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混改不能只是资本的狂欢

周文 2018-09-04 浏览:
“混改”不能只是资本的狂欢。资本既可以是技术创新、提高管理效率的方法,也可以是压榨劳动者的手段,甚至还可以制造假冒伪劣商品。正因为如此,被誉为“经济学之父”的亚当·斯密曾警告,应当高度警惕资本追逐利润的贪婪对社会公益的损害。所以,任由资本的逻辑无限制地发挥作用,将“混改”简单化地演绎为资本的狂欢和盛宴,不但不能对实体经济提供动力,反而成为实体经济的“抽水机”。如果任由这种逻辑无限发展,未来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将是少数人享受资本“创造性”好处,而多数人将承受资本“破坏性”代价,这是资本的乱象,而不是资本活力的竞相迸发。

国企混改不能只是资本的狂欢

今年以来,国企“混改”全面提速,正如火如荼在全国推进,但是一些标杆性“混改”案例也让人唏嘘不已,再次引发人们对国企“混改”的关注。事实上,在深化改革中如何更好推进国企“混改”,一直都伴随着质疑,特别是私人资本参股国企。如果只是关注质疑的声音却忘记思考质疑产生的根源,或者对质疑视而不见、讳莫如深,那么质疑将会层出不穷,甚至影响“混改”的顺利推进。我们只有勇敢面对质疑并用事实去证实和证伪各种质疑,“混改”的美丽之花才能遍地开放。

不要指望“一混就灵”

国企改革一直在探索中。新一轮国资改革明确提出由管企业向“管资本”的转变,实行混合所有制意在通过市场化方式改造国企,使国企更好地发展壮大,呈现更强大生机。但是,国企突破体制的壁垒不能只是寄望“一混就灵”,不能为“混而混”,更不能“一混了之”。从实践来看,国企“混改”既是攻坚战,也是“绣花活”。因为把资本混合在一起容易,难的是让它们共生共存共同成长。因此,从根本上来说,“混改”真正的焦点在于经营体制,而不是所有权的改革,也不是简单化增加私人资本,而是在深化改革中通过自我完善,在凤凰涅槃中浴火重生,以及如何更好地推动国企实现创新力的突破,更好地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

虽然大多数国企业绩优异,但作为国有企业,仍然存在内部管理激励不足、决策和审批机制效率低下等问题。国企“混改”,就是为了解决这些影响国企向更高更快发展的深层次问题,通过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管理抉择更趋高效,从而借助已有的良好基础和业绩,培育和打造世界一流品牌。

现在有种流行说法,推行混合所有制改革,今后国家将由过去管国企变为管国资,只要资本运作有效益,企业不用管也管不着了。这是一种令人担心的倾向。因为产业和实体经济才是一个国家经济实力的基础和关键,推进“混改”不能光看资本增值数量,更要看资产实际质量。只重资本价值形态,不顾实物形态,一国经济只能成为虚拟世界的空中楼阁,不可能行稳致远。从实质上讲,以管资本为主,是为了从价值形态更加集中有效地加强对国企整体结构、经营发展方向和效益的调节、监督和管控。

应该说,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是未来国企改革的方向。但是,“混改”不能简单地只为引进资本,更不能让资本“野蛮生长”。引进资本的宗旨在于共同提升产业综合实力,从整体上提高我国产业的国际竞争力。更重要的是通过引进投资者重新整合内部业务,在价值上、产业链上互补,或者发现新的业务增长点,以形成新的竞争力。也就是说,原有国企通过“混改”的有机整合,其市场效益、产业竞争力和国家战略能更好对接,这才是我们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根本,这样的“混改”才禁得起历史的检验。说到底,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是进一步搞活国企,提升国企的活力、控制力和抗风险力,推动提升产业和实体经济的国际影响力,从而强化我国经济立于不败的支柱和基石。

“混改”不能只是资本的狂欢

“混改”不能只是资本的狂欢。资本既可以是技术创新、提高管理效率的方法,也可以是压榨劳动者的手段,甚至还可以制造假冒伪劣商品。正因为如此,被誉为“经济学之父”的亚当·斯密曾警告,应当高度警惕资本追逐利润的贪婪对社会公益的损害。所以,任由资本的逻辑无限制地发挥作用,将“混改”简单化地演绎为资本的狂欢和盛宴,不但不能对实体经济提供动力,反而成为实体经济的“抽水机”。如果任由这种逻辑无限发展,未来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将是少数人享受资本“创造性”好处,而多数人将承受资本“破坏性”代价,这是资本的乱象,而不是资本活力的竞相迸发。

殷鉴不远。我国资本市场曾一度出现的“野蛮人”的“兴风作浪”,资本成为“妖精”,成为“谋财害命的害人精”,就是最好的写照和深刻教训。发展经济,要有资本来支撑,而现在很多人错误地用资本的杠杆来发财,那是对实体经济的“犯罪”,不但不能给中国经济带来活力,更有可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因此,国有企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一方面需要放开限制并欢迎民营资本、社会资本的进入,另一方面,如何通过股权制度设计防止“野蛮人”通过高倍杠杆进行恶意收购,导致企业的经营陷入困境。资本加速“跑马圈地”从“贪婪”转向“恐惧”的关键节点只在弹指之间。一旦国企通过“混改”,因为私人资本控股而随意更改经营方向,或者过度追求经营利润,弄得不好还可能让原来的国企资产“鸡飞蛋打”,甚至不排除出现“赔了夫人又折兵”的草草收场。如此一来,如何提升“混改”国企的竞争力才是“混改”的核心问题。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周文
周文
察网专栏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