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剧《图兰朵》丑化中国,却让多少中国人甘之若饴!

刘仰 2018-08-08 浏览:
被称为意大利音乐家普契尼最重要的作品之一的《图兰朵》,以中亚蒙古王公的故事为源头,由波斯人编造而成,在普契尼笔下却被生生嫁接到了中国人头上,成为发生在北京的中国故事。在故事中,中国人的残忍被表现得淋漓尽致,对中国的丑化和污蔑成为这部歌剧的主旨。等到张艺谋执导该剧时,将大量的中国元素运用在剧中,还在紫禁城太庙、鸟巢、国家大剧院甚至欧洲各地巡回演出,更加坐实了“中国人残忍”的观念。而在奥利地布雷根茨音乐节上演出的最新版的《图兰朵》,不仅污蔑中国的传统文化,更是混入了中山装、《东方红》等元素,把中国革命也列入了丑化的对象,把中国革命影射为法西斯之流,还让人隐约看到了青年毛泽东的形象……这个竭力丑化中国的最新版《图兰朵》几乎以最快的速度配好了完整的中文字幕,并在中国互联网上发布,其目的究竟何在?对于中国的文化颠覆行为,就这样登堂入室,如入无人之境,简直令人难以相信。

歌剧《图兰朵》丑化中国,却让多少中国人甘之若饴!

昨天很偶然地在网上搜了一下“歌剧图兰朵”。这个剧经常在世界各地演出,有的在剧场剧院,有的在露天搭台演出。20年前来过中国,破天荒地享受了在紫禁城太庙演出的极高规格待遇,张艺谋也展现了自己歌剧导演的处女作。那时因票价巨贵(一千美元以上),我没去看。张导演后来还在鸟巢演出《图兰朵》,还到欧洲各地巡回演出。中国国家大剧院以及国内一些地方剧院也上演过《图兰朵》。据说乐视还要将《图兰朵》拍成电影。我搜到的是2017年7月在奥地利布雷根茨音乐节上,在号称最美水上歌剧舞台演出的新版《图兰朵》,便好奇地看了一下,结果让我对此剧由来已久的鄙视又加深了一层。

《图兰朵》号称是意大利音乐家普契尼最重要的作品之一,也是他最后一部作品,1924年,普契尼没写完就去世了。1926年在意大利首次演出时并没有结尾,后来的结尾是各种各样人物“狗尾续狐”的结果。不管人们多么吹捧普契尼,就因为他的《图兰朵》,我就很不喜欢此人。其实,对于任何西方大师、伟人,我向来没有点滴崇拜之情。

歌剧《图兰朵》的故事不复杂:中国公主图兰朵让所有来求婚的外国王公贵族猜三个谜,猜中就结婚,猜不中就砍头。故事说,前一年砍了6个脑袋,去年砍了8个,今年已经砍了13个,结果来了第14个勇敢者。这个名叫卡拉夫的人猜中了三个谜题,但中国公主图兰朵还是不想嫁给他。卡拉夫说:天亮之前如果你能知道我的名字,我就去死。图兰朵满北京城地打听他的名字,宣布若打听不到就杀全城的人民。结果发现卡拉夫有一个中国女仆柳儿,女仆爱上了卡拉夫,不愿说出他的名字,自杀殉情(等于宁愿全城的百姓都死)。普契尼的故事到此为止,后面被别人续上的故事说,一个亲吻,中国公主爱上了卡拉夫,爱,化解了一切,大团圆结局。说实话,这种烂故事我都不想吐槽。

歌剧《图兰朵》丑化中国,却让多少中国人甘之若饴!

普契尼出身平凡,为商业演出拼命赚钱是人所共知的,写中国题材不过是他赶时髦,胡编一个中国故事,满足西方人对中国的偏执想象而已。《图兰朵》来自波斯的民间短篇故事。三百多年前,一位法国作家到伊朗德黑兰收集了很多当地故事,模仿《一千零一夜》,将整个故事集命名为《一千零一日》,图兰朵的故事就在其中。因此,这个故事从波斯民间到法国作家笔下,已经有过修饰、润色、改编。

再深究一下,波斯图兰朵故事的直接源头是中亚地区的蒙古王公。波斯因为曾经遭受成吉思汗军队的屠杀,因而对蒙古人本身就有不满,自然在故事中会带上嘲讽的贬义。图兰朵故事的真实原型是蒙古王公海都的女儿。传说海都的女儿是个力大无比的摔跤手或武士,于是便有了一个“比武招亲”的老套故事。但是,海都的女儿比武招亲的失败者并不要被砍头,而是赔100匹马。传说海都的女儿只此一招就赚了一万多匹好马,也就是说有一百多个求婚者败在她手下。注意,没有人被杀。波斯因为讨厌蒙古人,与蒙古人有仇,便将这个真实原型歪曲夸张为砍头。海都的所在地并不在波斯,而是在新疆附近的中亚,距离波斯不近。从海都在世的时间到法国作家收集民间故事,时间相距已经四百多年,故事在流传中的走样很正常。

再说,海都是成吉思汗第三个儿子窝阔台的孙子。成吉思汗死后,大汗的传位原先在窝阔台系,后来转到了成吉思汗第四子拖雷系,海都对此一直很不满。忽必烈任大汗及元朝皇帝后,海都与其他一些蒙古王公反对忽必烈,发动叛乱战争。海都等蒙古王公叛乱的理由之一是:忽必烈改变了蒙古人的习俗,接受了中国文化,而海都等人要求保持草原游牧文化。

由此我们看到,波斯人描述的图兰朵只是对中亚地区蒙古传统的泄愤,其中图兰朵说她的女祖先曾经被其他部落抢走,所以她杀“外来人”是为了替女祖先报仇。在波斯人那里,这个情节是影射成吉思汗年轻时的原配正房曾经被人抢走,后来又被成吉思汗抢了回来。中国文化中,若替祖先报仇,基本上只有男性祖先,没有女祖先一说。因此,这个由波斯人编造的残忍故事其实并没有多少中国文化的色彩。但是七百多年后,到了普契尼那里,这个故事便成为在北京发生的中国故事,因而,一个与中国基本无关的胡编故事,成为普契尼笔下中国专制统治极其残忍的证明,甚至还带上了孔子。这种以讹传讹如果不是故意,就是无知。而我看到今天有些中国人还写文章替普契尼辩护说:普契尼说的对,中国从来就是这么残忍!这些中国人有多贱啊!

事实上,幸亏普契尼死的早,否则,他的盖棺论定不知道会这样。普契尼死于1924年11月。在此之前,1921年墨索里尼成为意大利法西斯党领袖,1922年指挥“黑衫军”夺取政权,墨索里尼成为意大利内阁总理。墨索里尼曾经说普契尼加入了法西斯党,但普契尼的粉丝辩护说,档案中没有记录。即便如此,有一些事实是存在的。普契尼曾经希望墨索里尼的法西斯党能够重新恢复国家秩序,墨索里尼1924年便任命普契尼为议员,还给普契尼寄去了荣誉证书,普契尼并没有退回。普契尼的好友托斯卡尼尼曾经警告过普契尼不要与法西斯合作,普契尼没什么反应。我对此的解释是,普契尼当年已66岁,健康状况下降,又投入精力写作《图兰朵》,没有多余精力参与法西斯党的政治事务,情感上、政治上是否有倾向或支持是另一回事。结果,《图兰朵》没写完就去世了。墨索里尼的确喜欢普契尼及其歌剧,还亲自出席了普契尼的葬礼,称普契尼给意大利带来了“纯洁而辉煌的荣誉”。因此,如果不是普契尼死在一个恰当的时候,如果他的健康状况良好,他与法西斯党的关系究竟会如何,真不好说。毕竟,不管在意大利还是在德国,著名艺术家与法西斯合作的例子并不少见,普契尼会不会是又一个,只能是没有答案。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刘仰
刘仰
著名作家、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