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磊:“做买卖”咋就做出了战争?

赵磊 2018-08-10 浏览:
19世纪40年代之前,西方工业国都在实行贸易保护政策;1846年英国废除谷物法以后到19世纪70年代,西方各国主要实行的是自由贸易政策;19世纪70年代,各国又开始实行贸易保护政策;二战以后到20世纪60年代末,自由贸易政策成为主流;20世纪80年代以后,以绿色壁垒、技术壁垒、反倾销和知识产权保护等非关税壁垒措施为主要表现形式的“新贸易保护主义”开始兴起,并成为各国主要的贸易保护手段。过去的以及今天的贸易战告诉我们,在私有制的市场经济下,“贸易平衡”就是一个童话故事。所以,在资本主义全球化的辖区里“做买卖”,随时得有“准备打仗”的心理和预案。

可悲的是,近几十年,这类赝品在中国泛滥成灾,且价格一路走高。

问题是,各国之间的“贸易平衡”了,那还是市场经济吗?人人都发一个足球玩,那还是足球赛吗?

总之,一个以“贸易平衡”为目标的经济是不是计划经济,我不妄议,但肯定不是市场经济。

同志们想想,如果人人都想“多卖少买”,如果每个国家都追求“多卖少买”,那么,这个世界的“贸易平衡”不就是一个童话故事么?

同志们再想想,如果“贸易平衡”只是童话里的故事,那么,贸易战能避免么?

(六)

回顾历史,贸易保护政策和自由贸易政策交替进行,其中的自由贸易时期非常短暂。

19世纪40年代之前,西方工业国都在实行贸易保护政策;1846年英国废除谷物法以后到19世纪70年代,西方各国主要实行的是自由贸易政策;19世纪70年代,各国又开始实行贸易保护政策;二战以后到20世纪60年代末,自由贸易政策成为主流;20世纪80年代以后,以绿色壁垒、技术壁垒、反倾销和知识产权保护等非关税壁垒措施为主要表现形式的“新贸易保护主义”开始兴起,并成为各国主要的贸易保护手段。

过去的以及今天的贸易战告诉我们,在私有制的市场经济下,“贸易平衡”就是一个童话故事。所以,在资本主义全球化的辖区里“做买卖”,随时得有“准备打仗”的心理和预案。

有人说我危言耸听:这“做买卖”和“准备打仗”扯得上么?

必须扯上关系。其中的逻辑,先贤们早就说清楚了:“经济是政治的基础”——“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战争是政治的继续”。

瞧瞧吧:中英鸦片战争是“做买卖”引发的,一战和二战的根源是“做买卖”孕育出来的,20世纪以来中东战乱的背后都有石油买卖的黑手,美伊战争就是冲着石油买卖来的(格林斯潘曾经坦承:“进攻伊拉克就是为了石油资源”)。

自从资本主义统治这个地球以来,世界上大大小小的战争,有多少与“做买卖”无关呢?

(七)

我不是说,“做买卖”就一定要“打打杀杀”——天天“打打杀杀”,怎么“做买卖”?

我的意思是说,在弱肉强食的当今世界,如果没有“打打杀杀”的实力,“做买卖”的实力如何,那就得打一个问号了。

(2018年8月10日)

【赵磊,察网专栏学者,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常务副总编,博导,教授。】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赵磊
赵磊
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常务副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