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见闻和思考--印度让我明白中国革命的意义

韩东屏 2018-08-08 浏览:
印度虽然从英国殖民主义统治下获得独立。 但印度从殖民统治向独立建国的过程不是革命性的。只是殖民主义精英换成了本土的精英,这个本土的精英是依附于殖民精英的精英。 他们没法跟殖民地的文化和思维方式决裂。 他们没有能力对过去的旧文化和旧体制进行批判。 殖民地时期的传统文化的精英,经济精英一直没有被推翻,今天仍然在继续着他们对印度社会的控制。

临街的地方有很多很小的小棚屋,只有够一个人躺卧的空间。 从窗户看进去,就可以看到里面的所有空间。 里面坐着一个女人。 也有的小屋子里坐着的是一个老男人。 他们就在街旁点火做饭。 街旁还有不少的小商店。 几步远就有一个。 买的好多是食品和日用品。 比中国农村的那些小卖部还小。 商品的种类也很少。印度穷人的生活很简单。 好多人就打赤脚。

我们的早饭就在教会学校里吃的。 他们可能是专门给我们准备的早饭。 有美国人喝的咖啡,茶,牛奶,煎蛋,煮鸡蛋,面包,烤肉,唯一一种当地食品,就是印度饼,很像山东人烙的薄饼,但更软一些。

吃完早饭后, 我们就去参观特瑞萨修女的纪念馆。 在一条很窄的小巷里。 如果没人引路,完全看不出这里有什么不同之处。 显然这里是贫民区。 特瑞萨也是因为她为印度穷人服务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并因此出名。 她的石棺在一个较大的厅里,周围的墙上挂着特瑞萨各个时期的照片。 里里外外,有好多修女。 但几乎没有什么游客。 看来,国际上把特瑞萨吹得很厉害,当地人并不买她的帐。 特别是后来有人披露,特瑞萨坐飞机,都是坐头等舱的。 就像甘地一样,被西方人捧得很高,但印度人并不买他的帐一样。

下一站我们参观了英国殖民者留下的维多利亚纪念宫。 这是一个很大的宫殿,占地384亩。 一九零六年开建,一九二二年竣工。 开建的时,加尔各答还是首都,但一九一二年英国殖民当局就把首都移到新德里了。 这个建筑可以说很宏伟,壮观。里面有二十五个画廊,有很多精品。 但是游客不是很多。 天气热的难以忍受,衣服全湿透了。 而宫殿里面居然没有空调。 只有加尔各答画廊有空调。 宫殿的大部分是关闭的,包括前门,人们只能绕到后门才能进去。 里面的大部分的画廊也是关闭的。 看来是经费不足吧。当年英国的殖民当局建这个纪念宫时,想让其成为当地人和外来参观者向往,蜂拥而至的地方。 至少我们去的这一天不是这样的。 除了我们几个美国人外,当地人寥寥无几。

中午在教会学校吃的午饭。 这是天主教培养神父的地方。 中午跟我们一起吃饭的人有几个老神父,可能是这家学校的负责人。 午饭有牛肉,猪肉,米饭,有印度的咖喱汤,有一二样蔬菜,有咖啡,有茶,也有果汁。 不知道学校其他人吃的怎样。 但我们吃的午饭还是很丰富的。

午饭后,去参观了当地一家天主教堂。 这是一座非常宏伟,非常古老的教堂。 里面陈列着好多殖民军官的雕像,和阵亡的原因和日期。 教堂里正在举行什么活动,没有人给我们做翻译,也没有人给我们解释。 里面主持仪式的全是女人,好像是修女,也不全是修女。 还有很多中小学生。 他们站起来唱歌,不是圣歌,而像是印度的国歌。 我们十几个外人,呆呆的坐在那里。 当地人好像也不在乎我们的存在。 照旧做着他们的事情。 我坐不住了,就站起来走到外面,看那些雕像的说明。 那些雕像好多是阵亡的英国殖民军官。 在为大英帝国的利益而战阵亡的。 当年教堂的建造者,还有后来把这些阵亡英军军官埋在这里的人,恐怕没有想到他们只是历史的过客,他们的教堂,终归要回到印度人的手里。

我们当天最后的活动,是参观一座印度教的大学。 这个印度教大学建在恒河的边上,还没有完全建成,部分建筑还在建设中。 我们约好二点半与学校的校长见面。 但校长快四点才露面。 他穿着褐红色的和尚服,带者一个穿带一样的一个助理,两个穿白色和尚服的人。 校长进来后在主位上坐下来,他的三个助手分坐他的两旁,很像是三个保镖。 校长看上去有五十多岁,他的三个跟班大概二十多岁的样子。 都是五大三粗,脸上表情木然。 校长本人像黑社会老大,他的跟班则很像黑社会的打手。

校长滔滔不绝的讲着印度教的教育和哲学理念。 根本就没有介绍他们学校的意思。 他讲的东西很像是在传教。 我们领队是香港中文大学美国中心的头,他自己说是美国滨州泰伯大学的中国历史博士,还在哈佛大学做过博士后,博士论文的题目是统一战线。 但据他的朋友讲,他也是个传教士,并听过他在教堂的宣讲。他根本就不想听他传教,几次打断他,请他介绍学校的情况,但校长根本不为所动,继续滔滔不绝的讲印度教的世界观和高明之处。 他让助手给每个人端来咖啡,还给每个人一个三明治,一直不停的讲了两个小时。 他的英语是那种不很好懂的印度英语。 大家都是似懂非懂的听着。 他的谈兴很浓,但天色已经很晚,我们的领队站起来,跟他说很抱歉,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必须走了。 那个大学校长还恋恋不舍的说希望我们有时间再来,希望能与我们好好交流。

天色已经全黑了。 我们想到恒河边上去看看。 但是发现到不了河边。 去河边的路给封住了。 旁边有卫兵站岗。 问了一下旁边的人,星期天印度教的庙在做礼拜,晚上不让到河边。 我们就回到那个大庙去看礼拜。 印度教的庙很宏伟,大气。 一看就是不差钱的人盖的。 大厅里挤满了来做礼拜的人。 进庙以前必须脱鞋。 人们就一个一个的坐在地上。 台子上一个满脸涂得白白的老年男人,有点像我们刚见过的校长,端坐在一张床上。 他的对面是一个较年轻的神父,挥舞着一个像拂尘一样的东西,伴着音乐,嘴里不停念叨重复着三二两句话,我问旁边的人,神父说的是什么。 对方说,就是神是伟大的,神是高明的,神是爱人的。 我没有耐心听这些,就从里面走了出来。 外面的院子里,有好几个电视屏幕,播放着庙里面的场面。 因为里面坐不下,外面还有很多人坐在电视屏幕前观看。 好多人对神顶礼膜拜。 我还看到有的穷人跪下去,亲吻走过身旁和尚的脚。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