也指日本。

我返自崖君去矣:《庄子•山木》,“送君者皆自崖而反,君自此远矣!”

【李慎明,察网专栏学者,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研究员。本文原载“世界社会主义研究”微信公众号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李慎明
李慎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