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剧《图兰朵》丑化中国,却让多少中国人甘之若饴!

刘仰 2018-08-08 浏览:
被称为意大利音乐家普契尼最重要的作品之一的《图兰朵》,以中亚蒙古王公的故事为源头,由波斯人编造而成,在普契尼笔下却被生生嫁接到了中国人头上,成为发生在北京的中国故事。在故事中,中国人的残忍被表现得淋漓尽致,对中国的丑化和污蔑成为这部歌剧的主旨。等到张艺谋执导该剧时,将大量的中国元素运用在剧中,还在紫禁城太庙、鸟巢、国家大剧院甚至欧洲各地巡回演出,更加坐实了“中国人残忍”的观念。而在奥利地布雷根茨音乐节上演出的最新版的《图兰朵》,不仅污蔑中国的传统文化,更是混入了中山装、《东方红》等元素,把中国革命也列入了丑化的对象,把中国革命影射为法西斯之流,还让人隐约看到了青年毛泽东的形象……这个竭力丑化中国的最新版《图兰朵》几乎以最快的速度配好了完整的中文字幕,并在中国互联网上发布,其目的究竟何在?对于中国的文化颠覆行为,就这样登堂入室,如入无人之境,简直令人难以相信。

普契尼的《图兰朵》实际上只是一个道听途说、以讹传讹的中国故事,但普契尼一方面将其变成中国专制统治极其残忍的标志,另一方面又让男主人公卡拉夫死心塌地、一往情深、不可救药地爱上了残忍的、没有人性的图兰朵的美貌。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彻底不要心里美,只要外貌美,显示了一种极为原始的欲望冲动。这种好人非要爱上一个大坏蛋的原始欲望冲动实际上是很奇怪的,在现实政治中,它的真实动机又是什么呢?其实只是图兰朵所代表的中国财富。因此,卡拉夫一个劲地说:我会赢、我会胜。我们完全可以认为是占有中国财富的殖民主义欲望。

西方列强中,德国和意大利属于姗姗来迟的后来者。德国1871年统一,建立了德意志帝国,成为现代主权国家。意大利于1861年实现统一,成为独立国家。因此,这两个列强国家都没有赶上鸦片战争对中国的掠夺和分赃,所以,作为后崛起的帝国主义国家比其他老牌帝国主义更加穷凶极恶、急不可待。尤其是统一比意大利还晚10年的德国在1897年凭武力强占了中国的青岛,意大利在中国还没有殖民地,立即想如法炮制地在中国身上也割一块肉。1899年,意大利照会清政府,要求占有浙江的三门湾。自鸦片战争以来,清朝政府史无前例地强硬了一次,回复意大利:不行!自鸦片战争以来,西方列强史无前例地窝囊了一次:清朝不同意,意大利就灰溜溜地没了下文。一年后,1900年八国联军向清朝开战,意大利派出的兵力不满100人,陆军只有5人!那一年,普契尼42岁。这些事情是否给普契尼留下耻辱的、不甘心的记忆,我不知道。但《图兰朵》中对中国公主的占有欲,完全可以看成是对中国这块肥肉的意大利式意淫。如果把中国公主的美貌理解为中国的财富,那么,不管中国公主图兰朵人品有多坏,男主人公排除一切劝阻,冒着极大的风险,死心塌地爱上一个杀人如麻的中国坏女人,就很容易理解了。

普契尼的歌剧《图兰朵》中用了中国民间音乐《茉莉花》,还有其他中国音乐元素,便让某些中国人兴奋不已,仿佛中国被“西方大师”肯定了,仿佛中国文化已经走向了世界。事实上,只要理解了普契尼的《图兰朵》对中国的竭力丑化和殖民主义后起之秀意大利的贪婪,就会看到,《茉莉花》在歌剧中毫无美化、赞美中国的意思,完全被“逆用”,成为污蔑中国的帮凶。某些中国人因为《茉莉花》被“西方大师”采用而沾沾自喜,简直就像是宫女被皇帝临幸一样感恩戴德,就像今天某些中国女人,被外国人勾搭一下便受宠若惊,哪怕外国人始乱终弃,也成为她们炫耀的资本,自轻自贱的媚态、奴性令人作呕。说实话,《图兰朵》的音乐,除了其中《今夜无人入眠》的唱段还不错外,其他部分,若去掉所有的中国音乐元素,《图兰朵》的音乐价值,在我看来便只剩一支优秀单曲的价值而已。

再说说张导演。1998年《图兰朵》在紫禁城太庙演出,那时没有自媒体,我想骂也没地方骂。歌剧《图兰朵》诞生时,西方对中国所谓专制的了解大都只局限于清朝,因而歌剧服饰、舞美上一般都是清朝样式或加上一些京剧服装、化妆。而到了张导演那里,《图兰朵》真正中国化了,几乎没有了清朝元素,取而代之的是明朝和唐朝的服装服饰元素,而且还是在紫禁城太庙中演出,彻底坐实了“中国人残忍”的观念。以前《图兰朵》演出中,卡拉夫很明确是个“外来人”,或者说是外国人,这也是波斯故事图兰朵向外国人、外来人复仇的原意。但在张导演那里,卡拉夫完全是中国传统的装扮。因此,“中国人残忍”便从对外国人残忍发展到对中国人自己也非常残忍。洋人对中国的丑化和污蔑,便由中国人自己而又上了一个台阶,主动拔高了一层。

虽然张导演版的《图兰朵》去掉了一些外国版《图兰朵》中残忍,例如,外国版的《图兰朵》几乎都有砍头后悬挂首级的舞台表现,张导演版里没有这个,但是,张导演版的《图兰朵》用了大量水袖、山水、庭院、书法、绘画,以及成群的小和尚与中国少女,似乎柔化了“中国人的残忍”,但是,有用吗?《图兰朵》本质上就是丑化和污蔑中国的西方文艺作品,对此,稍微知道点爱德华·萨义德的愤慨就会清清楚楚,它的本质就是用西方人对中国的认识、理解和解释,代替中国人自己的思考和认识,这种方式彻底将中国人变成西方价值观的奴隶!而某些中国人还兴致勃勃地在太庙、在鸟巢、在国家大剧院,在各地剧场乐此不疲地一遍遍演给中国人看,这是要有多下贱才能干出这种事?还出国巡回演出,这难道不是一遍遍向洋大人汇报洗脑心得——您说的对:我们中国人就是这么残忍!太下贱了吧!

再简单说点历史。中国古代很早就规定,所有死刑都必须皇帝核准。皇帝可以不画勾,发回重审。法定重审多少次?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最多达七次!还不包括皇帝发善心,临时要求再审。即便皇帝画勾,死刑生效,还有可能大赦。后来觉得法定七次实在太多,减少了,改为五次!还不包括犯人随时翻供,只要犯人翻供,就得换法庭重审。相比之下,欧洲直到19世纪还在流行决斗,决斗的胜负与正义无关。米国到19世纪时,私自处死黑人奴隶还无需偿命。究竟谁残忍?谁野蛮?西方人当然把他们自己的残忍、野蛮都掩盖起来,装成文明、优雅的样子,然后把非西方国家都描绘成残忍、野蛮、落后,以显得他们统治非西方人是天经地义、顺理成章的。可怜多少非西方人,包括无数的中国人都接受了西方的这种伪造、歪曲和洗脑,心甘情愿地接受了西方对我们的大量污蔑、丑化,还对西方对我们的丑化感激涕零地膜拜不已,说起来真让人悲痛欲绝,愤慨难息。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刘仰
刘仰
著名作家、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