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景胜:塞罕坝《最美的青春》美在何处?

吕景胜 2018-09-01 浏览:
表现塞罕坝奇迹的电视剧《最美的青春》其美在理想坚贞之美、信仰纯洁之美、奋斗挫折之美、责任牺牲之美、收获传承之美。塞罕坝精神是一种国家精神,她与长征精神、抗战精神、解放战争精神、抗美援朝精神、建设新中国精神……一样,值得构建、弘扬、传承。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吕景胜:塞罕坝《最美的青春》美在何处?

一部历时一月36集反映塞罕坝人为减少沙尘暴危害,艰苦创业奋斗,在高原荒漠上建立机械林场的电视剧《最美的青春》昨晚在央视完美收官。该剧时代气息、思想高度、精神气质、文学内涵、生活底蕴、主题格局、人物塑造、细节雕琢、情感张力令人震撼、多获赞誉好评,笔者认为纵观全剧,该剧美不胜收,其美在以下归纳。

1、理想坚贞之美,塞罕坝创业者及后来者之所以在环境恶劣中忍受磨难艰苦耕耘是因怀揣理想、报国之志。其理想既有大我和小我的统一,也有仰望星空和脚踏实地的统一。大我是绿化祖国造福民族造福后人的愿景,小我是个人专业抱负以所学报效祖国实现个人价值的社会意义。仰望星空是高远的未来之事、未知之事,也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也可能看到成功也可能看不到成功,也可能在成功的路上驻足长眠,也可能倒在成功前最初一缕曙光。脚踏实地是眼前的事,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平凡琐碎艰苦的劳作。没有理想的坚贞定力难以坚持,没有琐碎平凡的耕耘,理想会虚无缥缈华而不实难成大业。

塞罕坝最初植树的艰苦岁月中虽有退却者、逃跑者、目的不纯者,但更多坚守者、奉献者却在炼狱中坚守大我与小我、仰望星空和脚踏实地的统一,百炼成钢,铸就伟业。这种理想坚守和大我与小我的统一的内核是开拓者内心深处炽热的家国情怀作为精神底色和依托。第一代开拓者给后世所昭示的就是这种功成不必在我,只在奋斗过程中的精神境界和格局,这也是国家精神的内核及要义,她是长征精神、抗战精神、解放战争精神、抗美援朝精神、建设新中国精神的延续,值得培育、构建、弘扬和传承。

2、信仰纯洁之美,那一代知识分子很有入党情结,把入党看成政治生命、追求进步、追求信仰的表现和结果。剧中塞罕坝植树先遣队大学生们先后分批入党,按资历和贡献主人公冯程怎么也应该是第一批入党,但因曾经女友偷渡海外事件影响未获批准。第一批入党的覃雪梅、季秀荣、孟月、那大奎、隋志超在房间内面对党旗由于厂长领誓宣誓,房间外冯程孤身一人天地中面对想象中的党旗和领誓者举手宣誓,屋外冰天雪地异常寒冷冯程心中透出温暖与坚毅,党组织现在虽未接受我为党员,但我自己先把自己当作党员,先以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

实在为冯程感动,谁还能怀疑这样的入党动机?冯程不仅是对臆想中的党旗宣誓,且是对天地宣誓。那一代知识分子多有其虽九死而不悔的执着,无论国家与党走过怎样的弯路留下多少教训,单位或组织对自己有多少误解不公、让自己蒙冤受屈,仍然相信国家和党,相信组织,劫难之后怀揣教训上路前行,没有功夫总沉溺于祥林嫂的哀怨。

举手宣誓是对灵魂的托付,笔者相信敬佩冯程的信仰纯洁、真诚之美,信仰如初,亦如爬起来擦干身上的血迹,刑场上的婚礼,带镣长街行告别众乡亲,书写可爱的中国,长眠于腥风血雨的岁月,饮弹于新中国诞生的前夜,倒在大地上的身躯所发出的有声与无声------,那些真正共产党人的信仰纯洁、真诚之美,信仰如初。与当下披着共产党员外衣行贪腐之实的变节者,或整天琢磨着推翻共产党又不退党的政治乱伦者,高下立分、天壤有别。

3、奋斗挫折之美,国际林业专家已为塞罕坝这种荒漠化地质条件下植树不可能成活做出死刑结论,沙漠化地质条件下提高育苗及植树成活率似乎已不可能。但冯程、覃雪梅等拓荒者们反复试验,一次次不惧失败不气馁,从苗圃的建立、育苗的方法、育苗地形选择等等在不断探索、不断优化中寻求突破,经过反复实验最后在“全光育苗法”中获得成活率提高的成功。二代、三代塞罕坝人在在一代创业者没能完成的极化沙漠地质带、甚至岩石层上探索植树路径,反复试验在容器中多次育苗再移植实地。林业工人在每亩岩石层地段要打出平均55个深坑,在坡度40-50度左右的山坡上林业种植机械无法作业,树苗完全靠人力背运上山,可想而知劳动之艰苦,艰苦之付出的程度。

不为困难所压倒,不因失败而放弃,历经挫折才见彩虹,饱尝失败却愈战愈勇。没有路可以自己踏出自己的路,告别黑暗前最初一缕晨曦属于最后的坚守者,绝境的尽头是希望,希望和成功终于回报了塞罕坝永不放弃的奋斗者,让后人领略了林海深处的美轮美奂。

4、责任牺牲之美,奋斗中必有困难和危险,剧中让人看到,遇困难定有责任担当、挺身而出;逢危险总有不惧牺牲、义无反顾。遇狼群袭击冯程只身一人断后差点丧命的惊险,英勇救人的集体主义、英雄主义彰显已经让人难忘而感动。大雪封山封路因坝下后勤失误耽误运粮,断粮之后的自救扶助更是尽显人性光辉。

吕景胜:塞罕坝《最美的青春》美在何处?

断粮数日不能坐以待毙,得有人出外报告断粮危情寻救,此时出外明摆着十分危险,雪大雪厚路难走,无行路参照系极易迷路,断粮多日体力不济低温寒冷,外出行走之危险不言而喻。明知危险,大队长赵天山和那大奎率先冒险出外寻救,出外不久就被有丰富经验的冯程预料他们二人迷路,必须火速找回。找回后又隔数日救援仍然不到,眼看绝境,冯程独自一人悄悄外出寻救,此时体力更加虚弱,更加危险,完全是玩命,冯程此举完全是想以自己生命、自己的脚印趟出一条路为先遣队其他队员此后逃生留下正确路线,也是希望即使冻死在中途能够让送粮队伍及时发现他,并找到通往基地的正确最佳最近路线。不考虑自己生死,只想怎样救助其他队员在冯程的所为中是那样自然、平凡、理所当然和毫不犹豫。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吕景胜
吕景胜
人民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