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正面临贸易战失利的风险

斯蒂格利茨 2018-08-06 浏览:
特朗普已经表明,当他的谎言被揭露或他的政策失败时他会如何应对:他会加倍反击。中国一再给特朗普台阶下,让他离开战场宣布胜利,但他拒绝接受。或许这个机会可以从他的另外三个特点中找到:注重外表而非实质;不可预测性;对“大人物”政治的热爱。或许在与中国国家领导人的一次大型会议上,他可以宣布问题已经得到解决,对关税进行一些随随便便的小调整,在中国已经计划宣布的市场开放方面做出一些新的姿态,每个人都可以愉快地回家。是乎,特朗普不完美地“解决”了自己制造的一个问题。但他愚蠢的贸易战过后的世界将是另一番景象:更加不确定,对国际法治缺乏信心,壁垒更加严苛。特朗普彻底改变了世界,让世界变得更糟。即使有最好的可能结果,唯一的赢家还是特朗普——他的自负又膨胀了一点点。

美国正面临贸易战失利的风险

贸易冲突(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对钢铁和铝征收关税)似乎很快演变成与中国的全面贸易战。如果欧洲和美国达成停火协议,美国将主要与中国作战,而不是与全世界作战(当然,美国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的贸易冲突将继续发酵,因为美国提出了两国都不能或应该接受的要求)。

除了已经耳熟能详的“所有人都将蒙受损失”的事实,关于特朗普的贸易战的可能结果我们还能说些什么呢?首先,宏观经济学总是有效的:如果美国国内投资继续超过储蓄,它将不得不扩大进口并出现巨额贸易逆差。更糟糕的是,由于去年年底实施的减税措施,美国财政赤字正达到新的纪录(最近预计到2020年将超过1万亿美元)这意味着无论贸易战的结果如何,贸易赤字几乎肯定会增加。避免这一结果发生的唯一途径是,特朗普将美国带入衰退,收入大幅下降,导致投资和进口大幅下降。

特朗普对对华贸易逆差的狭隘关注的“最佳”结果,将是双边平衡的改善,同时增加同等数量的与其他一些国家(或国家)的贸易逆差。美国可能会向中国出售更多的天然气,购买更少的洗衣机;但美国对其他国家的天然气出口将减少,并从泰国或其他免于招致特朗普愤怒的国家购买洗衣机或其他产品。但由于美国干预了市场,它将为进口支付更多的钱,而出口获得的钱将比不干预时来的少。简言之,贸易战最好的结果意味着,美国的境况将比今天更糟。

美国有一个问题,但不在中国而在国内:美国的储蓄率太低。特朗普和他的许多同胞一样目光短浅。如果他对经济学有深刻的理解和长远的眼光,他会尽其所能增加国民储蓄。这将减少多边贸易逆差。

有一个显而易见的权宜之计:中国可以购买更多的美国石油,然后再卖给其他国家。除了交易成本的小幅上升之外,这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但特朗普可以宣称他已经消除了双边贸易逆差。

大幅减少双边贸易逆差从实际上看将是困难的。随着对中国商品需求的下降,即使没有政府的干预,人民币汇率将会走软,这将在一定程度上抵消美国关税的影响;与此同时,它将提高中国在其他国家的竞争力,即使中国不使用其他手段(比如控制工资和价格,或者大力推动生产力增长)这也会发挥作用的。与美国一样,中国的总体贸易平衡是由宏观经济决定的。

如果中国更积极地干预或是报复,美中贸易平衡的变化可能会更小。每个人对另一个人造成的相对痛苦是很难确定的。中国对经济拥有更大的控制权,并希望转向基于内需、而非投资和出口的增长模式。美国只是在帮助中国做已经在做的事情。而在美国采取行动之际,中国正试图控制过度杠杆和产能过剩;至少在某些领域,美国将使这些任务变得更加困难。

显而易见的是:如果特朗普的目标是阻止中国实施2015年通过的“中国制造2025”,他几乎肯定会失败。相反特朗普的行为只会增强中国领导人推动创新、实现技术霸权的决心,因为他们意识到自己不能依靠别人,美国是充满敌意的。

如果一个国家陷入贸易战或是其他什么战争,它应该保证指挥战争的将帅是卓越的(有明确的目标、可行的战略和民众的支持)。在这一点上中美之间的差异显得如此之大。没有哪个国家比特朗普的经济团队更不合格,而大多数美国人都不支持这场贸易战。

随着美国人意识到他们在这场战争中遭受的双重损失,公众支持将进一步减弱:就业岗位将消失,这不仅是因为中国的报复性措施,还因为美国的关税提高了美国出口产品的价格,降低了它们的竞争力;他们购买的商品的价格也会上涨。这可能会迫使美元汇率下跌,进一步推高美国的通胀,从而引发更多反对声音。届时美联储可能会加息,导致投资和增长放缓,失业率上升。

特朗普已经表明,当他的谎言被揭露或他的政策失败时他会如何应对:他会加倍反击。中国一再给特朗普台阶下,让他离开战场宣布胜利,但他拒绝接受。或许这个机会可以从他的另外三个特点中找到:注重外表而非实质;不可预测性;对“大人物”政治的热爱。或许在与中国国家领导人的一次大型会议上,他可以宣布问题已经得到解决,对关税进行一些随随便便的小调整,在中国已经计划宣布的市场开放方面做出一些新的姿态,每个人都可以愉快地回家。

于是乎,特朗普不完美地“解决”了自己制造的一个问题。但他愚蠢的贸易战过后的世界将是另一番景象:更加不确定,对国际法治缺乏信心,壁垒更加严苛。特朗普彻底改变了世界,让世界变得更糟。即使有最好的可能结果,唯一的赢家还是特朗普——他的自负又膨胀了一点点。

美国正面临贸易战失利的风险

约瑟夫·斯蒂格利茨,美国经济学家,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其成果使IPCC获得2007年诺贝尔和平奖。1993年至1997年,美国总统经济问委员会主席,1997年至1999年任世界银行资深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2011至2014年,任国际经济学协会主席。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