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热议龙哥案的正当防卫时能否议议警察也需要执法豁免权?

吕景胜 2018-09-02 浏览:
目前我国有关警察执法过程中出现因被执法对象抗法原因导致意外伤亡事故,警察是否可以减轻或免除法律责任的规定相模糊、不完善。一些有巨大社会影响和争议的案例中警察无端背锅,被判刑、处分、离职,引发警界的巨大不公平感和职业挫折感,影响队伍士气。希望社会借此龙哥案所引发的正当防卫热议,将现场比现场,将案例比案例,将血腥比血腥,将心比心,研究近年警察执法的新情况、新案例,与时俱进地完善我国警察执法豁免权制度。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在热议龙哥案的正当防卫时能否议议警察也需要执法豁免权?

9月1日下午各大小媒体迅疾发布检察院和警方对龙哥案的通报,本案中死者刘海龙持刀行凶,于海明为使本人人身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暴力侵害,对侵害人刘海龙采取制止暴力侵害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其防卫行为造成刘海龙死亡,不负刑事责任。全民热议,全民认同,因为此案事关全民。全民有代入感,每个公民都关心如果自己遇到龙哥案的此情此景该如何应对,此案迅速认定并公布结论体现了中国法律不负江山不负卿的态势,体现了法律安民保国、定纷止争的作用,体现了高效稳定的国家治理效率。

此次龙哥案在社会上、民众间更加普及、强化和彰显了正当防卫的积极社会意义,一是让公众知晓面对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可以且应该积极勇敢采取措施对抗,且因对抗导致的伤亡损害不负法律责任,由实施侵害行为人自担后果;二是示范及鼓励了民众同违法犯罪行为做斗争,有利于威慑、预防违法犯罪。正当防卫的制度功能充分地保护了公民的权利和利益。

案发后不久在全民讨伐龙哥支持正当防卫的白衣男时就有不少一线警察及警察公众号文章设想如果此案中白衣男是警察后果如何,公众或官方、警方是否会像支持白衣男一样支持警察“正当防卫”?一线警察也有代入感,设想在自己执法过程中遇到暴力抗法如果需采取强制手段意外造成被执法对象伤亡可否会像以往错案被判刑、处分、离职、丢饭碗?热议之余笔者注意到一线警察群体颇为百感交集,非办公室警察群体为什么如此关注正当防卫?

我国有关警察执法方面的法律法规在处警不同场合、情势下应如何实施执法权、如何采取强制措施,以及如何限制警察执法权滥用,规范警察执法权已有相当完善的法律法规,但目前我国有关警察执法过程中出现因被执法对象原因导致意外伤亡事故,警察是否可以减轻或免除法律责任的规定模糊、有缺陷、不完善。

在热议龙哥案的正当防卫时能否议议警察也需要执法豁免权?

一些有巨大社会影响和争议的案例中警察无端背锅,被判刑、处分、离职,如贵州张磊案、山西王文军案、北京邢永瑞案,引发警界的巨大不公平感和职业挫折感,影响队伍士气。正式因为这块法律短板不能及时补上,所以此次龙哥案所热议的正当防卫问题才会引发警察朋友们的巨大关注。作为公权力当然没有所谓正当防卫一说。传统法学理论把注意力都用在如何限制作为公权力的警察执法权。

但社会在变、被执法对象在变、执法生态和环境在变,地痞、流氓、刁民不是人民,他们只是违法个体、犯罪嫌疑人,地痞、流氓、刁民手中有刀有枪。每个公民一生遇到龙哥这样的牛二的概率是万分之一、十万分之一,每个一线执法警察每天遇到这样的牛二的概率可能是百分之一、千分之一。公民遇牛二,公民可反抗,事后有正当防卫的法律护身符。警察遇牛二,麻烦、危险更大,警察在交通执法、公共管制、反恐、救灾等应急场合需强制牛二服从,牛二不服,便发生警察与牛二的对抗及反对抗,制服力大于对抗力,大概3:1,甚至5:1、6:1,即3至6个警察才能现场徒手制服一个牛二,此为警界常识。

2018年上半年仅北京有850位民警遭遇侵害,派出所占7成(8月21日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发布。)

在热议龙哥案的正当防卫时能否议议警察也需要执法豁免权?

2016年7月湖北赤壁,一辅警被压在身下,另一交警忙于拍视频,被压辅警脾脏破裂

制服与反制服中武力逐步升级,警察既不是蜘蛛侠一招制牛二,也不是机器人在制服牛二过程中能精确保证牛二不会意外伤亡。制服牛二过程中牛二功夫深也许伤亡的是警察,有牛二持刀直闯派出所砍杀警察和百姓,警察在搏斗中牺牲的案例不是小概率事件,因为不少警察面对牛二不敢轻易用枪,怕事后被处分或坐牢,错过最佳时机,非但没能制服牛二,反被牛二所伤亡。最近案例是8月6日四川仁寿县富加镇派出所血案。

今后警察执法中再发生上述三案中警察遇抗法者的对抗与制服中出现意外伤亡由警察承担后果和责任,公平否?长此以往,执法、执行公务为国家,出事(抗法意外死亡)领导、单位甩锅,出警是警察,回来是囚犯,警察个人担责会对警察队伍、警察职业有何负面消极影响?公民有正当防卫制度保护,警察是否也该有基于职业风险的执法豁免权保护?

面对实践提出的新问题传统法学理念及制度构建是否也该变变?法学界是否该倾听一线警察的苦衷及呼吁?笔者多年致力于呼吁在我国法律中完善警察执法豁免权构建,希望社会借此龙哥案所引发的正当防卫热议,将现场比现场,将案例比案例,将血腥比血腥,将心比心,研究近年警察执法的新情况、新案例,与时俱进地完善我国警察执法豁免权制度

豁免权是指特殊主体因法定事由免除相应法律责任并享有的法定权利,如外交官豁免权、人大代表刑事豁免权、律师、法官在法律诉讼中所享有的、其提交的证据以及在法庭上的辩护发言不受法律追究的豁免权。光鲜亮丽风风火火的人大代表、律师、法官都有基于职业特殊性的豁免权,辛苦劳作、高危高压、流血流汗的警察作为共和国卫士也应该享有基于特殊行业、特殊风险的豁免权。构建警察有限豁免权的必要性及可行性分析如下: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吕景胜
吕景胜
人民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