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鸿兵:以色列操纵美国决策,制裁土耳其只是中东大棋局的一步

宋鸿兵 2018-08-22 浏览:
美国要偏袒以色列,自己也要控制全球能源,就必须要搞伊朗,最快的办法是鼓动库尔德人独立,而这必然损害土耳其的利益,这是土耳其跟美国之间最本质的矛盾。美国在2015、2016年刚开始露出这个企图的时候,土耳其就已经比较警惕了,到现在他看得更明白了。如果美国要这么干,他就会反其道而行之,那双方就会发生尖锐的矛盾。有人认为埃尔多安太强硬,想把它搞下去好,于是就有了2016年未遂的军事政变。但是你发动政变还没有成功的情况之下,就会让埃尔多安更加强硬,更加激烈对抗美国的这种战略,他就会采取靠近俄罗斯的手段,来对美国进行报复。所以我们看到了后来土耳其跟伊朗和俄罗斯靠的越来越近,才有了土耳其想去进口俄罗斯S400导弹防御体系,包括其它的军事合作,这就又激怒了美国,双方就进入了恶性循环。

我认为土耳其现在的乱象,从本质来看,是地缘政治上出了大问题。归根结底,是因为美国内部存在两种互相矛盾、无法调和的战略。

一种是以以色列的战略利益为中心的中东战略,还有一种是以美国国家利益为中心的新罗马帝国的统治战略。这两种战略在土耳其问题上发生了尖锐而无法调和的冲突,所以出现了一系列军事、政治、外交上的混乱。

大家可能会问,以色列在美国内部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吗?为什么他能干扰国家利益派的战略制定呢?我们回过头来想一想,自从二次大战结束以来这70年,历史上有没有一个美国总统、参议员、众议员或者政治家,敢于公开站出来反对以色列?我没有见过。还有美国的学术界,不管是智库还是大学,没有任何人敢于挑战美国对以色列的国家战略。

宋鸿兵:以色列操纵美国决策,制裁土耳其只是中东大棋局的一步

美国的政治家和学术圈这帮人都是精英,脑子很明白美国过于偏袒以色列,而不顾阿拉伯国家的很多利益,这对美国在中东的战略利益其实是不利的。那为什么美国要这么去做?当然只能说明以色列对美国的游说力极其强大。为什么没有人敢于公开反对这种战略呢?注意,美国历来以学术自由著称,所有事情都会大辩论,但是在以色列的问题上没有任何公开的讨论、质疑。

明明知道这个战略对美国不利而不反对,大家不觉得很奇怪吗?为什么没人敢反对呢?即便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特朗普,你听过他骂以色列吗?美国任何一个政治家也不敢。

在美国有一个基本趋势:谁要是亲近俄罗斯,这叫“罪大恶极”;而谁要是敢对反以色列,我认为这叫“满门抄斩”。这说明一个道理,真正的权力是无声无息的,表面有声的权力,在很多情况下是没有办法跟这个无声的权力相较量的。美国现在的情况特别鲜明地说明了这一点。

以色列在美国国会内部,和在美国社会的方方面面,有着遍及一切角落的巨大影响力。已经到了让美国的政治家、学者教授们噤若寒蝉的程度。这种思想控制、舆论控制,达到了“大音希声”的程度。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做了很多看起来莫名其妙自相矛盾的战略决策。

宋鸿兵:以色列操纵美国决策,制裁土耳其只是中东大棋局的一步

自相矛盾,说明另有其因。美国执行的所有战略,并不是按照他自己的利益来设计的。如果完全按照自己的利益来设计战略,那就容易理解。之所以出现这么多矛盾,就是因为还有另外一个战略,在跟国家利益战略之间相互PK。有时候这边占上风,有时候那边占上风,有时候双方有交集,所以才会把很多问题搞得很混乱。

所以我们需要从以色列的战略利益来看中东,来看全球。我们设身处地想想,以色列从1948年建国以来,有30年时间长期处在亡国灭种的边缘。历次中东战争,虽然他每次最后都取胜了,但是胜利中间存在着极大的侥幸成分,以色列可以说是心理上留下了巨大阴影。如果有一次失手,他这个国家就没了。以色列有一种高度的危机感,这是可以理解的。

所以如果穆斯林世界高度团结,是铁板一块的话,以色列将寝食难安。这是他最大的心腹大患。所以如果我是以色列的战略规划者,第一步战略首先就要瓦解穆斯林世界内部的团结。逊尼派和什叶派天然就有矛盾,已经上千年了,不需要怎么太挑动,这两派就会掐起来。为什么不利用这一点呢?所以当以沙特为首的逊尼派和以伊朗为首的什叶派新月型的这几个国家发生恶斗的时候,以色列就已经安全一大半了。80年代两伊战争苦战八年,伤亡无数,非常的惨烈和血腥。那个时候以色列相对来说就非常安全。

宋鸿兵:以色列操纵美国决策,制裁土耳其只是中东大棋局的一步

第二步战略就是要瓦解阿拉伯世界中那些最顽固和最危险的大国。比如历次中东战争中打头阵的核心的这些阿拉伯大国:利比亚、埃及、叙利亚、伊拉克,现在全都被推翻或削弱了。伊拉克的萨达姆首先被干掉,然后利比亚的卡扎菲被乱枪打死,然后埃及军事政变,然后叙利亚被肢解。

2011年出现的阿拉伯之春是一场民主的春风,但是民主的春风可不是乱刮的旋风,而是定向的风暴,只针对以前跟以色列打过仗的这四个共和制的大国,海湾地区的这些君主制国家反倒是一个都没倒下。沙特这些国家都是君主制,你要是民主运动的话,那应该首先斗垮国王。共和国的总统都被干掉了,国王待的还非常滋润呢,这怎么搞的?不合情理呀。不合情理就对了,本来就是这么设计的。

所以我们会看到在肢解叙利亚的过程中,这步棋走得不是太顺,所以突然冒出了伊斯兰国。伊斯兰国的来历非常可疑。这帮人非常凶悍,在全世界各地制造恐怖袭击,欧洲和中东尤其多。但是它偏偏绕过了以色列,以色列没有发生过一起伊斯兰国制造的恐怖袭击,这难道又是偶然吗?

宋鸿兵:以色列操纵美国决策,制裁土耳其只是中东大棋局的一步

当伊斯兰国不断扩张,这个时候给了库尔德人崛起的一个大好的时机,就会刺激起库尔德人的反叛。

应该说在第二步战略执行完之后,在中东已经没有任何一个健全的大国能够挑战以色列的权威了,他已经在中东获得了一种绝对的优势。虽然第二步战略走的并不是尽善尽美,主要就是因为出现了伊朗和俄罗斯搅局的局面。分析来分析去,问题的核心是在伊朗上,所以这就是第三步战略。

如果我来制定以色列的战略,第三步战略必须要干掉伊朗,颠覆这个国家。但是在颠覆伊朗的过程中,怎么来做?在手段和策略上,美国国家利益派坚持不能军事打击,我们最好用经济制裁,颠覆伊朗核协议,慢慢进行制裁。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