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经济博弈的可能前景与对策之一:目标分析

于中宁 2018-09-02 浏览:
中国提出的目标是互利共赢,这就和美国的美国第一区别开来了。中国对贸易战的应对也是谨慎的。中国公开说,中国的态度是不挑战也不怕战,中国积极寻求谈判,并做出有底线的让步,这些都是中国寻求互利共赢,有所让步这个目标的具体举措。中国的底线就是,不能在主权问题上让步,也不能在做不到的问题上让步,更不能在国家尊严上让步。

中美经济博弈的可能前景与对策之一:目标分析

8月23号晚上,宾夕法尼亚大学副教务长伊曼纽尔在北京的泰康学院讲课,他曾经是著名的癌症医生,曾在克林顿和奥巴马两届政府中任白宫医疗改革主管,那个被特朗普否决的医改方案就是在他的主持下制定的。他的弟弟是现任芝加哥市市长,另一个弟弟是好莱坞著名投资人。他们一家都在美国的政治漩涡中浸润很深。

在我们共进晚餐时他问我对中美贸易战怎么看?因为时间很短,不可能长篇大论,我简单的回答说,我的感觉是这场贸易战会打打停停,最终打不下去。他问为什么?我说,因为中美经济的互补性太强,规模太大,寻找替代性非常困难。他并没有表示赞同我的观点,只是说,我给你补充一点,特朗普要遇到大麻烦了,如果中期选举民主党获胜,弹劾特朗普是大概率事件。

我说,美国把中国确定为战略对手,是两党共同支持的,已经成为国家战略。但是我不认为美国的政治利益能战胜商业利益。由于地理因素,美国不可能受到任何现实的政治和战略威胁,但是经济上的损失可是每个企业每个消费者都能实实在在感受到的,美国的体制决定了美国的政治更注重眼前利益。

他笑了,说,美国政治的最大特点就是不确定性太强,没有人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我谈到了美国民主党现在缺少一个领军人物,他说,我经历了许多次选举,每一次的结果都与预想不同,在选举中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现在无法做这个判断。

显然,中美经济博弈存在着许多不确定性,没有人能断言结果,除非他自认为是先知或上帝。

但是,认真的分析仍然是可能的,尽管这些分析未必能准确预言结果,但是它提供了一种在科学上被称为脑力实验室的逻辑演绎进程。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就是这个逻辑演绎进程的结果,他是后来找了数学家朋友才帮助他建立了数学结构。

19世纪末,16岁的爱因斯坦发现牛顿力学和麦克斯威尔电磁学的内在矛盾,企图以笛卡尔的以太论进行研究。笛卡尔是著名的几何学家,是现代逻辑之父。笛卡尔的逻辑学有两个基本原则,第一实事求是,第二有效论证。笛卡尔的逻辑学不但对现代科学有帮助,也是现代人文学科的基础,就像数学是自然科学的基础一样。

一个人,如果不能从严谨的逻辑中获得力量,那他只能像雷曼教授在他的名著《逻辑的力量》中所说,利用虚构和类比、联想这一类的伪事实和伪逻辑去壮胆。高善文就是这样一个人,他说中越边境战争是邓小平向美国的投名状,因此中国现在也应该向美国投出投名状。首先他有意歪曲事实,其次他是进行不当类比,他的整篇讲话都毫无逻辑性,这就是中国网红经济学家的水平。那些没有受过逻辑训练的人,只会被这些人煽动,而无法分辨真伪,无法分辨其结论的可靠性和可信性(这两点在逻辑学上是不一样的)。

不能实事求是也不能有效论证的情况在中国知识分子中间普遍存在。无论他的标牌是专家、学者、还是官员,或者是企业家。在CFA考试中,有一个被反复强调的职业道德就是要区分事实和你的观点,也就是说,一个金融家的第一职业要求就是要能够分辨事实和你一贯持有的观点之间的区别。能不能实事求是,是做经济工作和研究经济的一个基本职业要求,中国大多数从事这样工作的人都基本上不符合这个要求,关于这一点,我们在以后的文章中再详谈。

分析中美经济博弈前景的观察点有许多,我们将在几篇文章中从十个方面来分析。这一篇,我们将着重从中美双方的目标进行分析。

在给企业讲管理课时,我非常看重项目管理这个方面,因为它非常实用,具有很强的工具性。项目管理的第一条,就是要确定一个简单、明确、切实可行的目标,并且与长期战略相衔接。

特朗普发动贸易战,有以下几个目标,这几个目标之间有一定的逻辑联系:

中美经济博弈的可能前景与对策之一:目标分析

第一,制造业重新回归美国。

这样,不但使美国充分就业,而且使美国获得已经丧失的比较优势,这就是在中低端特别是中端制造业的比较优势。这样,美国就重新获得在高中低端的全部比较优势,就像70年代前的美国。由于美国具有别的国家都没有的高端优势,美国就会形成大量顺差。

这个目标,从简单逻辑的角度说是讲得通的,但在实践上根本不可行。因为美国现在已经接近充分就业,大量制造业回流美国,先不说整个投资、雇佣、技术准备方面的漫长时间,一方面,不可能找到那么多的劳动力,因为美国要获得全部比较优势,至少要增加上亿的劳动力,即使大规模开放移民都做不到;另一方面,美国在海外的大量投资将被放弃,美国在海外的市场也会大幅度萎缩。美国制造业还会面临自己跟自己竞争的问题。

也就是说,特朗普要搞自力更生,这听起来确实有点怪怪的。不要说特朗普根本做不到,就算做得到,对中国反倒也许是件好事。大家都自力更生,自己过自己的,世界上就没有那么多争端了,世界就和平了,唯一的问题是它不符合资本主义本性,资本主义要向回退才行。

第二,消除贸易逆差。

第一个目标做不到,这个目标就更做不到。大量的进口如果无法做到国内替代,那么贸易逆差就会持续存在,除非美国人大量降低消费。和中国人的储蓄消费习惯不一样,美国人很早就养成了借贷消费的习惯,如果还不了钱,就个人宣布破产,这种消费纯粹就是无赖消费,但是美国人玩得起,因为有美元支撑。也就是说,美元的世界储备地位与美国的贸易逆差是互为表里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于中宁
于中宁
国家一级导演、金鸡奖评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