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需以“战争思维”破解五大难题!

李光满 2018-08-28 浏览:
我国在哪些方面最脆弱,最容易受到敌人致命的一击,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农业及粮食;第二是货币与金融;三是高科技和高端制造业;四是能源及通道;五是军事装备建设和解放台湾。这五个方面是中国当前面对战争环境,采取“战争思维”所需要应对的重大而关键性问题,不能破解这五大难题,中国将始终受制于人,甚至可能被敌人一剑封喉,一拳就打倒在地,任敌人洗劫财富、分裂国家、羞辱尊严。如此既谈不上强大,更无从说崛起。粮食、金融、高科技、能源和军事是保护人民幸福生活、保护国家安全稳定、保护国家财富安全、保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保护国家发展利益、保护国家和人民尊严的关键因素,必须做到在任一方面都不受制于人,才能真正称之为大国,才能真正称之为富国,才能真正称之为强国。

中国需以“战争思维”破解五大难题!

今天美国启动对俄新一轮制裁,俄美矛盾加剧,美对俄早已不是一般的矛盾冲突,而是实实在在的战争行为,因为美国的目的就是要搞垮俄罗斯经济,让俄罗斯金融崩溃,让俄罗斯进一步解体。

前两天中美副部长级贸易磋商未取得任何进展,这在我们的预料之中,而且就在贸易磋商还在进行的时候,美国就急不可耐地对中国启动了140亿美元的新一轮关税战。这表明中美贸易战还将进一步升级,正在进入一场长期的持久战,正在进入双方比拼经济韧劲、比拼政治智慧、比拼金融稳定、比拼领袖意志、比拼国民支持度的阶段。

面对美国对俄罗斯进一步制裁、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的态势,我们需要进行哪些反思?我们的国家战略应该如何从“战争思维”角度进行调整?

我之所以觉得应该反思,主要是因为当前的国际形势已经发生深刻变革,中美关系也正在出现重大变化,随着这些变化,我们的思维方式,我们的国家战略、我们的外交策略要进行哪些调整?

一是对世界形势以“和平与发展”为主题这一判断的基础是否还存在?我以为这一判断的基础正在出现变化。首先是美国不断增加军费,组建太空军,挑起全球军备竞赛,近年来全球各国都在大幅增加军费,大搞军事武装和军备竞赛。其次是随着美国对俄罗斯、伊朗、土耳其经济战、金融战和军事威胁力度加大,这三个国家正在逐步形成政治和军事准联盟,三国与美国之间的军事对抗风险加大,特别是美国对伊朗进行军事打击的风险加大。第三是美国不断地在台湾和南海问题上挑战中国底线,一个中国原则正在被美国抽去政治基础,中美双方军事误判和擦枪走火概率增加,特别是随着TD势力越来越猖獗,中国已经在进行使用武力解放台湾、统一祖国的军事准备。第四是俄罗斯在叙利亚取得军事胜利之后,美国为了维护以色列的安全以及美国在中东的利益,一定会围绕伊朗核问题加大对中东、波斯湾、阿富汗的军事投入。第五是乌克兰问题和朝鲜核问题并没有根本解决,不排降北约在乌克兰和美日在朝鲜半岛进行新的战争威胁的可能。

二是“韬光养晦”的外交政策到底还适不适合当前中国外交形势?中国是否应该继续执行“韬光养晦”政策是一个很敏感、争议也很大的话题。从日本将钓鱼岛收归国有到所谓南海仲裁案,从美国通过一系列法律挑战中国台湾底线、动摇中美在台湾问题上的政治基础到印度入侵中国领土、中印两国边境出现严重军事对峙,从北约军事打击利比亚给中国造成巨大经济损失到亚丁湾索马里海盗猖獗给中国海外贸易安全带来威胁,从美国多次威胁要对朝鲜进行军事打击到美国撕毁伊核协议,威胁对伊朗进行军事打击,从美国不断向阿富汗增兵到美国在澳大利亚驻军再到美日澳印搞印太战略,以上这些都说明什么?在这种形势下中国还能进行所谓的“韬光养晦”做缩头乌龟吗?从中美贸易战不断升级到美国制裁中国中兴公司,从毫不留情地打击“中国制造2025”到阻止中国高端产业进入美国市场、从阻止中国资本收购美国高科技公司到阻击中国产业升级更进一步表明,中美之间已经形成不可调和的敌对矛盾,和平与发展主题已经不适应当前中美关系现状,必须将以“韬光养晦”为主的外交政策调整为“为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和发展利益而有所作为”的外交政策。

三是当今国与国之间的战争形式是否仅是军事战争?美国当前的军事力量是全球最强大的,无论是军事装备数量还是其技术先进性,无论是军费开支总额还是其在全球军事基地数量和占据的全球战略要冲,没有哪个国家敢主动对美国发起战争行动。不仅如此,美国的科技优势和美国的金融霸权几乎与美军一样没有国家能够匹敌。更需要关注的是,传统意义上的战争已经演变成军事战争、金融战争、科技战争、网终战争、能源战争、太空战争、贸易战争、粮食战争、舆论战争等等立体性、全方位、综合一体化的战争,现代战争中的军事力量仅仅对小国弱国有用,而大国之间的战争较量已经不仅仅是军事力量的较量,军事较量主要用于战略恐吓和威慑,而更多的表现为全方位的综合较量。

四是大国竞争态势愈演愈烈。由于美国视中国、俄罗斯、伊朗等国为战略竞争对手,中、俄、伊、土等国与美国之间的矛盾正在通过伊朗问题而显性化,而美国国内正在形成新的社会共识,即正在转向新法西斯主义、新殖民主义和新帝国主义相结合的阶段,国际政治中的人道、公平、正义、合作、包容等原则正在被美国抛弃,国际政治关系正在演变成赤裸裸的敲诈、强夺,零和博弈、你死我活、弱肉强食、强权统治,世界政治重新回归野蛮的丛林法则,人的自私与邪恶本性开始统治美国政治,大国竞争态势愈演愈烈,这是世界形势即将出现重大战争危机的危险信号。

中国需以“战争思维”破解五大难题!

五是世界政治秩序正在发生自冷战结束以来的最深刻变化。资本主义一直都靠的是战争与屠杀、毒品与奴隶、全球贸易扩张、殖民主义,全球殖民体系崩溃之后靠的是战争和霸权,靠的是跨国公司和高科技专利垄断,靠的是全球贸易自由化。随着发展中国家的觉醒和新兴经济体的壮大,许多发展中国家靠近中等收入边缘,发达国家的高福利、高科技专利垄断超额利润受到了新兴国家的挑战。美国本来是全球贸易自由化的最大受益者,现在却因为金融和服务业膨胀、实体经济向国外低成本地区转移、国际贸易出现巨额逆差等因素,认为现有世界秩序正在走向反美化趋势,十分不利于美国继续充当全球霸主,因此美国首先反出现行一直由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意图以美国的超强独霸实力,反对全球贸易自由化,大搞贸易保护主义,大打贸易战,逼迫各国重新建立新的“以美国优先”为准则、更加有利于美国利益的世界新秩序,重新制定更加有利于美国利益的新规则,这一变化使得受到伤害的世界各国不得不联合起来维护现有世界秩序,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维护贸易自由化。这一矛盾正在激化,势必引发贸易自由化和贸易保护主义的激烈对抗。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李光满
李光满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