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鞍钢的最大失误是对新自由主义危害估计不足——论对胡鞍钢的严肃学术批评是否可能?

吴文新 2018-08-05 浏览:
我们知道,数据模型只能处理量化的东西,但竞争力等是个质性的东西,胡鞍钢的失误除了以上说的那些以外,还有一个较为严重的问题是:他只有量化分析,而缺乏对事物质的更为充分深入的定性分析。实际上质的规定性才是最根本的!

有朋友问,你如果能判定胡的“数据错误或数据来源有误,计算方法不科学或者错误”的话,那么胡的大厦就已经连根拔起了。确实是这样的,但作为一个数学统计和计量学的门外汉,我无法证明这两点,这是令人遗憾的;我希望有专业科学素养的人来做这件事,哪怕结果只是证伪了胡教授的方法和结论,那真是对科学的贡献呢!但从他的研究报告中,我只知道他的数据来源是可靠的、权威的,而对他的数理模型方法我却不能随意做出判断或直接由于不符合自己的经验就随意否定。

综上所述,研究及其结论可靠与否,与研究者的动机、立场、价值观没有实质性联系,也跟这些结论是否与我们的日常生活经验和感觉没有实质性联系,而与仅仅他的数据真实性、方法科学性有本质关系!

二、胡鞍钢的研究是否可能真的存在错误?

但是,上述说法也蕴含着胡教授的研究确实可能存在数据真实性和方法科学性的问题,因此,对胡教授的研究进行再研究应该也是很有必要的!本人在对胡鞍钢的阅读中,一直感觉胡教授的方法中缺少复杂性系统思维,对历史的辩证性、曲折性、复杂性缺乏深刻体认;在政治和意识形态问题上,他对新自由主义、新买办、官商腐败及内外资本垄断集团对政治和意识形态的恶意操控,特别是中美之间的复杂关系对国内政策和改革实践的负面影响缺乏敏感性和警惕性(而这种负面影响在我看来其实也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国情的有机组成部分),在其系列国情研究报告中也缺乏适当预警。我认为这是他的研究中唯一或者最大的失误或不足。

科学研究当然不能预设立场和结论,但是社会科学研究没有立场和价值取向是不可能的,因为社会历史事实本身不同于自然事实之处,正在于它本身就是由各种各样有立场有价值取向的人的活动构成的。社会历史事实本质上都是价值事实,而不是单纯自然事实。问题只在于研究者站在何种立场上、出于何种动机而从事研究的,如上所述这个与结论没有直接关系,研究结论仅跟数据、事实的客观性、准确性和研究方法的科学性有关。

我们知道,数据模型只能处理量化的东西,但竞争力等是个质性的东西,他的失误除了以上说的那些以外,还有一个较为严重的问题是:他只有量化分析,而缺乏对事物质的更为充分深入的定性分析。实际上质的规定性才是最根本的!科技创新力、核心竞争力、综合国力等其实都不是单纯量的东西。DGP只有能转化为科技力和国防力,才是真正的硬实力!从1840年到1895年,即从鸦片战争到甲午战争期间,中国的GDP都占世界1/3-1/4,但照样被人欺凌,国家照样混乱,社会一步步陷入灾难。可见单纯数量上的GDP并不能真实表达一个国家的真正实力,真正的实力恐怕还是科技原创的数量——科技原创力、人力资源的文明素质和教育水平、国防力以及切实的物质生产力、人民的整体生活质量和水平等。要从质量、品质上证明中国已经全面超越了美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一,这才是可以的。

另一方面,科学研究方法是多元的、可选择的,而选择何种方法或模型,这取决于研究对象的本性。正因为方法和模型都是多元的,同一数据可能会得出不同的结论,而胡教授的模型和方法等可能确实存在问题,所以才应该支持他成一家之言嘛!完美的学术不叫学术,那是神话或宗教教义!现有一家之言,才有百家争鸣,有了百家争鸣,真理才愈益澄明。

三、对胡鞍钢的研究进行真正的学术批评、学术争鸣是可能的吗?

科学精神要求我们:如果不同意他的研究和结论,就应该拿出跟他不同的有说服力的新方法新模型,从而科学地得出新结论,而不是现在这样签名上书压死了之!这不是科学态度、学术争鸣,显然是政治和暴力啊,哪有呼吁压死胡者一贯所宣扬的什么自由民主平等人权等“普世价值”之温文尔雅、雍容大度啊!

本人以为,胡鞍钢为代表的一批“中国自信派”学者对中国和世界近现代史有着独到深刻的理解,他们的大部分论著令人深为感佩!就我本人而言,对胡鞍钢教授的系列国情研究报告也大部分认同,他的方法比较独特,因而结论也很独特。但是他的学术研究是不是就完美无缺呢?我觉得有的朋友说得很对:无论其结论是否与中国国家发展战略不谋而合,其研究报告的逻辑过程和结论都应该经得起科学检验,要从学术上真正挺立起来,让那些“极端不自信派”人士们无懈可击。教授学者嘛,观点可以讨论;他不是政府,不出台政策,只是提供参考意见而已,不允许人家研究和发言,这是典型的学术专制、霸道做派。一个学者提出一种观点,错了完全可能(谁也不能保证一辈子都正确),甚至可以说很正常。既不是出台国家政策,更不是汉奸卖国贼签了不平等条约,有意见可讨论,也可批评,成群结队喊打喊杀的,非要批倒批臭,让他永世不得翻身,就没有必要了。——是的!那么,胡教授的学术研究是否可以进行学术批评呢?我觉得完全可以!如上所述,你可以验证他的数据及其来源的可靠性、真实性、权威性,可以批评、否定、发展和完善他所使用的科学方法、计算模型,甚至创新模型、创新方法,完全拿出自己的一套更为完美更为圆满的科学方法来。正如复旦大学陈平教授所说:模型是竞争的,你可以拿出自己的模型和结论,何必对胡教授的结论恐惧到这般地步?!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