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土伊联手抗美,地缘和地理中隐藏着哪些大国兴衰与交替的密码?

李光满 2018-08-21 浏览:
在伊朗和土耳其两大事件中,可以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几乎整个欧亚大陆都不支持美国的行动,美国正在陷入一个以一国之力与整个欧亚大陆进行对抗的状态,更为核心的问题是,随着美国对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制裁的加码,这三个国家正在迅速走到一起,形成一个政治准联盟,其后可能还会发展成一个军事准联盟,如果加上中国在背后撑腰,将形成一个摆脱美元、以人民币计价的货币联盟,我们还会发现,欧亚大陆历史上的四大帝国中国(中华帝国)、俄罗斯(俄罗斯帝国)、土耳其(奥斯曼帝国)和伊朗(波斯帝国)在今天隐隐约约地开始形成一个应对美国打击的命运共同体,这很可能会对世界形势的进程和方向产生重大影响。

中俄土伊联手抗美,地缘和地理中隐藏着哪些大国兴衰与交替的密码?

8月10日,美国对土耳其“背后捅刀”,造成里拉大幅贬值,土耳其陷入严重金融危机;8月9日美国以过去已久的英国毒气事件为由,再次对俄罗斯追加制裁;8月6日,美国恢复对伊朗制裁;7月6日,美国宣布对进口自中国的340亿美元商品增加关税25%,随后又宣布将对中国2000亿美元甚至5000亿美元进口商品提高关税。美国对中俄伊土四国的贸易战、货币战如何演进正受到各方广泛关注。

可以看出,几乎在同一时间,美国对中、俄、伊、土四国发动贸易战和货币战。相较于美国与中、俄、伊、土之间的贸易战和货币战,美国与欧、日、加、墨等国之间的关税摩擦几乎不算什么大事。就在此时,日本与欧盟签零关税协议,美欧之间也就建零关税区达成共识,美欧日建零关税区正在提上西方国家的议事日程,这时我们会发现美国与其盟国之间的关税之争几乎连摩擦都算不上。

如果我们从更长时间段去看发生在2018年的美国与全球贸易纠纷,更会发现,世界历史正在回归于一个重要的航道,那就是几大文明之争和几大帝国之争,历史上的中华帝国、波斯帝国、奥斯曼帝国、俄罗斯帝国和英美帝国到了现代,表现为中国、俄罗斯、伊朗、土耳其与美英之争,虽然英美不是一个国家,但承续的是同一帝国血统。更进一步看,中国、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正在形成一个奇特的利益体,这些历史上的大帝国现在正在以一种新的形式同美帝国进行对抗。虽然这个巨大的利益体还不是一个紧密的联盟,但为了各自的生存而开始联合在一起,合纵连横之势正在形成。

在美国重新恢复对伊朗制裁的时候,欧盟因牵涉大量经济利益,决定继续支持伊朗全面核协议,在土耳其陷入货币危机的时候,欧盟同样出于经济利益考虑,表示希望保持土耳其经济和金融稳定。对待特朗普所干的两件大事,欧盟均表现出与美国相背离的态度,加上中国和俄罗斯对伊朗和土耳其的支持,美国是否能够赢得对伊朗和土耳其的贸易战和货币战,我们可以先打一个问号。

在伊朗和土耳其两大事件中,可以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几乎整个欧亚大陆都不支持美国的行动,美国正在陷入一个以一国之力与整个欧亚大陆进行对抗的状态,更为核心的问题是,随着美国对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制裁的加码,这三个国家正在迅速走到一起,形成一个政治准联盟,其后可能还会发展成一个军事准联盟,如果加上中国在背后撑腰,将形成一个摆脱美元、以人民币计价的货币联盟,我们还会发现,欧亚大陆历史上的四大帝国中国(中华帝国)、俄罗斯(俄罗斯帝国)、土耳其(奥斯曼帝国)和伊朗(波斯帝国)在今天隐隐约约地开始形成一个应对美国打击的命运共同体,这很可能会对世界形势的进程和方向产生重大影响。

按照西方众多历史学家、地理学家、地缘政治家、学者的理论,整个欧亚大陆(包括非洲)从地理上看更像一个世界岛,这个世界岛的中心区域在今天中亚的哈萨克斯坦,而在哈萨克斯坦下面中东地区的伊朗高原是世界地缘政治、政治地理和古代丝绸之路的一个枢纽,而土耳其则是欧亚非三大洲之间的大陆桥。在伊朗与土耳其之间则是包括叙利亚、伊拉克在内的两河流域,由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孕育的“两河流域文明”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之一。处于整个世界岛东西中间点位置的伊朗高原曾经创造过辉煌的波斯文明,产生过统治着从地中海到兴都库什高原的帕提亚帝国和萨珊王朝等庞大帝国,其语言、文化和艺术影响深远。庞大的奥斯曼帝国曾跨越北非、南欧和巴尔干地区,并与俄罗斯争夺黑海和乌克兰地区,这两大帝国无论在中东历史上还是在世界历史上都留下了辉煌灿烂的不朽篇章。

近代以来,在西方军事、贸易打击下,波斯和奥斯曼两大帝国均分崩离析,土崩瓦解,土耳其变成了“西亚病夫”,伊朗则成了一个世界上少有的神权统治国家。上世界初,土耳其在凯末尔领导下进行了一场深刻而全面的社会革命,一是整个社会思想摆脱伊斯兰教,全面世俗化,二是整个国家从战略上拥抱欧洲,全盘西化,主要领土在亚洲的土耳其将自己视为欧洲的一部分。加入北约之后,土耳其却开始受到欧洲人的警惕和厌恶,以基督教信仰为主的欧洲并不认同这个以伊斯兰教信仰为主的亚洲国家,虽经数十年努力,土耳其仍然没有加入欧盟,加入欧盟的失败对土耳其社会是一个沉重打击,整个社会开始出现重新转向伊斯兰世界的倾向。埃尔多安上台后,土耳其进一步脱离欧洲、回归亚洲,走上了重新伊斯兰化的道路,2016年土耳其发生未遂政变,埃尔多安对土耳其进行了政治大清洗,整个西化派学者、军人、教师、新闻人都被投入监狱,土耳其的发展方向出现重大逆转,从支持美国和以色列向反美、反以转变,这个古老帝国的文化回归必将成为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从五十年历史尺度的进程看,凯末尔的革命或许是一个重大事件,但从五百年的历史尺度看,凯末尔的革命或许只是土耳其帝国历史上的一个插曲,回归伊斯兰世界或许才是其正源。

土耳其、埃及和伊朗是中东三个人口大国,土耳其拥有7500万人口,东边与高加索地区的阿塞拜疆、格鲁吉亚、亚美尼亚等原苏联加盟共和国以及伊朗、伊拉克有着广泛联系和强大影响力,南边通过叙利亚对埃及、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产生影响,北边是黑海,历史上与俄罗斯曾就克里米亚归属发生十余次俄土大战,最终失败,向西通过博斯普鲁斯海峡对地中海、东欧、巴尔干半岛并通过巴尔干和希腊对欧洲产生影响。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李光满
李光满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