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达希:原料药暴涨,谁干的?垄断资本干的!

李达希 2018-08-10 浏览:
这起扑尔敏价格疯涨的事件,暴露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垄断随时可能钻法律的空子,在任何领域生根发芽——事实上,从法律角度来看,生产扑尔敏的企业有多家,没有人违反反垄断法,但是,这些幕后操盘的经销商却利用包销合同等手段,实现了事实上的垄断。对于这种“看似没有垄断,实际上却有垄断”的现象,目前的法律很难直接有所作为。这就要求有关部门,想办法在实质层面上解决现实问题,同时补上法律的“空子”。除了警惕资本的垄断,我们还要警惕某些自由派经济学家枉顾常识、颠倒黑白,鼓吹的所谓资本垄断无害论、有益论,坚定不移的运用好《反垄断法》这把利剑。

随着这些垄断组织的出现,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在19世纪末相继进入垄断资本主义阶段。垄断组织控制了社会生产和市场销售,减少了市场竞争,阻碍了企业技术进步和新兴企业的发展,抬高价格,增加消费者的负担。在这种背景下,为了维护资本主义自由竞争的原则,美国于1890年率先颁布了《反托拉斯法》,其他主要资本主义国家也陆续出台反垄断法规。

因此就连主流的西方经济学也承认垄断的危害。

亚当·斯密(1776)就认为垄断有着这样一些不利影响:(1)使市场供给数量减少——“垄断者使市场存货经常不足,从而使有效需求不能得到充分供给。”(2)使市场价格上升——“垄断价格,在各个时期都是可能得到的最高价格。反之,自然价格或自由竞争的价格虽然不是在各个时期,但在长期内却是可能有的最低价格。”(3)使社会福利减少——“独占提高了利润率,但使利润总额不能提高到和没有独占的时候一样。”(4)不利于企业良好经营——“独占乃是良好经营的大敌。良好经营,只有靠自由和普遍的竞争才能得到普遍确立。自由和普遍的竞争,势必使各人为了自卫而采取良好经营法。”

Harberger(1954)证明与完全竞争相比垄断导致产量减少,价格上升,存在资源配置低效率。这是垄断的与定价行为相联系的扭曲。Leibenstein(1966)证明由于缺乏竞争,垄断企业平均成本比完全竞争企业要高,存在“X效率”损失。这是垄断的成本扭曲。Tullock(1967)证明企业争取垄断利润的寻租行为造成了社会资源的浪费。这是垄断的与寻租行为相联系的扭曲。CowlingandMueller(1978)、JennyandWeber(1983)等更是估算出了垄断的总福利损失占到国民生产总值的7%!

然而国内的一些自由派经济学家却睁着眼睛说瞎话,枉顾事实,鼓吹资本垄断无害论、有益论。

在2008年中国的《反垄断法》出台之前,经济学家张维迎“感到很大的担忧”。他认为:

【反垄断法就是反对大企业及其成长的法案。但在现实中,我们看到,标志经济发展的很多现象,如新产品的出现、劳动收入的提高、社会财富的增长等,很大程度上是靠大企业来实现的。可以说,反垄断法的理念跟现实经济的状况并不相符,特别跟经济发展中不断涌现的企业成长形成一个明显的矛盾。】

在2002中国证券投资基金发展国际研讨会”上,张维迎谈到基金市场的发展时表示:

【有些人认为消灭了一股独大,便什么都好了,其实,事实并非如此。】

张五常则声称反垄断是谬误,并且公开反对出台《反垄断法》。

李达希:原料药暴涨,谁干的?垄断资本干的!

这些“著名经济学家”著书立说、洋洋洒洒,妄图颠倒连三岁小孩都知道的常识。他们甚至认为私营企业获得垄断地位将会降低售价,有利于消费者。

而这一次原料药由于资本垄断而导致的暴涨无疑是用事实狠狠打了他们的脸。

理论和事实无不证明,资本的垄断将带来很大的危害。正因如此,全球各国才都先后出台了严厉的反垄断法,严惩各领域内的垄断企业,必要时甚至会采取拆分行业巨头的激烈手段。而在事关国计民生的制药领域,垄断的危害更是不可估量,因此必须严格防止。

这起扑尔敏价格疯涨的事件,暴露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垄断随时可能钻法律的空子,在任何领域生根发芽——事实上,从法律角度来看,生产扑尔敏的企业有多家,没有人违反反垄断法,但是,这些幕后操盘的经销商却利用包销合同等手段,实现了事实上的垄断。对于这种“看似没有垄断,实际上却有垄断”的现象,目前的法律很难直接有所作为。这就要求有关部门,想办法在实质层面上解决现实问题,同时补上法律的“空子”。

除了警惕资本的垄断,我们还要警惕某些自由派经济学家枉顾常识、颠倒黑白,鼓吹的所谓资本垄断无害论、有益论,坚定不移的运用好《反垄断法》这把利剑。

【李达希,察网专栏作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李达希
李达希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